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斋藤澈小姐是如此堕落 (03 下)

斋藤澈小姐是如此堕落

. 【斋藤澈小姐是如此堕落】 作者:失雪空舞 第三章•下: 绿帽奴弟弟君的觉醒,被轮奸的澈小姐——终于达到了高潮了呢。 “呼呼呼……”穿着粗气,弟弟君轻轻往后推开澈,让她跪在床上,然后抽出自己的肉棒。 他半跪在床上,看着因为自己刚刚后推而翘起屁股躺在床上的澈,肉棒依旧坚挺,指着澈。 但之前他已经连续射过好几次了,即使被澈的爱液所滋润,也没有那么快就恢复过来。 只是他的眼神,看着毫无反抗能力的澈的时候却是变得很是微妙。 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过了一会后,弟弟君转过头,眼睛落到了那几个混混身上。 “喂,她好像昏过去了,放开我们吧。” “我知道你是绿奴的吧?” “当初我们让你写那封信的时候,你的兴奋可是隐瞒不了的哦。” “放开我们,让我们在你面前侵犯她给你看,满足你的幻想,你觉得怎么样?” 黄毛看了眼弟弟君的肉棒,再看着跪趴在那里的澈,眼中的欲火极为旺盛。 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恢复自由,去亲自品尝澈的肉体,操弄着这个鄙视他们的女人。 而弟弟君是唯一可以让他们做到这件事的人,所以他就说起了之前的事情。 “……你们……不行……” 弟弟君听到他这么说,眼神挣扎了一下,随后摇头。 “喂,你可别忘了我们是同学。” “只要我们还活着,就能随时给你找麻烦。” “不止是你,你们家我们也知道。” “到时候受到威胁的可就不是你,你姐姐和这个婊子都会受到危险的哦。” “不要以为我们现在被绑住了就很弱,哼。” “我们可是认识极道上的大佬,一旦他们出手。” “就算是这个婊子再厉害也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而现在,只要你放开我们,让我们肏了她。” “让我们爽了,我们就放过你。” 弟弟君本身就不是什么意志坚定的人,更不是勇敢的人。 在听到了黄毛这么说之后,顿时就害怕了起来。 而且就如同黄毛所说的,他的确是个隐藏得很深的绿帽奴。 之前被黄毛威胁着写下那封信的时候,他也的确是兴奋的。 尽管他对于拿下澈的处女有着非常深的执念,可如果能够看到其他人在自己的面前把澈肏了,把她的处女拿下,他也会非常兴奋和开心的。 他明白这样对澈不公平也不好,但是隐藏在心中的那抹欲望让他没有办法抗拒这样的场景。 现在,黄毛他们的想法因为被澈姐姐轻易地击败而变得无法实现了。 自己也因此能够通过媚药的作用获得姐姐的处女。 这自然是值得高兴的一件事,只是那种空落落的感觉怎么都隐藏不住。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没有办法继续射精了,可跟澈渡过的这几天让他很明白,澈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能够被满足的。 虽然澈姐姐现在昏迷了,但那应该只是……只是第一次被中出的特殊反应吧? 而且还有媚药起到了很大的作用,澈姐姐肯定还没有满足。 如果趁着这个时候,让他们来肏澈姐姐的话,自己是不是也能够满足心中那抹深深的绿帽情结? 也许是被威胁,也许是真的害怕,又或许纯粹是心中的绿帽奴情结终于无可抑制地冒了出来。 弟弟君一边想着一边走过去,将黄毛他们的绳子都解开。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按在椅子上,绳子绕着身体一圈绑了起来。 “哼,果然是个白痴,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老子要将肏她的过程完全录下来,以后用那些摄像威胁她。” “我们要让她成为我们的性奴,一直肏着她玩弄她。” “放心,我们会将肏她的过程继续录下来然后给你看的。” “不止如此,我们还要放到网上去卖,嘻嘻,到时候打个马赛克就好了。” 看着错愕的弟弟君,黄毛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脸蛋。 说出这话后,他笑得非常开心,甚至可以说是笑得猖狂。 而黄毛君的裆部已经被肉棒顶得老高了,那是澈引诱他的结果。 舔了舔嘴巴,看着躺在床上的澈,那具雪白动人的肉体落是如此的动人。 一想到她刚刚那么嚣张地欺负他们,但现在却完全没有反抗能力一样地趴在那里之后,他已经完全无法隐藏自己的肉欲了。 “给她喂多点媚药,不要让她太清醒,不然我们可遭不住。” 刚刚还用那么硬气的语气说话,但当真的靠近澈之后,他还是不放心,让自己的小弟去拿媚药。 “等会,不仅仅是外用的,内用的也拿一些过来,顺便拿水过来。” 眼睛慢慢转动,在澈的臀部到脑袋的位置转了一圈。 那倒垂下来的奶子是如此的硕大和雪白,顶端的粉红是这么诱人眼球,让人想要一口咬上去。 舔了舔嘴唇,黄毛君吩咐完之后,就靠近了澈。 她的身上散发出了让人无法抗拒的性香,那是一种媚香,让他本来就大的肉棒变得更大了。 “老大,你看,她的小穴没有精液了诶,好像都被吸收进去了。” 除了一个小弟之外,他们都算是有经验的人。 其他的女人搞过不少了,也知道中出之后如果不处理的话精液会流出来一些。 但是澈好像完全不同,那个小弟用手微微掰开她的小穴,看着里面一点精液都没有的样子之后,顿时惊呼了出来。 “嗯?还真是。” “还有你们去把你们的手和肉棒洗干净,这么好的肉体,不好好享用就太糟糕了。” 黄毛将手指摊进去,再拿出来放到鼻子间嗅了嗅后,都是女性的味道,没有弟弟君的精液。 有些惊讶地看了一眼她,他脱掉衣服,用那瓶矿泉水,将自己的肉棒和手都仔细清洗干净后,再用矿泉水漱口。 