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诛仙2小说在线阅读】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 (5完整版)

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

【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 (5完整版) 作者: 小鸡汤2022/3/12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五》 “哎,阿伟你做什么?我们不可以这样!我、我是有老公的!” 这两天还算君子的英伟突然发难,把钰琪吓过半死,她拼命扭动身体反抗,双腿在床上乱踢,可总不及男人气力,慌不择路下高声叫嚷:“我是莹莹的好朋友,你强奸我,她会很伤心的!” “莹莹?”妻子名字对男人来说始终是一种威吓,加上强奸两个字指控便更严重了。英伟仿佛被瞬间被石头敲在头壳,整个人当场呆住。钰琪乘着机会挣脱英伟,慌张地逃离睡房跑到浴室并关上木门。 “碰!” 逃进去钰琪急喘着气,心脏碰碰的跳,惊魂过后感到一阵委屈,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呜呜咽咽的抽泣起来:“呜呜……” 交换夫妻从来不是一种普通人可以接受的游戏,意志力少一点便会弄出大事来。 哭过梨花带雨,十来分钟后眼泪流得差不多了,钰琪才总算稳住心情,她把耳朵伏在木门,听了一会没有动静,拿起浴室里的地拖,战战兢兢地开门出去。 浴室外的小走廊空无一人,钰琪立定心意,只要有少许风吹草动,便二话不说一个地拖狠狠挥下去。 ‘出到客厅,便立刻开门逃跑!’事情发展至此,钰琪当然知道不可逗留,她暗暗盘算逃走路线,手提电话和手袋也不拿了,反正先逃离险境再作打算。 小心翼翼,一步一步来到小走廊尽头,偷偷望向客厅,只见上身已经披上T裇的英伟垂著头,无言地坐在沙发上。 钰琪看到男人更紧张了,手牢牢握起地拖,说实话真要打的话,就是有武器也打不过他。钰琪瞄向酒架上的酒瓶,心想自己距离比较近,首先冲过去把酒瓶在餐桌敲破,用玻璃樽碎片插在他腹部受伤的要害,再拿地拖往天灵盖轰过去。不行,他体能那么好,万一插不死向我还击便惨了,一定要一击致命,喉咙!插在喉咙,要他即时断气! 有了计划,钰琪拍一拍胸脯壮壮胆子,吸一口气,乘其不备冲到酒架方向,正想一手抢起酒瓶,英伟看到女孩出来抬起头,叫了一声:“琪琪…” 这一声打乱钰琪阵脚,手一滑,不但没有拿到酒瓶,反把整支红酒摔跌,“乒乓”一声玻璃四散。吃惊下连拿着的地拖也掉在地上,惨了!唯一的武器都没有了! “你没事嘛?”英伟恐怕脚上只穿棉袜的钰琪会被玻璃刺伤,紧张地从沙发站起,钰琪看到男人更惊恐了,摆出奥特曼迎战怪兽的姿势:“你、你别过来!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琪琪,你冷静,我不会过来,小心,地上都是玻璃碎片。”英伟指著碎满一地的玻璃说,可女孩强装镇定的道:“我不会上当的!你是想引开我注意,冲过来先奸后杀,毁尸灭迹!” “不是,地上满是碎片,很危险的。” “再危险也不及你危险,你这个色狼!淫魔!人渣败类!” “我是人渣,但你也要小心。”英伟关心上前一步,钰琪急忙后退,一不留神,便踩在玻璃碎之上:“我才不会那么笨,哎哟!” 右脚板踏正玻璃碎,钰琪痛得尖叫一声,英伟连忙上前把她整个人抱起,以免女孩乱跳乱叫多踩几片:“唉,都说了你。” “呜哗!好痛啊!流、流血啦!”钰琪娇生惯养,连脚板的皮也特别嫩,这样一踩登时血流如注,呜哗地哭了出来。英伟把她抱到睡床上脱去棉袜子,检查伤口后说道:“没事,只是刺到一小片,伤口不大。” “只是刺到一小片?