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可爱动漫图片】玉碎瓦全 (1)

玉碎瓦全

. 【玉碎瓦全】 (刑讯文) 作者:azsxdcfly 2022/02/20发表于:sis001 第一章:巧刑逼问淼儿供得春蕊,奇异名器引得众人观摩 冯淼儿被两名帝国士兵推进刑房,眼前赫然挂着的是两具血淋淋的赤裸女体, 两人均被屈辱地分开吊起双腿,捆在刑架上,两腿间女人最羞于见人的部位完全 呈现出来。其中一个女人尤为惨烈,她那下体一片焦黑,明显是经历了烙阴之刑, 而另一个稍好一点的,两瓣阴唇也不翼而飞。整个刑室内充斥着一片血腥气,淼 儿轻轻地颤抖了一下,随即撇过了眼神不忍直视,而这一微小的反应没有逃过刘 刀手的眼睛。 刘刀手一生施刑无数,尽管连续几天的重刑逼问,都没能在前两个犯人口中 寻得一丝线索,但这此他近乎直觉的认为这个女人是打开缺口的关键。不过有了 之前的经验,他觉得不能再对面前这貌美的姑娘施以酷刑,应该用性彻底征服她。 随着他一声令下,帝国的打手们将冯淼儿剥得一丝不挂,抬到了一张一米高 的长刑凳上,将她仰面按躺在刑凳上,双手被反捆在长凳后面,其中两名打手将 粗绳捆在姑娘洁白纤细的腰上,整个上半身被牢牢固定动弹不得;紧接着一众打 手艰难地推起一张厚重的木制“门框”,高约一米半间距两米左右,固定好刑架 后,打手们接着用绳子捆在姑娘两只洁白的粉足上,固定好后将绳子的后端向两 侧翻过横梁,一拉,姑娘那两条大腿便高高抬起,随即向两侧劈开。 随着双腿的分开,淼儿望见了面前这两个昏死的女人,她知道这两个人是无 辜的,只是被抓时恰好在自己身边。淼儿没有作声,似乎是出于愧疚的任由打手 将她屈辱的捆绑起来,此刻原本看上去矜持的姑娘成了一个仰躺着大劈叉的不雅 姿势,肥美的的阴户以一副任人品尝的姿态朝天大张着,为了用刑方便原本浓密 的阴毛被早早剃去,姑娘家羞于见人的秘密花园此时毫无遮拦纤华毕现。 淼儿自知挣扎也没用,进了这帝国大牢就不可能活着出去,何况自己这一年 靠着美色在帝国后方刺探情报,虽年仅19但也早早破身,现在的处境凶多吉少, 还不如心一横弄个玉石俱焚,也好留个宁死不屈的美名。想到这蕊儿心里不自觉 的紧张起来,略微睁开双眼瞥见了这两个女人悲惨的下场,她甚至开始期盼着即 将到来的酷刑,是用锋利的尖刀将女阴整个剜掉,还是用烧红的铁块烙烫自己大 张的阴道口……蕊儿幻想着这些恐怖的酷刑,不知不觉阴道内竟也湿润了起来。 刘刀手淫笑着打量着眼前这个赤裸的姑娘,却不对那毫无防备的嫩穴用刑, 转而扑向了姑娘那一对洁白的双乳,淼儿的乳房浑圆而坚挺,反捆着双手让玉乳 格外突出,显得极为诱人。 淼儿自以为阴部户会首当其冲,聚精会神地等待着,这来自胸部的温柔触感 先是让姑娘一惊,突如其来的揉捏让乳肉都随之颤抖了一下,刘刀手先是轻柔地 抚摸、揉搓那双极富弹性的双乳,紧接着双手用力向前一挤,姑娘那小巧粉红的 乳头连同淡红色的乳晕顿时向外突出,刘刀手见势一口将姑娘的一只乳尖含入口 中,用灵活的舌头搅弄姑娘的乳头。 舌头接触乳尖的一瞬间,淼儿就将头猛地向后仰去,接着便是灵活地绕着乳 尖不断搅动,才两圈,姑娘的呼吸就急促了起来,不一会刘刀手就明显地感受到 含在口中的乳尖上逐渐升起一颗挺立的肉疙瘩。 