做完这一切,他接过了小弟递过来的那瓶媚药,打开后嗅了嗅,嘶了一口。 “贵的东西果然是好啊。” 这瓶媚药,他通过特殊手段搞到的,将近十万日元一瓶。 当然效果也是很棒,看看澈这样凶猛的女人都扛不住,之后还不知道谁能够抗得了呢。 他想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出来。 “老大,不用给她洗洗吗?” 看到老大还在摆弄那瓶媚药,其他正在清洗身体的小弟对此很是疑惑。 “不用,你们不懂。” “这种刚刚被人操过的女人,她们的身体到底是有多带劲。” “这小穴……”将媚药挤出来涂到手指上,接着插入到澈的小穴里。 刚刚小弟掰开了自己再用手指探进去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看到她的小穴吞没了自己的手指,手指被肉壁挤压着,小穴仿佛是在吸着手指的奇妙感,让黄毛君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女人的小穴……怪不得弟弟君那么享受。 “你刚刚就是独享这样的小穴的吗?可真的是会享受啊。” 将手指抽出来,手上的媚药居然已经被完全吸收干净了,只有澈的爱液。 这让黄毛君更是惊喜了,他抬头看着坐在椅子上已经不挣扎了,肉棒挺得老高的,在眼勾勾看着她们的弟弟君,似乎对他刚刚的“自私”行为很是不爽。 “我……我……我也不知道……” 弟弟君咕噜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他之前也是处男啊,澈姐姐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帮他破处的女人。 而且他再怎么笨也能够隐约感觉到澈和普通女人的不同,再加上澈的科普,他大概是知道其他女人绝对不会有她这样让人欲仙欲死的身体的,至少现在的他对其他的女人完全没有兴趣。 “嘻嘻,没关系,刚刚是你的,但之后嘛,她就是我们的性奴和玩物了。” 黄毛说完后,再挤了点媚药到手指上。 只不过这次是插在了澈的菊穴内,他对比小穴更喜欢后庭菊穴啊。 “这菊穴……怎么比小穴还要紧啊……” “等会,山下你在干嘛……” 黄毛君还在感叹澈的菊穴的时候,忽然看到了澈的身体被拉动了一下。 回头一看,自己的一个小弟正在将澈的黑丝袜脱下来。 “脱掉她的丝袜啊……” “刚刚帮那小子足交,上面都是精液,脱掉后再洗干净等会好用。” 山下眼睛都在澈湿润的丝袜脚上,根本移不开视线。 “你这个家伙还是处男吧?怎么就喜欢脚了?” “还有这是吊带袜,要脱掉这里的,白痴。” 黄毛君惊讶地感叹了一句,然后帮助他澈的丝袜上的吊带解掉,给他解释一下。 “哦哦,我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 把丝袜和吊带一起脱下来后,那个山下刚刚说着嫌弃,但这个时候却是如获至宝一样,将她的丝袜和吊带一起收了起来。 “你……要不要这样啊。”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是个超强足控,但是看着他这个样子,黄毛君怎么都有种无语的感觉。 “啊?老大,我……诶,你就不要管了。” “老大你好了没?好了就放下来,让我把这双脚洗干净。” 拿过矿泉水瓶,山下看着黄毛君,有些期待。 “好了。”在说话间手里的媚药似乎都已经被澈的菊穴吸收了。 将手指抽出来放到嘴边嗅了嗅。 “没有臭味,还有种淡淡的难以形容的香味……” “这女人是什么回事?” 和弟弟君对真正的女人完全不理解不同,黄毛君的女朋友换了好几个。 而且他自己也在操过不少上到三十岁的人妻熟女下到十六岁的同龄女人,她们和澈比起来完全不是一回事。 哪怕是看着比澈要年轻的少女,也有不少的毛病。 就这个“婊子”仿佛一点缺陷都没有,这让黄毛君惊讶无比的同时,有了更多了侵犯她的欲望。 “怎样,老大,可以了没有?” 其他几个小弟都挺着肉棒站在了床边,他们的肉棒跳动着,搓着手,已经想要把这具美味的“肉体”吃下去了。 只不过黄毛君一直都没有说话,他们不太敢乱来。 “等会,让我把媚药喂给她,再给她全身涂抹一遍。” 让开位置,山下得以将澈的身体拉下来让她趴在床上。 随后他将矿泉水倒在了澈的脚上,把上面的“精液”洗掉。 他其实不知道,澈的小穴和菊穴、嘴巴吸收精液很快,但是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可以吸收精液,只不过稍慢一些。 丝袜又不是不透气,射在脚上的精液早已经被吸收掉了。 当然湿润还是有的,他这样清洗一下,就没有任何其他男人的痕迹了。 “略~ ”山下在床尾蹲下身体,伸出舌头,舔着澈的脚底。 她的肌肤极好,美足上一点死皮也没有。 以这个姿势躺下来后,脚掌因为受到挤压的原因微微弯曲了一下,压出了点点红润,看着更是诱人。 舌头舔上去,除了有矿泉水之外,就是脚底的柔嫩顺滑了,这让山下更是开心。 “这肌肤……”黄毛君依旧是在贯彻着他倒媚药的行为。 手里的媚药从澈的大腿一直抚摸到她的后背,完全将她的后边的身体都涂抹了。 越涂抹黄毛君就越是急不可耐了,这女人的肌肤太好了吧? “诶?你们在干嘛?” 才涂抹完,两个小弟已经一左一右地上床了,将肉棒放在了澈的身边。 “用手啊,反正还没开始。” 他们已经忍不了了,再忍下去估计就要闹起来了。 黄毛君也看出来了,所以他也不敢再慢下去。 毕竟说是小弟,他们可真的未必就听自己的了。 “你们随意吧,让我来舔舔她的菊穴。” 不能再阻止的话,就他们乱来吧,黄毛君也就不客气了。 他不管还在舔着澈脚底的山下,将澈的身体重新扶正让她跪趴在那里。 然后他将脸蛋凑过去,伸出手掰开了澈粉色的菊穴,舌头划过褶皱钻进里面。 “老大真的是爽都自己先爽啊。” 山下看着那双雪白中透着粉嫩的脚丫子就这样离自己远去之后,再看看黄毛君,顿时有些不爽起来。 