人家痛得要死啦,不是你踩到你当然不知痛!”钰琪眼泪鼻涕流过一塌糊涂骂道。 “好了好了,我替你涂红药水,别哭了。”英伟看到钰琪像个小孩子般吵吵闹闹没有办法。从家庭药箱拿出药水替女孩处理伤口,稍稍一碰,钰琪已经又呼天抢地:“好痛呀,你想痛死我吗!” “涂药水是有一点刺痛,也不致于这样夸张吧?” “不是你痛你当然说夸张,你自己试试看耶!” 英伟掀起T裇,展示被纱布包扎的伤口:“我刚才试了,被刺一刀应该比你严重。” 提起自己的糗事钰琪这才闭上嘴巴,抹着眼泪忍痛给上药,英伟检查一遍,确定没有碎片留在伤口里便扎上纱布。本来这一点小伤贴胶布也可以了,不过看到钰琪大呼小叫,也便给她包扎让她心安一点。 “这样可以了。”一轮工夫搞好,英伟呼一口气,看到钰琪仍小嘴扁扁,没好气道:“你这样怕痛,日后生小孩子分娩怎么办?” 这也是钰琪人生最害怕的事情,她掩著下体道:“我不要分娩!我不要生小孩子!” 英伟摸著自己下巴,晃然大悟道:“原来你没打算生小孩,难怪都不和家辉做。” 被提到闺房事,钰琪瞬即粉脸红透,嚷叫道:“我和老公怎样关你什么事?跟你好熟么?刚才的事还没跟你算!” 旧事重提,英伟面带抱歉道:“琪琪,很对不起,我刚才一时冲动…” “一时冲动?一时冲动杀人放火都可以啰?你是想强奸我呀!” “不,我不是想强奸你,我没想到你会亲我,心情激动下控制不了自己,对不起,求你原谅我!”英伟真挚道。 钰琪不吃这一套的说:“我不会原谅!明天把一切都告诉莹莹!” 英伟黯然道:“你告诉她吧,我做了这样的事是无话可说,就是莹莹要跟我离婚,也只有接受。” 钰琪是那种受软不受硬的女孩子,看到英伟惨兮兮的气也气不上头,事实上刚才自己亦有责任,一时动情亲在对方嘴上,也许是给了错误讯息。钰琪嘟起嘴道:“你别以为说离婚我便不敢告诉莹莹,我一定全部告诉她。” “没关系,即使你不说,我也不打算瞒她。”英伟垂头道。 钰琪抿起嘴角,莹莹虽然性格温柔,但做事果断,听到丈夫要强奸闺蜜,跟英伟离婚不是没可能的事。这次交换是由自己而起,如果害好友离婚,那责任也未免太大了。 “反正我是做了对不起琪琪你的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英伟双手翻开,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看到男人这个垂头丧气的表情钰琪竟有种快感,整天给他捉弄了几次,终于反过来压在他头上。 “哼,我好好想想怎样教训你。”钰琪绕起双手,英伟站起来道:“那你好好想,我出去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扫好,对了,你还没吃晚饭,要不要给你煮即时面?” 说起来看电影后便直接回家,连晚饭也没吃,钰琪的肚子是在打鼓了,装作不置可否的说:“随便你!” 英伟出去打扫和煮面后钰琪放松下来,伸一个懒腰睡在床上,呼,刚才吓死了,幸好有惊无险。这个衰人,明明气氛不错,结果都给他搞砸了。 等等,琪琪你说什么?气氛不错?你想要怎样的气氛?难道你自己也在期待什么? 没可能没可能!这个是色狼,是淫魔,是变态! 下意识摸向大腿,那根大家伙的感觉好像还在,真的好大,好硬…天哪,我又在想了什么?那个可是想强奸你的男人啊! 钰琪拼命摇头,不让自己胡思乱想,没一会英伟把一碗热腾腾的汤面拿来,还加上鸡蛋和黑毛猪排,这碗即时面也太豪华了吧? “琪琪你可以吃吗?要不要餵你?”英伟亲切问道,钰琪闷哼一声:“我只是伤了脚,手也断了吗?” “好,那我放在这里,还有橙汁…”正当英伟想把汤面交到钰琪手上,女孩突然张开嘴巴说:“餵我!” 呀呀,我们的琪琪公主又回来了。 英伟笑了一笑,顺意地拿起木椅,坐在床边餵钰琪吃面。莹莹煮牛排拿手,英伟煎猪排也是一流,钰琪但觉比高级餐厅还要好味,可也要在男人面前装作味道很一般。 