刘刀手便开始悉心料理起姑娘这颗挺起的“肉疙瘩”,又是用舌尖钻舔乳孔, 又是用牙齿轻轻撕咬。 淼儿脸颊上飞起两朵红云,乳尖上微弱的刺痛感让她不自觉地轻声呻吟了起 来,连续的吮吸揉捏让这种尖锐的刺激逐渐变得舒展,姑娘的全身都变得软软的, 淼儿感觉自己仿佛躺在甜甜的棉花上一般,似乎忘记了正身处恐怖的刑室内。 刘刀手乘机将手伸向另一侧的乳房,在姑娘的乳尖上玩弄了一会后逐渐向下, 来到了姑娘洁白的玉腿根部。由于双腿被拉开捆绑到了极限,淼儿的私处完全展 露开来,姑娘丰满白嫩的大阴唇自然地向两侧分开,中间粉红的小阴唇合成了一 条线,刘刀手伸手一碰,姑娘那两片柔嫩的唇瓣便向两侧绽开,像是一朵盛开的 兰花,而沿着这朵盛开的花瓣溯源而上,一颗鲜红的小肉芽在层层包裹中探出了 头,如花蕊一样娇艳欲滴,那是淼儿小小的阴蒂头。 刘刀手似乎是找准了目标,只见他手指熟练地分开姑娘已然张开的阴唇,向 后侧边推开,小阴唇内褶皱着的嫩肉便展露开来,刘刀手伸出舌头舔舐姑娘两瓣 小阴唇的内侧,一边舔一边用指尖点触姑娘娇嫩的阴蒂,待其阴蒂微微顶起些许, 再用大拇指和食指精准地掐住,按压、揉搓、挤捏,弄了好一会。“嗯”淼儿的 呻吟声逐渐明显,看来是掐住了她身为女性的命脉,极为受用。这声啼叫后不久, 刘刀手就敏锐的观察到,姑娘原本因为紧张而干涩的阴道口,此刻都渗出一股清 澈的淫液,他便又伸出手指浅浅插入姑娘淌水的密穴,在密穴内侧娇嫩的肉壁上 不停地搅动,发出潺潺的水声。 这直接让淼儿的呻吟声变成了放荡的浪叫,她感到一股无法形容的空虚感从 私处侵袭而来,不由的心跳加速、双颊赤红,呼吸也是越来越短促,这即使是跟 帝国军官性交无数的她也从未体会过的。淼儿又惊又疑地探头向下望去,却只见 得刘刀手手口并用地在自己私处忙忙碌碌,羞得又将头躺了回去。 “你……你是在做什么呀!”明明是个荡妇,此刻却像个处女一样发问。淼 儿无法理解自己下身的异变,十九岁的她为了套取情报不惜被无数的男人粗暴地 上过,那种感觉并不好受,她也一直认为这就是性交的全部,如今被捕,她只想 让自己和这副被脏过的身体一起毁掉,而这股莫名其妙的快感却在疯狂地扰乱她 的心神。 刘刀手淫笑道“哈哈哈,没想到还真如传言中所说,安插在帝国后最强女间 谍,实际上是个史上最年轻的荡妇!这还只是个前戏而已,尝尝这个吧。”说罢 刘刀手停止了抠弄和舔舐,只是用沾满淫水的手轻轻地捻起姑娘阴唇间一颗肉肉 的东西。 “噢!”淼儿惊声一啼,就这一个不起眼的小动作让姑娘整个臀部都不自觉 的向上弹了一下。原来他捻中的是姑娘勃起的阴蒂,娇嫩的花蕊已经从小阴唇中 探出了头,被刘刀手信手拈来。在淼儿看不见的地方,一场欢愉的酷刑即将上演。 刘刀手一改之前轻柔的抚摸,开始掐、挤、拧姑娘通红的阴蒂,下手也越来 越重,每次按压都惹得姑娘洁白的臀肉一翘一翘的,若隐若现的阴道口也跟着一 张一合,吞吐着粘水。“啊……好疼!”再看淼儿已是梨花带雨,她感到自己下 身像是被有规律地电击一样,痛苦的悸动中竟传来别样的舒畅感,将原本的空虚 填上了些许。 