不过再看看其他两个同伴都开始伸出手拉着澈纤长的手放到自己的肉棒上的样子,他也没有再抱怨什么,而是跑到床上,继续低下身体舔着澈的美足。 剩下一个小弟倒也不是故意看着的,而是他的手里拿着摄像机。 本来一开始就计划好是他来拍的,只是现在的情况让人他也有点不太想做这些了。 但要想以后再对澈做这些事,录像必须要做好。 一想到要是不这么做,他们不仅无法再享受澈还有可能会受到惩罚的结果,他就忍耐住了那种让人不爽的折磨感,继续拍摄着。 “你等会直接用定好录像机放到一个位置,拍下来就行。或者等我们解决了你再来~ ” 用舌头在菊穴里慢慢进出舔弄,手指插入到小穴里一快一慢抽插的黄毛君看到了摄影君那副不太爽的样子后,就说了句。 “好的老大……” 虽然不是现在就能够享受,但是想想最多就十几分钟之后,他也放松下来了。 “唔……啧啧……这感觉真爽。” 没有异味的菊穴真的是宝物,黄毛君也不知道这是澈自己来之前就灌肠了还是怎么的,他只觉得自己的性癖大满足。 “喔,好爽。” 跪在澈翘起的屁股之后,扶正自己的肉棒插进到菊穴里,黄毛君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极为舒爽的神色。 “老大我也想……” 这一幕刺激着其他人,光是舔脚或者是自己拿着她的手帮忙撸根本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 “把媚药拿过来喂给她吃下去,然后把她弄醒。” 黄毛君深深地呼了口气,随后看着其他几个小弟说了句。 本来这是他该做的,但他们太着急了,只能现在做。 “好的……不过得把她扶起来,不然没法让她喝下去。” 两个小弟一人拿着可服用媚药,另一个拿着矿泉水到澈的身边。 他们两个看着趴在那里的澈,有些无可奈何。 “不过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第一次被内射所以高潮得晕了过去了吗?这战斗力也太弱了吧?” “还是别的原因?” 黄毛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抓住澈的双手将她拉起来。 “这女人太高了,我有点受不住。” 本来已经很勉强才算是插进去,现在把她拉起来,屁股算是更低了点,但他的站位也不好。 黄毛君没办法,只能从澈的胯下将双腿伸出去,然后躺在床上,让澈背对着自己,肉棒深深地插入到她的菊穴里。 “更爽了……”澈本身就有一定量的体重,这一压下来,黄毛君感觉有些重的同时更多是无与伦比的刺激感。 肉棒在菊穴里,被菊穴的肉壁挤压着,比小穴还要紧窄的菊穴口含着他的肉棒末端,这让黄毛君差点就射了。 “等会让我拍一下……” 摄影君终于是能够拍摄澈的正面了,他拿着摄影机在澈的正面拍了几下后就转到了她的后背,拍着澈的菊穴和黄毛君肉棒交媾的地方。 这样,澈就算是坐着的了。 两个小弟你看我我看你,拿着药的那个人掰开了澈的小嘴将药放到她的舌头上,拿着水的混混接着就将水倒了一些进去,然后合上她的嘴巴。 “咳咳……”本来昏迷中的澈咳嗽了一下,下意识地就将嘴里的水和媚药混合全部吞咽到肚子里。 随后她睁开了眼睛,有些迷茫地转了两圈脑袋。 当她意识回归到本体后,澈瞬间就感觉到情况的不对劲。 出于本能一样的,她转头看向了重新被绑在那里的弟弟君。 刚想说什么,身体里的快感就让她难以开口了。 这个时候,身体的感知也已经回归了,她就立刻发现自己被往后拉去的双手以及吧插入了肉棒的菊穴传来的感觉。 小穴非常痒,那是很熟悉的媚药的感觉,这几个人肯定是刚刚又给她加量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眼睛转向了五个混混刚刚被绑着的地方,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当她看到地上那用利器切开的绳子之时,她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弟弟君……你在做什么?” 澈之前就已经怀疑媚药是弟弟君同意放进去又不告诉自己的,只不过出于对他的爱护所以就没有说出来。 但现在,自己高潮昏迷了一段时间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结合周围的情况,她已经不是怀疑,而是肯定这是弟弟君所做的事情了。 “对……对不起……澈姐姐……”弟弟君吞咽了一口唾沫,不敢看澈的眼睛和她的样子,只是转过脑袋,低着头道歉。 “我……我没有力气……” 意识逐渐回归,澈也不管发生了什么了,她想要挣扎着离开这里。 听到她的话,刚刚还有些害怕而不敢动的黄毛君他们,顿时就放下心来了。 “哈哈,你的身体里都是媚药,全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当然没有力气。” 想到之前她那么嘲讽自己,黄毛君更为嘚瑟了。 他用力拉着澈的手,臀部开始欺负抽插。 “你……啊……唔……不要这样……放开我,快拔出去……” 没有了那种强大的“战斗力”后,澈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 她心气是高,也很骄傲。 可现在她面对的是五个小混混,弟弟君又被绑到一边。 在没有办法确认自己安全的情况下,澈不能乱来。 所以这个时候,她就开始求饶起来了。 “求饶了吗?不行哦。看看你现在这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你这副样子完全被摄影机记录下来。” “还有你被我们五个人一起凌辱的样子。” “而这些以后都有可能会被其他人看到的哦。” “哈哈……是不是感觉很不甘心?很害怕?想要杀了我们?