享受过给奴才餵食的晚餐,喝一口橙汁,钰琪的心情经已完全恢复,忘记刚才的不快事。英伟把汤碗放在桌上道:“现在还早,我叫家辉过来接你好吗?” 发生了这样的事,谁也不会认为钰琪还留在这里过夜,但被莹莹知道的话英伟少不免遭殃,钰琪问道:“你真的想莹莹跟你离婚吗?” 英伟无奈道:“我当然不想,但做了的事要负责,如果她不肯原谅我,也只有接受。” 钰琪看对方样子怪可怜的,心软下来道:“你这种人给莹莹甩掉是早晚的事,可不要拉到我头上,看着好朋友的面子,好啦,本小姐大人有大量,今次便放过你,以后不要再强奸女人了啊。” 英伟不忿道:“我根本从来没有强奸女人好不好?” “还不认吗?那个东西都那么硬了,还不认想强奸我?”话没说完,钰琪才发觉自己在说什么,那个东西?我怎会跟别人老公说这种? 英伟为自己辩护道:“那种情况男人有生理反应很正常吧?但我敢发誓,如果琪琪你不愿意,我是一定不会强来!” “已经强来了好不好?你摸了人家的胸耶!”钰琪双手摸著胸脯道。 英伟伸出手,像是回味说:“是摸了几下,不过想不到琪琪你外表纤瘦,原来胸脯还不小。” 钰琪耳根一红,骂道:“你还在说!想死吗?哪有色狼跟受害人说感想!” “对不起,别生气!我是色狼!是人渣!你别动怒!”英伟作求饶状,钰琪郁闷道:“今天倒大楣,一天遇两个色狼。” “琪琪你这样漂亮,是很容易招惹色狼。”英伟陪笑道,钰琪怒目瞪着男人道:“你还好意思调戏我呢?” 话虽如此,女人给称赞漂亮还是心甜,何况雨后的阳光总是特别灿烂,吵闹过后,感情往往更进一步。 “那琪琪你今晚即是…留在这里吗?”英伟试探性问道,钰琪瞪着眼没说是也没说不是,英伟知道女孩真是原谅自己了,大喜道:“太好了,那我今晚睡客房。” “客房?昨晚睡沙发,今天至少睡地板了吧?” “好好好,琪琪公主要我睡垃圾桶也行,那么你还洗澡吗?” “当然要洗,女人不洗澡怎睡觉!”钰琪理所当然的哼道。 “那你可以去浴室吗?脚还有没痛?”英伟关心问道。正如他所言其实就只是插伤了一点,包扎了后都不怎痛了,可公主病病发,钰琪还是享受差使别人的感觉,她傲骄的道:“痛呀,你扶我去。” “好,我扶你,小心。”英伟亲切地扶起床上的钰琪,以自己的肩膀乘起她腋窝,近距离下男人那雄性的刚阳气味自鼻头涌至,钰琪脸上一阵红潮,身子一晃,胸脯压在对方背脊上,不禁想起刚才自己的乳房是给他捏了几把。 ‘想不到琪琪你外表纤瘦,原来胸脯还不小。’ 天哪,明明是被非礼了,我怎么会觉得…甜甜的… 钰琪感觉很奇怪,刚才的惊慌释怀后好像变成一件刺激事情,这种奇异感觉逐渐在身体蔓延,甚至想给英伟多摸几下。仿佛坐上云霄飞车时怕得要死,过后却又念念不忘那种刺激想要再试。 琪琪你不要乱想,这个是你好友的丈夫,你怎么会想给他摸你! “那我先出去,琪琪你慢慢。”英伟没有察觉钰琪正在胡思乱想,正当打算把浴室门关上之际,钰琪却忽然娇嗲的道。 “我要你替我洗…” 英伟脸上留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才一刻前被指冒犯,这时仿佛又在挑逗自己?女人心海底针,就是阅人无数的英伟,亦无法完全了解女人的想法。 可看到英伟呆住,钰琪随即又作鬼脸,捉弄他说:“你这个大色狼在乱想什么?我是要你替我洗脚!” 英伟再愣了一下,如梦初醒的道:“对,你包扎了纱布不好沾水,我来替你洗脚,你先把裤子脱掉。” “脱裤?”钰琪本想戏弄一下英伟,没想到对方要自己脱裤,慌张掩著裤子的钮扣嚷叫:“你这个人死不悔改,刚刚才道歉,现在又心怀不轨!” “不是,琪琪你这种裤管这么窄,不脱下来很难洗吧?而且脚泡过热水后血管会扩张、水分流入细胞,水肿起来待会脱便更不舒服了。”英伟解释道,钰琪听着好像有点道理,为了腿看来修长一点,女孩总爱穿窄管裤,眼珠儿转了一转道:“脱不就脱,以为我不敢么,你转过去!” 英伟乖乖转身,钰琪耳根红透地解开腰间的金属钮,把牛仔裤脱掉,以浴巾围着下身,确保不会走光才让英伟转回来。 “果然半点福利也不给。”英伟看到钰琪那固若金汤的防守佩服道,钰琪小嘴哼哼,铁定不会给这个男人任何好处。 接着英伟从外面拿来一张小胶椅著钰琪坐下,半蹲下来把钰琪的小腿乘在自己大腿上。小心翼翼避开被纱布包扎的位置,先以温水拭抹脚面和脚掌一遍,再慢慢把沐浴露涂上,动作细心且温柔,媲美足浴店里的专业技师,每根脚趾缝都一一清洗,钰琪没想到原来给别人洗脚也这么难为情,默不作声地承受着男人替自己的服务。 洗完右脚,没有受伤的左脚英伟更是让钰琪慢慢享受。他把沐浴露涂满双手,一面洗一面给脚底按摩。钰琪的脚很粉嫩,不爱穿高根鞋的她脚上没有半点脚茧,白皙纤细的脚趾更是带种秀气。英伟感慨道:“琪琪你的脚真的很美,昨天给你搔痒时已经觉得很滑溜,现在摸上手原来更嫩。” 钰琪虽然被赞得心花怒放,仍装着生气道:“你还敢提起搔痒的事!” “怎么不敢提起?搔痒是输棋的惩罚,是你应得的。” 英伟说得理直气壮,使钰琪反驳不了,脸带不满的扁起小嘴。女人的脚往往亦是性感带,好几次碰到脚板痒处,钰琪几乎忍不住呻吟出来,连丈夫也不曾这样替自己洗脚,钰琪羞臊之余,又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这个男人讨厌死了!’ 此刻钰琪对英伟简直是又爱又恨,连自己亦不知道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这个男人。 英伟把脚掌清洗一遍后开始洗擦小腿,骑单车时英伟取笑钰琪腿粗,其实这种有点肉的腿才是男人至爱,雪藕般的修长美腿细致光滑,娇嫩玉润,懂玩腿的真是玩上一晚也不愿放下。 ‘他洗到哪里去了…不会继续上吧…’钰琪看英伟愈洗愈上心如鹿撞,始终对女人来说小腿与大腿是完全两个部位,小腿还没相干,但大腿则是属于“绝对领域”了。 ‘他敢碰本小姐的大腿,我便一脚踢死他!’钰琪心里呢喃,却又有一种期待,仿佛想给男人触摸自己的禁地。可英伟一直只集中在小腿上,每每去到膝盖,钰琪心里想着“来了”的时候又折回下来,把女孩弄得不上不下,几乎要咬碎银牙:‘要洗到什么时候啊,人家的脚有那么脏吗?’ 清洗过后英伟更揉着白嫩的小腿肚,替钰琪消除一天疲惫。服务一遍后英伟拿起毛巾替其抹干,钰琪竟然感到失落,这就完了?大腿不用洗吗?你这个人做事怎么只做一半? “可以了。”抹干后英伟更替钰琪以保鲜袋把脚包住扎起,让洗澡时不会沾湿伤口,这个男人真是太细心了。 享受过五星级服务,但钰琪却莫名其妙地气愤不平,英伟把胶盆的水倒掉,也抹抹自己的手道:“那你慢慢洗澡。” 钰琪哼著说:“都不给我拿睡衣怎么洗,赤裸裸出去吗?” 这才惊醒了英伟,他抱歉的道:“对,都忘了,我现在去拿。”说完英伟便从睡房把钰琪的睡衣拿来,钰琪接过后连谢谢也没有,态度差劣的道:“没你的事了,快滚出去!” “知道知道。”英伟毫不计较的离开浴室,才刚出去钰琪已经生气地把睡衣摔在摆放衣服的架子,一股脑儿把身上衣服脱去,无意识地摸在乳房上,竟然幻想如果英伟给自己洗澡会是哪一种感觉。他洗脚已经那么温柔,如果给他洗身,岂不是… 呀呀,琪琪你在乱想什么?你连自己丈夫也不曾跟他鸳鸯浴,怎么居然会幻想跟这种人,他可是想强奸你的男人啊! 但怪得了他吗?刚才气氛那么好,自己也情不自禁吻他了,男人会忍不住很正常吧?也只能怪自己太娇俏动人啰。 等等,怎么我要替他说话?明明他就是强来!连胸都给他摸了! 是呢,胸都…给他摸了…钰琪粉脸一热,垂下头来看着自己稍稍勃起的乳头,这还是人生第一次给男人非礼后,却有种甜丝丝的感觉。 解开围着下身的浴巾,天,怎么内裤都湿了?刚才没有被他看到吧?没有被嗅到气味吧?如果被他知道,我以后还可以做人吗! 钰琪不敢相信自己变成了发情的小猫,慌忙地把内裤脱下,可恨是英伟家的洗衣机是置于阳台,唯有手忙脚乱地将内裤浸在水里,消灭证据后猛力扭开水龙头,打算以水冷静自己,可暖水打在身体感觉更炽热了,彷似是欲望在体内燃烧。 “我到底怎么了⋯” 连钰琪也不明白为何有这种感觉,脑里只不断浮现出英伟今天对自己做的种种,包括悉心安排的早餐,一起骑单车欣赏风境的浪漫,电影院里的英雄救美,还有让自己春心荡漾的身体接触。 想着想着,更出现偷窥看到的阳具,是属于丈夫以外男人的⋯鸡巴⋯ “阿伟⋯” 钰琪感到兴奋莫名,手不自觉地摸在阴户上,那湿润的下体又开始现出潮浪,滑腻在痒酥酥的阴道中。 “怎么有点⋯痒⋯” 钰琪虽然对性的欲望一般,但毕竟也是一个曾享受过男女之欢的少妇,被男人肉棒满足的快感仍是知道,手指头挖入湿漉漉的小屄里,想像被昨天看过那强壮龟头插入时的滋味。 “天哪⋯里面好痒⋯想要…好想要…” 可就在陶醉于幻想世界的一刻,拿在手里的花洒头松开,“啪”一声跌在地上,把钰琪吓一大跳。 “啊!我在做什么了?” 无比羞耻瞬即把钰琪带回现实,她满脸通红,慌慌张张地清洗身体一遍便离开浴室,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推开浴室木门向外面偷望,英伟没在客厅,到主人睡房看看,男人坐在自己书桌的椅上,把玩着今天看电影赠送的小玩偶。 “咦?你洗完了吗?”英伟听到钰琪的脚步回头,友善地笑了一笑,钰琪不自觉地耳根一热,随便找些说话:“不是说很粗糙的吗?你又拿来玩?” “做工是有点粗糙,但造型算是精致,我刚刚才发现,原来是个铅笔刨。”英伟拿起手上的大笨鸡玩偶把尾巴向前方,看到一个供小朋友刨铅笔的装置,钰琪没好气说:“这个我早知道呀!” “但有另一样你不知道的,看,聪明鸭是支铅笔。”英伟右手拿起另一只玩偶,同样翻开尾巴,现出一支铅笔来,钰琪不以为然道:“那有什么特别,是一套的文具套装。” “特别在这里。”英伟舔一舔舌,把聪明鸭伸出来的铅笔伸进大笨鸡的笔刨里:“看,这样像不像聪明鸭在干大笨鸡?” 钰琪看着英伟拿着两个玩偶摆出抽插动作,登时眼也大了,虽然不愿承认,但这的确是个⋯交配动作。 “根本就是在做爱吧?好家伙,现在连小孩子的玩具也这样露骨了,不错,提早给他们性教育。”英伟愈说愈起劲,以铅笔不住插入和抽出大笨鸡的屁股,最惨是大笨鸡的表情设计得像似哭非哭,似笑又非笑,仿佛一脸无奈地被聪明鸭干着。 钰琪看得耳根发红,好不容易收拾的心情一下子又乱了,连阴道里的热流也像再次流出,呆了一会,才生气骂着:“你变态!设计师才没你下流!” “我下流?不分明是故意的吗?哪会将铅笔放在鸡巴位置?”英伟不服气说道,钰琪听到鸡巴两个字脸更红了,从床上拿起枕头又是胡乱打下去:“你还在说?变态!变态!我不许你侮辱它们!” “喂!喂!别动手,是我错!是我下流!是我变态!”一个晚上吵了好几次,英伟也不跟钰琪争执,连忙跑去浴室避之则吉。直到男人离开仍喘着气的钰琪才停下动作,随手拿起两只玩偶,一屁股跳上睡床,气仍未下的喃喃自语:“衰人,整天都是想着下流事,明明这么可爱的人物,怎会联想到那种事?” 可是翻开聪明鸭的铅笔杆细看,的确又刚好设计在下体位置,再望望大笨鸡的屁股,铅笔刨,有需要放在这里吗? “现在的玩具怎么设计得这样…”钰琪感到头一热,战战兢兢地把铅笔放入笔刨里,手却不自觉地像刚才英伟一样摇著聪明鸭硬硬的笔杆,一下一下地干着大笨鸡的洞洞。 “变态⋯”钰琪满口怨言,可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到底自己会否像大笨鸡一样被聪明鸭干上?钰琪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噗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诛仙2小说在线阅读】钰琪与莹莹的交换夫妻 (5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