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东莞选妃】欲海花寻秦记特别篇–纪嫣然的情事 】(4-6 完)

欲海花寻秦记特别篇--纪嫣然的情事

. 【欲海花寻秦记特别篇–纪嫣然的情事】 作者:lucylaw (四) 但她也不知道,这只是一种好奇,还是一种澹澹蕴育的好感。 “对了,纪夫人,远处的那座山是什么去处?” 董匡指着远处的一座黑色的山丘问到。 “那叫暗苍山,因为山上长满了深色叶子的植物而得名,山上奇花异草甚多,还有潺潺山泉,是个美丽的所在。” “哦,没想到这北疆竟然有如此的去处,真是另人惊喜。” “倘若董爷有兴致,哪天差人引你前去游玩一番。” “如此甚好,哪天夫人有兴致的时候,我们便前去游玩一番。” 其实纪嫣然本来的意思是让人陪董匡去,而董匡言下之意,似乎只是想邀请自己前去,也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只是若无其事地说着其他事情。 接下来的几天,都是纪嫣然伴随董匡搭理马场的事情,而董匡总是有意无意地制造着各种和纪嫣然独处的机会,纪嫣然也在这段时间里,意识到董匡真的是一个迷人的男人,他时而粗犷,充满了男人的异性魅力。 时而又很细腻,纪嫣然不常对外面表露的内心世界,似乎总能被他看透。 一股澹澹的情愫冲澹了她对项少龙的怀念,她内心,希望这样的时间,尽量长一点。 自从项少龙受伤以来,她已经很久没有男女之情了,但董匡的出现后,似乎让她回到了那个春心萌动的年纪。 就像在赵国的时候,用心去期待,用心去感受着。 但似乎好的时间总是会很紧张,一天晚上晚饭后,仆人传来书信说,项少龙将在后天返回。 本来项少龙的回归应该是很高兴的事情,但纪嫣然心里似乎有些失落,她甚至希望项少龙再晚几天回来。 拿着书信,纪嫣然坐在凉椅上,怅然若失地发着呆,闹钟尽是这段时间和董匡在一起的情绪。 这时,薇儿悄声走到纪嫣然,突然跪了下去。 纪嫣然吃了一惊,还以为薇儿遇到麻烦了,连声追问,却听见薇儿小声地说道:“薇儿当日流落奴婢市场,多蒙小姐慷慨搭救。自从被小姐带入项府以来,小姐对薇儿表面说是主仆,其实薇儿知道,小姐其实一直把薇儿当妹妹看。薇儿原本打算终生不嫁,伺候小姐一辈子,但董爷的出现,让薇儿深深爱上了他。薇儿虽然多次压抑自己,但终究抵挡不了董爷的吸引力。薇儿只求小姐能够答应,让薇儿跟董爷走,薇儿就算来时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小姐的恩情。” 薇儿一边说着,一边声泪俱下。 伏在地上,止不住地抽泣着。 纪嫣然叹了一口气,哀婉地说了句:“痴儿…” 走过去,扶起了薇儿,用手绢替薇儿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说道:“可怜的孩子,我明白,我明白,我答应你了。” 薇儿听了纪嫣然的话,立即欣喜若狂,又跪了下去,向纪嫣然连连磕头道谢。 纪嫣然笑了笑,打开梳妆盒,拿出了一个黄金的镯子,一边拉起薇儿的手腕,一边替她带上,一边说道:“薇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如果你真有情,董爷也有意,等老爷回来,我就让他初面,替你说项,让董爷纳你做填房。” 薇儿一听,竟然高兴呆了,好一会儿才说道:“薇儿不敢奢求,只求小姐能够答应让薇儿做董爷的丫鬟,薇儿就于愿足矣。” 纪嫣然笑道:“你说了,我一直拿你当妹妹,既然是妹妹,当然不能委屈。况且,这些年你在我的培养下,无论是才具相貌,还是为人处世,别说填房了,当董爷的夫人也是没问题的。” “谢谢小姐,” 薇儿发自肺腑地说道。 “不用谢我,也不怪你,董爷本就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人。” 纪嫣然微微叹气到。 是夜,纪嫣然留这薇儿在房间里,与她同榻而眠。 主仆二人在一起的时候不多了,因此似乎有说不完的话一般。 两人聊了很多,从见面时的往事,到两人的共同经历,当然聊得最多的话题,还是董匡。 突然,纪嫣然说道:“薇儿,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已经跟董爷……嗯?” 纪嫣然的言外之意显而易见,薇儿虽然声音害羞,还是小声地“嗯!”了一声。 “其实你瞒不过我的,那天董爷替你解围后,你看他的眼神就完全不一样了。在那之前,你看他的眼神中,可能是仰慕,崇拜。而在那之后,你看他的眼神就是充满了一阵浓浓的爱慕。第二天,我见你大早上的找不到人,而白天见到你的时候,走路有些不自然,就猜到了,你小丫头是不是吧身子给董爷了。” 薇儿被纪嫣然说得害羞,不敢答话。 纪嫣然却笑了笑,小声问道:“告诉我,感觉怎么样?” 薇儿身子微微一颤,顿了好一会儿,才不好意思地说道:“每次薇儿都被弄得像要死了一般” 纪嫣然听了,哈哈一笑,在薇儿身上一拧,调笑到:“真是个春心荡漾的小丫头” 而这时,薇儿将嘴凑到纪嫣然的耳边,突然说道:“小姐,你要不要试试,好舒服的。” 纪嫣然勉强一笑,又是在薇儿身上一拧说道:“没羞没臊。” 但脑中,却不断幻想着在床上缠绵的两人。 