或者是想要逃离这里?” “可惜了,你和他都在我们的手上,完全无法逃掉的哦。” “没关系,我们不会伤害你和你的弟弟君的。” “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们,我们肯定不会伤害你的。” 黄毛君这是得意不饶人了,她刚刚有多羞辱自己几个,现在就会几倍返还回去。 “可恶……你们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吗……啊……啊……嗯……快……快拔出去啦,混蛋……” 澈还想硬气,但菊穴里的肉棒在这个时候开始抽插了起来。 这让本来就敏感又吃了媚药而放大了数倍快感的澈完全扛不住,话到一半就直接呻吟了起来。 “哈哈哈……你看看你现在这副样子,你自己都在享受了吧?” “小母狗,我再说一遍,现在的你是我们的阶下囚哦。” “只要你能服侍好我们几个,乖乖当这一段时间的性奴,我们自然会让你和你家弟弟君安全地回去。” “不然我们也不知道会把你们关到什么时候。甚至会不会直接让你们死在这里。” “所以,为了自己和你心爱的弟弟君的安全,可千万不要再硬气了哦。” 说实话,澈硬气的时候,黄毛君的确是被吓到一下了。 可在澈又一次呻吟之时,他那种“胜利感”就再度冲上头脑。 他要征服这个婊子,让她不敢再对他们乱来。 哪怕他说出这些话已经构成了犯罪,他也直接说了出来“休想,我是绝对不会服从你们的……” 澈听到他们的威胁后,咬牙切齿地拒绝——她不想服软,不想被这些小混混摆弄。 “啧啧,身体吸收了那么多媚药,又被我们几个控制住还不想认栽?那就不要怪我们几个不客气了。” 黄毛君听到她拒绝的话,并没有生气,反而是更兴奋了。 他说完这话后,看向了自己的几个小弟。 而其他几个人也都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想法是什么了。 摄影君熟练地将摄像机固定好一个机位,随即就拿起一把小刀走到了弟弟君的身边,将小刀放到弟弟君的脸上轻轻划着。 “你看,这么白嫩好看的脸蛋要是直接被划开几个口子,应该会很好看的吧。” 他说着,看向了澈。 “他……他……自己背叛了我。” 澈咬着牙,菊穴的快感让她几乎没办法连贯地说出这话,但她的语气还是咬牙切齿的。 “是吗?他就算是背叛了你,也是你在乎的人吧?” “还是说你愿意看着他在这里被毁容?” “杀人我们或许不敢,但是毁容,那还是很容易。” 他这话说出来,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的眼睛闭上,低声道:“你……停一下……我想问一下,俊史郎,他是怎么想的。” 黄毛君听到她的央求后,倒是真的停下来了,饶有兴趣地看着她的后背和樱庭俊史郎的神色。 要是她知道她心爱的弟弟君是个绿帽奴之后,会怎样呢? “俊史郎,你认真地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放了他们。” 菊穴里插着肉棒,虽然不动了,可依旧有种奇妙满足的感觉。 但对比起这个,澈更想要知道,弟弟君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让他们对自己做这个。 “我……我说了……澈姐姐会不理我吗?” 弟弟君缩了缩身体,他很害怕这个。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 澈的语气加重了一些,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极为凌厉。 “我……我有……有很深的绿奴情结,我……我想看着姐姐在我的面前被其他男人干……” 咕噜地吞咽着口水,弟弟君有些口干舌燥了起来。 “所以,你是把我看做你最重要的女人,是吗?” 澈听到他这么说之后,沉默了一会,忽而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是……是的。” 弟弟君几乎是不带犹豫的回答了。 “……我明白了……呵呵……” 澈轻轻笑了一声,然后语气变得很颓废。 “你们随便吧,但不要想着我会主动配合。” 澈说完后,再笑了一下,这次的笑声听不出任何的情感。 说完,她也闭上了嘴巴,似乎是不想再说任何话了。 在外人看来,澈这是服软认栽了。 可谁都不知道,在这个时候,澈的内心到底是多么激动和渴望。 “居然那么快就来了吗……那么多肉棒和精液,年轻的肉棒……” 前些天台上,澈在嗅到自己网球部成员的汗味之后,她就已经有种忍受不了的感觉了。 回去她就把自己的女友“收拾”了一顿,让桃沢瞬间就被拿下。 如果不是后面有弟弟君在缓解着她的欲望,她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 而在昏迷前,被弟弟君中出的时候,她就有想过要更多更多的肉棒。 只不过她很克制,没有将自己的欲望表现出来。 毕竟出轨了弟弟君已经让她对女友很愧疚了,再来个大乱交,她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桃沢. 可现在,昏迷一次之后再度醒来,自己居然就已经快要实现了这种愿望。 她之所以表现出对弟弟君的愤怒,更多是因为她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而听到弟弟君说他是绿奴之后,澈就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本身就向往这种大乱交,她之前完全没办法说服自己还一直在克制着。 但因为这个意外发生,她内心中对自己布下的所有枷锁和克制全都解放了。 之所以对黄毛君他们的态度还是那么硬气,更多是想要引起他们的愤怒,加重他们的侵犯欲望,更过分地侵犯她。 