刘刀手淫笑着用手指拎起鲜红的阴蒂,将她柔嫩的下端暴露出来,另一只手 紧随其后,在姑娘尿道口的位置,朝着阴蒂向上一弹。 “啊!!!”这恐怖的一弹指,让姑娘被绑紧的双腿猛然紧绷了一瞬,整个 刑架似乎有些晃动。随着淼儿一声兴奋的浪叫,刹那间姑娘将头向后仰去,香汗 混着眼泪扬到了半空中,她感到下身一紧,一股热流涌来,亮晶晶的粘液从姑娘 的阴道口缓缓流出,沿着洁白的臀肉一滴滴流到了地上。 刘刀手深深地将食指插入姑娘阴道中,旋转一周后拔出来,已然是沾满淫液, 他淫笑着把这黏糊糊的手指伸向姑娘的脸旁,“怎么样,淼儿姑娘,坐着小火箭 上天堂了吧?” 淼儿羞愧地偏过了头,她感觉下身就那短暂瞬间的极乐过后又是一阵高过一 阵的空虚,这种若有所失的寂寥感更是胜过刚才百倍。刘刀手见她这样的反应笑 着收回了手,姑娘用眼角的余光瞥向他,似乎是期待的眼神。经验丰富的他当然 知道,在这样的强制高潮下女人往往会欲求不满,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于是刘 的手法又转而柔和,一边用食指轻轻地爱抚姑娘突突跳动的阴蒂,一边用最细的 小指头绕着粉嫩的阴道口不停旋转,时而在姑娘淌着淫液的阴道口处驻足钻探, 却不继续深入。这样的浅尝则指肯定是无法满足淼儿无止尽的空虚,她心里止不 住地渴求着,渴求被填满,哪怕是这细小的手指也可以。正当姑娘一步一步陷入 了快感的真空期时,刘刀手突然收手。 “呜呜呜……我要……快给我……快来操我啊!!!”淼儿在极度的空虚中 发了春,神智都已经迷离起来,她现在为了被填满几乎是什么要求都会答应。 “说出来吧,关于你知道的所有事情,说出来就给你。”时机已经差不多成 熟,刘刀手果断地问到。 淼儿抿了下嘴唇,回味着方才的滋味,刚准备开口却见得眼前那两个无辜的 女人,她轻叹了一声,缓了缓说到,“他们两个是清白的,放了她们吧,其余的 事情……我会说的。” “好,”刘刀手回头一招,“把她们两个放下来,送去军医疗伤!”很快所 有打手都行动了起来,两三下就将她们从铁架子上解下来抬了出去,不一会刑室 内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见到她们二人被救出,淼儿在刑床上如释重负地瘫软了下来,然后她又满怀 期待地看着刘,看着他慢慢解开裤带。 “淼儿姑娘既然配合,那你需要什么,我刘某自然是有求必应。”刘刀手松 开裤带,拉链一拉,一根威猛的肉棒勃然而出蓄势待发。淼儿略带惊讶地看着这 男人的阳具,虽然并不算她见过最为粗壮的,但这些许上翘的半弯钩形状还是让 姑娘咽了咽口水,刘刀手上前一步,褐红色的龟头像一把利刃的尖端,精准地顶 住姑娘淫乱的阴户。刘刀手猛地一挺。 “嗷……” 随着姑娘的春叫和“滋溜”一声,刘刀手整只阴茎没入了姑娘温暖湿滑的阴 道。淼儿的身子猛然向下收紧,虽然之前的玩弄已经使得她淫水横流,但这样粗 暴的插入还是让姑娘感到一阵刺痛。刘刀手用双手分别紧握住淼儿被迫岔开的大 腿,缓慢地将阴茎退出,刚退一半又猛地一头扎进去,在姑娘水灵的阴道里晃了 晃,确认是顶到了子宫口进无可进,刘刀手便找准了目标,一遍遍地反复向姑娘 体内冲击,每一次都将龟头狠狠地撞向姑娘柔嫩的子宫口。 “咕叽、咕叽”不断地从下身传来,那是刘刀手用刑架便利地享用着姑娘的 私处的声音,抽插随着水声的出现越来越顺畅,淼儿只觉一阵阵酥酥麻麻的饱胀 感,阴道深处传来有节奏的充实使得她不由自主地“嗯、嗯、啊、啊”爽叫出来, 每一次抽插这独特形状的阴茎都会精准地刮蹭到姑娘敏感的G点,即使是插入到了 最深处淼儿仍能感受到这阳具的存在,就好像是古代的攻城巨锤,一遍一遍地叩 击她紧闭的城门。 不知过了多久,城破了,姑娘全身似乎痛苦地试图反弓起来,由于被紧紧捆 绑着,她只能将头拼命地后仰,布满汗珠的乳房都被高高地顶起在空中摇晃。 刘看到姑娘大腿内侧的肌肉已经接近抽搐,索性将其双腿解下。淼儿被极限 拉伸的洁白大腿终于得到了解放,她贴心地圈起双腿搂住刘刀手的后腰,辅助着 他一遍遍地将炽热的肉棒送入自己的穴中。随着双腿的慢慢合拢,原本大开的阴 唇包裹了上来,肉瓣轻柔地吻住了刘扑腾的阴茎,刘刀手明显感觉到内壁和外阴 都在性奋地蠕动,那是姑娘借着高潮的余韵,顺势扭动着自己的下身,就像万花 筒一般,每次插入都让刘享用到了不同的滋味风情万种。 刘刀手颇为惊讶,他一生体验过无数女人也未见有如此顺服,正心生感概之 际,一股热流从下体激出,他顺势用力一拱,浑身哆嗦了几下,不一会的功夫一 根沾满爱液软绵绵的肉棒就从姑娘下身退了出来。 混杂着淫水和精液的白浆从姑娘张合的阴道口一汩汩渗出,啪嗒啪嗒地滴到 地上。 “淼儿姑娘,这下总该说了吧,另外一个活跃在此的间谍,Ta是谁?”刘刀 手不忘正事,暂定了一下气息便开始问到,语气近乎温柔。 淼儿喘着娇气,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轻声在刘耳边细语道,“……春蕊…… 我们的碰头地点在……” …… 深冬时节的帝国牢房依旧火热,角落里的炭火炉子烧的正旺,里面插着的钢 筋烙铁已经好多天没用过,被火烧得通红。自从那天之后冯淼儿在狱中的待遇迎 来了掉头式的大转变,除了不能自由进出以外,已然是比普通的狱卒高人一等, 毕竟刘长官有令,所有人都得将淼儿姑娘好好侍奉着,于是她借此机会让狱卒们 满足了自己不少的需求,同时也断断续续地给帝国提供了不少有用的情报。 “嗯……啊……” 刘刀手今天还没进牢门,老远就听到了女人媚叫的呻吟和男人们奋战的声音。 今天可更是夸张,五个狱卒同时围着淼儿侍奉,她手里持着一根粗壮的男人根茎 往小嘴里送,一边轻柔地双手婆娑着,一边灵巧地吮吸,另外三个下身早已软化 的狱卒,其中两个人手一只乳房不断揉捏,另外一个也没闲着正舔舐姑娘的耳垂。 淼儿忙碌而又满足,脸上片片潮红,而姑娘真正的快乐源泉来自于私处,最小的 那个狱卒正跪在地上,抬头狂舔着姑娘的阴户,他分开阴唇专舔里面粉嫩的阴肉, 似乎就属他最有经验,姑娘的下阴被疯狂地挑着花心、逗着花蕊。 淼儿开心极了,一抖一抖地泄出汩汩淫水,也悉数被小狱卒的嘴全部笑纳。 原来刘刀手早就下令除了他以外别的狱卒不得入淼儿下身,加上给姑娘的饭 食中下了猛计量的春药,使得淼儿始终处于欲求不满的状态,搞得这些狱卒简直 就是姑娘的面首一样,极致的性欲使得她下身的阴唇已经好几天没合拢过了。 “刘大人!”