她很清楚,自己越是不配合,越是对他们不屑,越是反抗,就越是能够激发他们的征服欲和凌辱欲。 尽管这都其中或许也有因为媚药的原因,但澈知道自己的脑子很清醒,她不觉得这么想有任何的问题。 没有了限制之后,她只想要更放纵,想要更多的肉棒和精液。 “果然啊,我就是天生的婊子……” 她对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有这个想法,但她喜欢。 压抑自己的情欲实在是太辛苦了,尤其是女友完全无法满足她的时候,更是无数次想要出轨去试试。 这个时候,借着这种情况和媚药,说服自己,放纵自己吧吧…… “啊……你……不要那么用力……啊……快放开我……不要用后面……混蛋……” 黄毛君对澈的威胁根本不放在眼里,他拉着澈的手,再度开始抽插起来。 他的动作是没有任何征兆的,这让澈的身体抖动了起来,奶子上下摇晃,嘴里发出了抗拒的声音。、仿佛对于他进入自己的后庭,很是不满。 黄毛君可不管她到底是什么想法,他就自顾自地抽插着。 但在抽插了四五十次之后,他就明显开始感觉自己有些力不从心了。 这女人身材是好,也是真的高,大长腿大胸细腰的,看着一点赘肉和肌肉都没有,怎么就那么重呢? 虽然一个人不行,但黄毛君可不想要在自己小弟面前丢了脸面。 所以他就看向了另外几个人,让他们一起上来。 “山下,来躺在那里,插她小穴。” “你不是第一次吗?别老想着别人的脚,这里~ 这里……诶,对,就是这样……下去……” 黄毛君坐起来,将肉棒从澈的菊穴里拔出来。 然后他看向山下,让山下来到自己的身前,教导他怎么做。 等到他躺下,肉棒挺立起来后,黄毛君才伸手架住澈的腋下,让她半浮在床上。 随后他慢慢把澈往下压,山下也着急地就扶着自己一抖一抖的肉棒,等待着澈的身体落下。 整个过程澈都有在微微挣扎,嘴里也都在说着各种辱骂的话。 只是因为媚药的原因,根本无法做出什么有效的反应。 这样的挣扎和辱骂,反倒是给了他们更大的刺激。 “嗯啊……太大了……太深了,不要……” 山下的肉棒大吗?十六岁的少年,十三四公分长两公分粗,比平均大多了。 但对澈来说实在是不够看,可她还是表现出了这副样子,脸上的红晕更多了些。 嘴里的欲拒还迎的淫语让旁边看着的三个人都将肉棒对着她了。 而黄毛君则是再度从后面插入到了她的菊穴,隔着一层肉壁感觉着山下肉棒的硬度。 “哈哈,第一次被两个男人插入吧。” 山下只是在大口呼吸着,颤巍巍地伸出手揉着澈垂下来的奶子,已经说不出话了。 黄毛君却还惦记着要让澈“好看”,一边抽插着一边继续嘲讽她。 “拔出去……混蛋……你们不要让我恢复了……不然我会让你们好看的……” 澈像是咬牙切齿一样地说出这话,但配上虚弱的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威胁。 “两个怎么够?老大我摆好机位了,让我也来。” 摄影师早就不满只有自己一个人在看着了,听到澈还是这么“硬气”之后,他就跑到床上,看着黄毛君摆弄着自己的肉棒说道。 “来,能拍下来就行。” 黄毛君看到他这样也不好拒绝,现在这个情况,一起上无疑是最好的。 “你们想干嘛?” 澈现在的样子,是半跪在床上,全靠身后拉着她双手的黄毛君和用手揉捏她奶子的山下撑着身体。 小穴和菊穴都插入了一根肉棒在缓缓抽插着,脑袋在前方,头发垂落着。 而摄影君此时,正是将肉棒顶在她的面前,距离她的嘴巴就一步之遥。 “想干嘛?当然是干你这张天天嘲讽我们的嘴。” 摄影师说完直接按住了澈的脑袋,让她自己的肉棒能够直接插入到她的嘴巴深处。 如果不是之前看到了澈给弟弟君做的深喉,他也不会这么粗鲁。 但这个女人既然这么熟练了,那就不要怜惜那么多,直接让她享受到最好的“待遇”就好了。 十四公分长的肉棒直接从嘴巴一直到喉咙,整个过程都没停歇。 澈原本可以闭着嘴巴的,但她就像是因为媚药无法用力的原因,嘴巴很轻易地就被突破。 眼角泛泪,她的手被拉着,想挣扎都挣扎不了,只能呜呜咽咽地被摄影师一下又一下地抽插着嘴巴。 红色的唇瓣和微黑色的肉棒形成了很强烈的反差,在揉捏着奶子插着澈小穴的山下居然有点看得入神了。 直到黄毛君开始变得更大力抽插着,将肉棒一次次送入到澈的菊穴,仿佛是隔着一层肉壁对他提醒一样,他才反应过来。 “唔,好像好棒的样子。” 他开始前后挺着肉棒抽插着她紧窄的小穴,眼睛放到自己和她抽插的地方。 虽然因为角度的原因只能够看到自己的肉棒,但那种感官上的刺激感还是让他的肉棒变得极大。 “再来多点,再刺激点,不够,不够啊……” 澈表面上在反抗,可内心却是极度渴望着更多的侵犯。 不是有五个人吗?怎么才三个?而且小穴完全没有感觉到爽快感,好空虚,好想要…… 强烈的情欲在媚药的加持下,让她分泌了非常非常多的爱液。 爱液被山下的肉棒接触到,仿佛是得到了什么加持一样,山下的肉棒忽然暴涨了几公分,更粗大了一些。 山下被这自己的肉棒变化吓到了,但他只感觉插入到更深处后的舒服感,完全没有疼痛,这让才破了童贞的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 “唔……”倒垂下来的奶子太诱人了,山下感觉自己的肉棒被紧紧吸吮着挤压着的感觉,忍不住抬头咬住了澈的右胸上的乳头,用牙齿温柔地研磨了起来。 “呜呜……”摇晃着脑袋,澈似乎因为乳头被吸吮的原因而在抗拒。 “哈哈,这婊子还想反抗?继续吧……” 另外两个人羡慕得眼都红了,他们刚刚只不过用手给自己来了下,怎么他们就能插入啊。 “等会……等会给你们一起……” “这婊子的小穴……太他妈顶了。” 对黄毛而言,澈的菊穴就是小穴,比他玩过的任何女人的小穴和菊穴都要让人舒爽。 “啊啊……”黄毛君的话仿佛是打开了宣泄口。 在连续深深插入又直接抽出的十几下后,最后插进澈小嘴的摄影师倒是先射了。 浓稠的精液全部浇灌在她的喉咙里,摄影师按着她的脑袋不让她挣扎。 等到射精一分多钟后,才慢慢放开她的脑袋,将肉棒抽出来。 “呼呼呼……这婊子的舌头一直在动,想把我的肉棒推出来,可惜了,她没那个力气,哈哈。” 他以为是澈在反抗,可那是澈故意这么做的,不然他怎么会射得那么快。 澈渴望着精液,小穴和菊穴又需要肉棒填补,只有小嘴里的肉棒是可以动一下,所以她就故意加重刺激让摄影君先射出来。 “你行不行啊?看我们的。” 见到终于有位置了剩下的两个人同时将自己的肉棒凑到了还在喘息的澈的小嘴旁。 龟头处感受到她呼出来的热气后,两个人的身体抖了抖。 这里是郊区的五层楼,没有什么遮掩,这个时间裸着身体那么长时间还是挺冷的。 他们的肉棒还一直坚挺完全是因为澈太过诱人,眼前的场景让人欲望沸腾。 但他们的身体本能还是在告诉他们,很冷很冷。 而澈的这一口呼气,让他们身体内的情欲仿佛受到了召唤一样,肉棒更为渴望她的身体了。 “啊……”澈的嘴巴被用手捏开,然后两根肉棒一左一右塞入到了她的嘴里。 若非是这两根肉棒不算大,以澈的嘴巴大小根本撑不进去。 但就是这种勉强的,刚好到极限的感觉,才让人享受——对,澈很享受。 哪怕她的眼神看起来很凶,可她的嘴巴却是下意识地动了起来,小舌头在两个龟头上滑来滑去。 她的主动行为在那两个人看来是反抗,所以心中爆发出了更暴戾的侵犯欲望。 “快射出来……快射出来……我要精液……” 澈闭上眼睛,舌头变得更为的灵动。 内心在祈求的同时,小穴和菊穴同时收缩了起来,用力挤压着两根肉棒。 她这么一动,本来就到极限的山下和黄毛君不约而同地射出了精液,全部都落到了澈的菊穴和肉穴深处。 随着两个人的精液射入到身体之内,澈的小穴更紧缩了一些,直接让山下有些欲仙欲死了。 她的身体动了几下,伴随着他们两个的射精直接达到了高潮。 她被塞入了两根肉棒的小嘴巴发出了“呜呜”的声音,腰肢在微微颤抖。 这个场景落到了山下眼中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但黄毛君可太清楚了。 “这女人终于高潮了,哈哈哈……” 没有理由他们射出来这个女人不高潮的吧? 而且她还是被五个男人玩弄,身体在媚药的作用下变得极度敏感。 要这样还不能高潮,那他们就太丢脸了。 “啪~ ”一巴掌拍在她挺翘丰腴的屁股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澈的精神也伴随着这一巴掌恢复了过来,小穴和菊穴口再度用力,紧夹住刚刚才射精的两根肉棒,让山下和黄毛君同时吸了口冷气,这也太爽了。 在高潮过后,澈仿佛又恢复了抵抗意志一样,小舌头在努力地刮过把自己嘴巴撑到极限的两根肉棒顶端。 柔软的舌头带着微微湿润的感觉来回滑动,哪怕是不想服输的两个人,也无法抵抗住这种攻势。 在她似反抗似玩弄的舌头下,嘴里的两根肉棒也一下子就被攻陷了。 他们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肉棒在跳着跳着,完全无法忍耐住射精的欲望。 “噗噜~ ”两个人加在一起射精的声音通过口腔落到澈的耳中,让她刚刚高潮的情欲再度旺盛到极点。 她可太喜欢这么多的精液一起落到自己的身体上任何地方了,最好是嘴里,小穴里和菊穴里。 这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是长久压抑的性欲终于得到了释放的满足。 而两个人是一直将自己浓稠的精液全部射到了澈的嘴巴里,直到有些还从嘴缝里落了出来,才满意地呼了口气。 那两个人射精后也没有再将自己的肉棒强制留在澈的小嘴里,而是慢慢地将自己软化了一些的肉棒抽了出来。 “咳咳……可恶的家伙……” 但即使是这样,澈也是剧烈地咳嗽了一下。 她眼睛瞪着这两个得意洋洋的家伙,想骂也没力气了。 因为她的嘴巴被塞入肉棒时间有点长的原因,有些开合困难,这次咳嗽也并非是她装的,而是真的被突如起来大量的精液给呛住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 在她咳嗽的时候,其他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在咨询对方现在该怎么做。 “你们又要做什么?”澈才从咳嗽中恢复过来,自己的手就被放开了。 她没有用力撑住,而是让自己直接压在了山下身上。 雪白的奶子直接在山下的胸膛上挤压出了一片雪腻。 而山下也因为这样的冲击,叫了一声。 “来点更刺激的。” 黄毛君抽出自己的肉棒,然后将双腿放到床上,然后对着其他三个人点头。 他们把澈推向了黄毛君,让她的菊穴再次对准了黄毛君的肉棒坐了下去。 “你们快放开我。” 澈满心期待着,但表面上却是在反抗。 “不行哦,亲爱的澈小姐,现在你要配合我们。” 山下对澈的好感度极高,尽管知道自己是在做对不起她的事情,但不这样做,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所以他带着歉意地看着澈,说出了这话。 “可恶……”咬着下唇,澈的语气恶狠狠的。 只是配合现在的情况,就如同是一只被剪了爪子的猫儿一样徒有凶相实则毫无威胁罢了。 可她这样,其他几个人却是更为的刺激了起来。 他们看到黄毛君将肉棒再度插入到她的菊穴后,就分别来到了澈的身体两边。 澈的美足被合拢了起来,双脚间小小的缝隙落到了摆正位置后的山下那根射精后恢复原先大小的肉棒上。 “润滑液,哦……太爽了……” 他从床边拿起了润滑液倒在了自己的肉棒上,然后用自己的肉棒顶着她的脚底,将龟头慢慢地划在她的脚上。 “变态……” 澈咬牙切齿地辱骂,可她的话很快就说不出来了。 因为摄影师将她的脑袋歪了过来,把肉棒塞到了她要辱骂的小嘴里。 “抓着。” 和刚刚跪趴着,双手被往后牵牛一样不同,现在的澈是半直立着身体的,上半身完全空了出来,只有她的菊穴深深地含着黄毛君的肉棒。 在摄影师用肉棒塞满了澈的小嘴后,她的两只手就分别被剩下的两个人拉了过来放到肉棒上,让她主动一些。 “呜唔……”手被拉着强行按在肉棒上,澈似乎是想要握紧拳头收回自己的手。 但因为一时没反应的原因,她的手放到了肉棒上才想着握拳。 这样以来她就把两根肉棒都握住了,而手被压住想抽回来,就成为了和两个人的牵扯。 这一来一回,澈已经是在半被迫半主动地帮他们撸动着肉棒。 尽管没有澈对弟弟君那种专心认真又温柔的服务,可看着她肉棒插嘴,满脸不甘,但手又被迫给他们撸管的样子之后,他们突然有了种征服的快感。 你刚刚不是很嚣张的吗?不是对我们非常不爽的吗?现在不还是被我们玩弄着?哈哈哈…… 心中的畅快让他们没办法忍住,直接说了出来。 “啧啧,你刚刚不是很骄傲的吗?继续来啊?现在还不是乖乖听我们的话。” “臭婊子,果然是个下贱货,只要被肉棒怼上了,就会完全反抗不了的吧。” 明明是澈自己的意志和媚药的双重效果,但硬生生被她装成是这些混混自己的功劳。 他们在感觉到这种爽快后对澈的侵犯更激动了,而这仿佛是澈想要,她就是希望看到这样结果。 对比起他们几个粗暴,山下这个足控就要温柔很多了。 他就是抱着澈的脚丫子又亲又舔又放到嘴里吮吸每一根如玉青葱,涂着红趾甲油的玉趾。 然后在他的肉棒涨得厉害的时候,就将她的双腿再度合并起来,主动抽插着她足弓间的缝隙。 因为有润滑液的原因,抽插起来就像是小穴一样轻松。 而这样一来他就能拉长视角看着这双白皙如玉的美腿,眼神充满了想要舔舐的欲望。 但几个好兄弟还在享受呢,他要是乱来就可能会打乱他们的计划的吧。 内心想着这个事情,他的动作停了下来,只能继续抽插着她的双脚间的缝隙。 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她白皙得可以看见微微的青筋的两脚上一进一出的光景,又满足了起来。 黄毛君的手能腾出来了,他从背后抓住了澈的大奶子,开始用力地揉捏了起来。 双手的手指夹着她的乳头一下一下地拔着,让她本来就挺起的乳头颜色变得更深了些。 屁股用力,强撑着自己的疲惫,慢慢都抽插着。 但他的肉棒可还没有经过澈的爱液洗礼,虽然现在流了一些下来沾了上去,但基于他的体力原因效果没发挥出来。 黄毛君再抽插了几十次后,就将又一发精液射进了她的菊穴里。 这次他就没有强撑了,微微地喘息着,将位置让了出来。 “呼呼。你们来,我有点累了” 他说着,把肉棒从澈的菊穴里抽出来。 射进去的精液已经不见踪迹了,仿佛都被吸收了一样。 黄毛君看着这一幕,依旧是感慨着。 他刚离开,用澈的右手撸管的混混就走到了她的身后,将她的问题往前倾了一点,直接插入到她的小穴里。 他的肉棒只有十二三公分,不到两厘米粗,这样插进去完全够不到澈的花心。 但刚刚空虚的感觉又被填补了一些,澈还是挺开心的。 就是……不够,太少太细太短了,这些小混混发育不行,完全不行。 而且,果然是夹心饼干更适合自己,那种被两面夹击,双穴同入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她这么想着的时候,满是爱液的小穴被这么一插进去,爱液沾满了小混混的肉棒。 这样一来,顿时就发生了刚刚山下君的那种特殊变化。 他的长到了十七公分,粗涨到了三公分。 这种突然的长大吓到了小混混,却是让澈一下就被塞得满满的,舒爽无比。 小混混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是小穴紧紧地吸着他的肉棒根部,肉壁也在轻轻挤压着他的肉棒侧身,这种强烈的爽快感,让他一下子就忘掉了那种事,只想要在她的小穴里射精。 黄毛君只是在床上呆了一会,随后他走下床,从角落里拿起了一瓶新的矿泉水。 咕噜噜地喝了一半后,就拿着剩下的一半走到了弟弟君的身边。 “啧啧,怎样?看着自己所爱的人在自己的面前被侵犯是不是很爽?” 他的手搭在了弟弟君的肩膀上,看着他那根已经硬得不行的肉棒。 这家伙,射了多少发了,居然还能这么硬,绿奴就这么强吗?可太让人嫉妒了。 大约是因为这种嫉妒的心理,他也不等弟弟君回答,将手里的矿泉水从头浇灌到了他的身上,让弟弟君火热的身体顿时变得冷冽了起来。 “你……你想做什么?” 看着他这样,弟弟君忽然有些害怕起来。 “哈哈,让你清醒一下,让你看着你亲爱的姐姐一直被人轮奸。” 黄毛君舔了舔嘴唇,“提醒”了他一番就走到了摄影机前,将摄影机从固定位拿了下来,在手中提着,对着现在一人四根肉棒的澈拍摄着。 澈也看到了这一幕,想要阻止,可嘴里有肉棒的她只能支支吾吾地根本没法说什么。 她的手被身后插着她小穴的混混拉住了,本来在拉着她左手的混混来到了她的身前,把肉棒塞入到了雪白的奶子中间。 澈的奶子大,他的肉棒只有十二公分左右,一下子就淹没在了雪白中完全看不出来。 但正因为这样,才有了更爽快的体验,她的肌肤太好了,加上长时间做爱浑身都是香汗的原因,完全不用润滑液就能够爽快抽插起来。 随着他对奶子的进攻,澈全身上下大部分地方都失守了,只有腋下和头发等区域还没被触碰。 可这几个混混并不会因为她的“失守”就放下进攻的,反而会变得更兴奋起来。 因为澈能自己吸收精液的原因,她那无论怎么插入怎么暴力都紧窄无比的小穴成为了这些混混一次又一次流连忘返的地方。 他们都没有注意到,自己本来不怎么强的持续力,在经过了澈的爱液浇灌之后,变得就像是一台耕耘机器一样。 虽然射精的总量一直都在减少,但是持续时间却都很长。 他们完全陷入到了肉欲当中,将自己的精液一次又一次地射到了澈的小穴里,菊穴中,嘴里,身上,脚上…… 哪怕是对菊穴钟爱有加黄毛君,对美足极度爱好的山下和对口交有很深执念的摄影师,最后都沦陷在了澈的小穴之下,成为了穴下之臣。 而澈的身体也一直都被抱来抱去,一会半跪着一会儿躺着,一会又被两个人抱起来夹心饼干。 对她这一米七几的身体做这个,比较瘦弱的混混们着实是有征服欲又难以持续。 除了一开始的那个小时澈是在反抗和辱骂之外,其他时候都像是没有力气了一样,任由他们摆布。 到了最后,几个小混混一起商量好了,让澈半跪在床上,身下背后一个人。 