见他入门,淼儿欣喜的上前迎接,“您可终于回来啦,淼儿想 死你……啊~” 刘刀手快步走上前搂住姑娘的腰,另一只手抬起她的左腿,顺势将姑娘推倒 在齐腰高的刑床上双腿岔开,刘刀手麻利地脱开裤子一顶,乌黑的肉棒一下子就 顺进了姑娘湿哒哒的阴户,伴随着“嗯……嗯……”的呻吟声毫无阻碍地抽插了 起来。 “你这个贱妇!”一个女人娇柔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你居然背叛了我们!” 话音未落只见两名打手将姑娘推进牢房,姑娘除了身上挂着的几片残缺的破 布几乎一丝不挂,一对布满鞭痕的乳房痛苦地摇晃着,只可惜不及淼儿丰满,与 两名高大的打手相比更显得娇小可怜,她就是间谍春蕊,正是靠着淼儿的情报才 将其捕获。 “嗯啊……春蕊啊……这么快……就来跟姐姐玩啦……”淼儿闭着眼,一边 淫叫一边应着,她的回应声也是随着刘刀手的抽插有节奏地浪动。 刘刀手依旧下身抽插不止,只是向一众打手抬手示意。 “啊!别碰我……”春蕊惊叫起来。 打手们立即行动起来,将春蕊的双手双腿抬起,剥离那仅剩的衣物后露出了 伤痕累累的身体,春蕊被半推半挤地摁上了刑架,这个特殊的刑架形似一张躺椅, 略微后仰,春蕊被押上去后,打手们便迅速地将她的双手抬起高高地反捆在刑椅 后,用三条厚实的皮带牢牢捆住姑娘的小蛮腰。 “啊!不要!”当洁白的双腿也同时向两侧分开,春蕊尖叫着挣扎起来,可 在五六个大汉的控制下毫无意义,很快姑娘的双腿就被固定在两侧延长出来的扶 手上。 “呜呜……”随着娇嫩的阴户敞露开,一行处女清泪从春蕊的脸颊边滑落, 女儿家珍贵的私处就这样暴露在一群男人面前。春蕊的阴户娇小而精致,显然不 及淼儿的放荡,阴唇紧紧贴合在一起,只在接近阴毛处有略微突起。 这个新式刑架比用刑淼儿时的精致许多,一名打手微调着刑椅下的旋钮,将 春蕊的下身抬了起来迎向众人,正因为淼儿正在被刘刀手一人享用,其他打手早 已迫不及待,那名矮小的打手借着身材优势挤上前,一口将姑娘小巧的阴户包在 嘴里,伸出舌头舔舐她酸甜可口的阴道口。 “呜……禽兽!”春蕊只觉下身阵阵酥痒,羞愧地骂到。 小打手得意地笑了笑,舌头一转,试探了一下,确认了处女膜的存在后向刘 示意了一下。 刘刀手从淼儿私处抽出身,赶走了乌泱乌泱的一群跃跃欲试的打手,来到春 蕊跟前抚摸着她柔软的阴户,轻声说到,“还请姑娘把知道的情报说出来吧,就 像你前辈那样,我的手下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你做梦!”春蕊震声反对到,她知道自己说出这样的话后已绝无退路,反 倒是输了一口气,平静地等待着受刑。 刘刀手熟练地拨开春蕊薄薄的阴唇,只见里面处女膜完好无损,淫笑着对姑 娘说,“那可就别怪我先给春蕊姑娘开个苞吧。” “不要!”春蕊开始徒劳地挣扎起来。 虽然嘴上这么说,强行插入这么干涩的阴道也是一件苦差事,刘刀手沿着姑 娘的阴唇向上搜寻着目标,手指压着粉色的阴唇,只稍微一顶,就逼得一颗红色 的小肉芽露了出来,刘刀手以为这就是姑娘勃起的阴蒂,淫笑着上手一捏。 “嗷……禽兽你在捏哪啊!” 