大长腿被扶起来,脚丫子在黄毛君插入菊穴的黄毛君背后,让山下能享用她的脚。 澈的嘴巴依旧是被摄影君占有了,手被剩下的那个人抓着撸动自己的肉棒。 就这样,他们分别用澈的小穴、菊穴、小嘴,双脚和手,成功让自己达到了高潮。 同时将肉棒拔出来,用手快速撸动着肉棒,对准被翻过身体趴在那里的澈的身体射了出去。 “噗噜噜”的精液全部都落到了她的身上,比她的肌肤都要白一点。 当这些精液落到了澈的身上时,强烈的刺激感直接让之前已经高潮了几次的她,再度陷入到高潮前奏。 她的脑海中已经失去了什么道德感什么身为女人的耻辱感,她就觉得被这么多的精液喷射在身上,是她最近一段时间最想要的事情。 本来都觉得这群平时没怎么锻炼,发育又不太行的小混混最后是给不了她这样的刺激的。 没想到他们居然还能够让自己的身上沾满了他们的精液。 虽然总量并不算很多,但已经足够了,她感觉非常的满意。 这样的满足感也让她也来了高潮,红唇张开,发出了一声高昂至极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声音带着不知道是痛苦,还是满足的意味,传得远远的。 伴随着她的高昂尖叫,她的高潮终于来临,身体在抖动着,屁股一上一上听着。 而且这次的高潮是直接潮吹的,她躺在床上,爱液从小穴里喷射出来,落到了黄毛君和山下他们身上。 对于这样的馈赠,他们两个享受无比地去接住,吞咽到肚子里。 尽管潮吹只有十秒不到,但却让他们意犹未尽,想要品尝跟多。 可惜的是澈在潮吹之后,就再一次昏迷了过去。 而这些小混混,哪怕是被澈那有特殊效果的爱液连续浇灌,体力也完全支撑不住了,一个个累趴下来。 他们或躺在床上,或靠着墙边,或趴在床边,看着昏迷过去的澈,再看看将这一切录下来的摄影机,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另一边,目睹着这一切的弟弟君,哪怕身体被绑着,那根挺翘的肉棒也终于是射出了精液了。 他看着澈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被五个人轮奸的场景,刺激到内心那抹变态的绿奴心理,完全无法再忍耐住射精的欲望,在澈的高昂叫声和高潮潮吹之时,一并射了出来。 这样的场景,黄毛君他们虽然很累,但意识还是在的,所以能够看到。 内心想嘲讽,可他们也没什么力气,只能作罢。 过了半个大约小时后,看着依旧躺在那里的澈,已经恢复了一些体力的小混混,就去拿出剩下的矿泉水清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穿上衣服。 至于澈?他们就只用床单简单地包裹了起来。 毕竟这里可没有其他女人的衣服,更没有是和澈尺寸的内衣。 何况弄到了这个身上了,再用衣服包裹什么的,就显得太过做作了。 用被单包着,就这样把她丢回到家里,一定非常刺激的吧。 至于这样做会不会影响到澈和她朋友、家人、爱人之间的关系,那就不是他们需要去考虑的。 或者说,这样做正好,哈哈哈,这样也能够让这个女人更堕落,最后彻底成为他们的玩物。 在将澈包裹好后,他们放开了弟弟君。 逼迫着弟弟君和他们一起将澈抱到了楼下,在角落里开出了一架有些破烂的小轿车。 除了摄影君和之前那个打奶炮的小混混留下来处理事情,保存好摄影的东西之外,其他人都上了车。 趁着夜黑人静,凌晨无人之时,黄毛君开车,弟弟君坐在副驾驶,山下和另外一个人抱着裹着澈的床单,径直从郊区开车到了樱庭家门前。 整个过程,弟弟君都没有说话,他的脑海有些空白,一直在想着刚刚的事情。 自己……自己居然会因为心中的绿奴情结而把澈姐姐拱手让了出去不说,还是看着她被五个人轮奸的。 她被喂了这么多媚药,完全不是她自己的问题。 但是我该怎么办啊?澈姐姐醒来之后一定会对我非常讨厌的。 而且姐姐肯定会知道这件事,她一旦生气了,自己就真的连家都回不去了。 我……我只是……只是……想要试试看的,没想到会持续这么久的时间。 弟弟君内心惴惴不安中带着深深的后怕,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面对澈和姐姐了,只能愣神地看着前方,直到车子开到了樱庭家旁边才微微回过神来。 山下和另一个混混打开后车门,将澈抬下去放到门口,把白床单掀开,露出她雪白的身体。 黄毛君再一脚将有些慌乱的弟弟君踹下车,而后关上车门,尾灯亮起,开着音乐扬长而去。 只留下弟弟君看着躺在床单上的澈,手足无措的同时,内心害怕到极点。 而这时候,樱庭家的大门打开了。 澈的女友,弟弟君的姐姐,樱庭桃沢站在那里。 她看着庭院门外的这一幕,眼神中充满了震惊和愤怒。 桃沢一步步走到了庭院门前,打开门,借助着门口的灯光,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友。 她那雪白的肌肤沾满了精液,如同是被人乱涂乱画了一样。 对着她敞开的粉嫩的小穴和菊穴里,此刻还在微微流出精液,也不知道她到底是被射了多少发才这样的。 明明澈的身体可以吸收这些精液,但这样的吸收仿佛是到了上限一样。 最后几次即使是吸收了,也在慢慢地从小穴和菊穴中流出来…… 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桃沢俯下身体轻轻抚摸着澈的脸蛋,没有说什么话。 她的眼底深处,闪过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异样情绪。 那是她迄今为止,一直隐藏起来的,不为人知的特殊情感。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上海市委书记李强】斋藤澈小姐是如此堕落 (03 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