刚一上手刘就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姑娘阴蒂还软软滑滑的,不见得有半点 发硬,只能说明这是她阴蒂的正常大小! “没想到姑娘竟有如此奇特的性器,”刘不禁感叹了出来,随即看向姑娘淫 笑着说,“那就先不对姑娘用极刑了,我刘某先给姑娘准备点开胃小菜。”说完 便转身离开去拿特殊的刑具。 听到这话,见刘起身离开,一群打手又趁此机会围了过来,淼儿也光着身子 爬过来凑热闹。只见打手们开始竞相揉捏着春蕊阴蒂露出的部分,春蕊低头一看, 自己的私处满是三四只大手不停地忙活,阴蒂的刺激感和羞愧感让她红透了脸, 这颗小肉芽也不自觉地硬了起来。 “这就是蕊蕊的小豆豆啊,”淼儿挤着凑上了前排,只见那颗通红的豆豆在 数只大手间被来回拨弄,“哪是这样弄的啊!我来!”她伸手赶走了那些不专业 的打手,双手齐下,其中纤细的右手衔住了春蕊逐渐发硬的阴蒂头。 “叛徒!别弄我……啊!” 同为女人的淼儿自然更为了解女性器官的秘密,只见她左手捏住春蕊薄薄的 阴唇和包皮,右手一提。“啊啊啊啊!!!”春蕊尖声惨叫,原本被层层粉嫩褶 皱所保护的阴蒂,就这样被拔苗助长式地拔了出来,疼痛感和刺激感一瞬间冲上 了心头。 淼儿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作品,“哈哈,蕊蕊的小豆豆可真大啊,很有成为扶 她的潜质哦。”春蕊红红的阴蒂像一根超小号的火腿一样耸立着。 “……区区一只母猪也敢……啊!”春蕊羞辱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可 还没来得及缓缓,打手们又接踵而至,对刚“长大”的阴蒂的玩弄又开始了。 “厉害啊,这么大……” “从没见过长这样的,让我玩玩……” “不亏是淼儿,真懂这些啊……” 打手们一边赞叹,手头的工作倒也没闲着,硕大的肉芽被玩得东倒西歪。 刘刀手拿着一盒刑具,提着一黑箱走来,“都散开吧……哟,看来是完全勃 起来了!”刘惊喜地俯下身观察着,随后看向一旁的打手们问道,“这么厉害, 是谁干的?” “我!”淼儿自豪地举手说到。 “嗯,真乖,一会我加倍疼爱你。”刘刀手温柔地抚摸着淼儿的头。 “哼,一群禽兽不如的家伙,”春蕊红着脸骂道,刘不去理会,将盒子摆到 一旁并开始整理里面的刑具,“等我们的军队打过来了,你们都得……” 都得怎样还没来得及说完,春蕊却被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刘刀手从盒子里 拿出了一根长长的钢针,一手捏住姑娘毫无保护的阴蒂,将针尖对准通红的肉芽。 “不要……”几乎本能地,春蕊的求饶脱口而出。 “说不说!”刘刀手将阴蒂捏牢不放,钢针一步步紧逼。 “我……不说!”姑娘几乎是鼓足勇气说出了这句话,随后痛苦地闭上了眼。 …… (未完待续) 贴主:Cslo于2022_02_20 3:56:28编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可爱动漫图片】玉碎瓦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