忙碌了一天,纪嫣然很快就入睡了,直到半夜,纪嫣然突然觉得有些异动,便睁开了眼睛。 她六识本就敏锐,只是一听,便知道是薇儿偷偷从床上爬了起来,披上一件衣服,小心翼翼地出门了。 纪嫣然心中一笑,知道春心难忍的薇儿又是去找董匡了。 翻了个身想继续睡觉,但却怎么也难以闭上眼睛。 这段时间,她白天整日整日跟董匡在一起,似乎有了很久没有的快乐。 当今晚薇儿告诉她想跟了董匡的时候,自己心里竟然是微微一酸。 后天,项少龙就要回来了,她心中竟然是十分不愿。 叹了一口气,纪嫣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一种久违的失落,尽然袭上心头,她紧了紧环在胸前的双手,从床上下来,穿上了鞋子,批了件衣服,同样偷偷从房间溜出来了。 此时已经是三更天了,空中的月亮十分皎洁,照得整个项府都亮晃晃的。 纪嫣然轻声轻脚地穿过了回廊,来到了董匡的房间门前,找了个最僻静的地方,顺着窗户往里面望去。 果然,她看到了意料之中,又让她心血翻涌的场面。 此时薇儿正浑身赤裸地躺在董匡的身下婉转娇啼,承受着男人不断的冲击。 从纪嫣然的角度看过去,并不能看清黑暗中的薇儿的面孔,但从她不断四处挥舞的手脚,可以看出此时薇儿正在情欲的巅峰。 月光照在董匡的背脊上,让他的结实的肌肉在月光下泛着金属般的光泽。 男人的冲击疯狂而有节奏,就像是马中的王者栗王一样,每一下冲击都充满了力量,在他的不断的冲击下,薇儿不断发出娇媚的呻吟,一边死死用双脚缠着男人的腰肢,一边不断扭动着臀部迎合着男人的动作。 而就在这时,男人突然抬起头,望向纪嫣然的方向,纪嫣然一下浑身如同被雷击中一般,浑身一颤。 差点摔倒在地上。 但此时薇儿还浑然不知,唔自疯狂地呻吟着。 欲火,一下子被点燃,纪嫣然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火热从小腹处窜起,压抑太久的情欲枷锁,似乎一下子被这个充满了魔性的眼神杂碎。 迷迷糊糊地,纪嫣然轻轻推开了董匡的门,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当纪嫣然推开房门的时候,两人意识到,有人进来了,本来想停止,但又并且迅速地意识到,进来的是纪嫣然。 于是他们都没有停下来,他们都知道,此时纪嫣然进来,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她心中的情欲也被勾起了。 于是董匡干脆抱着薇儿一个翻身,让薇儿骑在自己身上,然后又在薇儿的娇臀上一拍。 薇儿立即会意,乖巧地转过身去,背对着纪嫣然,让纪嫣然不必有和她四目相对的尴尬,却又故意将两人的性器连接处对着纪嫣然,从纪嫣然这个地方,正好可以看见男人硕大而坚硬的阳具,在薇儿的体内不断进进出出,上面沾满了少女的体液,在月光下泛出点点晶莹的光芒。 纪嫣然看着男人和薇儿的动作,只觉得脸上着火一般,心也是要跳出来一般。 此时董匡正压面朝上,用深邃的眼光,赤裸裸地盯着她,没有任何的情绪,却射出两道支持她内心的光芒般。 纪嫣然看着男人棱角分明的脸颊,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欲,走到床边,底下身子,从倒着的方向,吻上了男人嘴唇。 男人的唇很火热,让纪嫣然心中的欲火似乎得到了一些宣泄,对董匡的迷恋,对项少龙的背叛,多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竟然让纪嫣然发出嘤咛地一声娇喘。 男人一手扶着薇儿纤细的腰肢,不断摩挲着薇儿优美的背部曲线。 另外一只手却抚上纪嫣然娇嫩的脸颊,轻轻在额上一按,引导着纪嫣然张开了樱樱檀口,将一条不老实的舌头伸了进去,和纪嫣然的敏感的舌头交织在一起,不断纠缠着。 久违的热吻,炙热而疯狂,纪嫣然伸出双手,温柔地捧着男人的脸。 晶莹的唾液抑制不住地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一部分流入了董匡的嘴里,另外一部分则流淌到了男人的脸上。 突然,薇儿发出一阵强烈的呻吟,动作速度变得前所未有的疯狂,不断扭动着腰肢,让男人抽插的速度变得更快。 纪嫣然看着逐渐进入高潮的薇儿,只觉得一阵目眩,尽然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抚摸上了男人结实的胸袭,用双手感受着男人的坚硬。 这时,薇儿从前面伸过来一只手,她需要男人替她保持平衡,但董匡并没有跟她十指相扣,而是拉过纪嫣然的手,往薇儿那拽了拽。 纪嫣然知道董匡要干嘛,心中的羞涩让她无法将手伸出分寸,但男人的手就像铁箍一样,让她不得不将手伸了出去,将五指,跟薇儿的手紧紧扣在一起。 薇儿感受到了这是纪嫣然的手,微微一迟疑,却立即明白了董匡的意思,心中暗自一笑,五指紧紧扣着纪嫣然的手,重新疯狂地扭动着身体。 这对主仆,不知道多少次签手,但这样的场景下,却是第一次。 纪嫣然的手心,紧张得冒出了汗珠,跟同样冒汗的薇儿的掌心紧贴着,但这时,纪嫣然更是发现,目前的位置,正好是将自己的娇乳,最近距离地暴露在了男人的前面。 董匡没有错过这个好机会,立即张开大嘴,在纪嫣然丰满的胸部上咬了一口。 虽然此时纪嫣然尚穿着,但夏天的睡衣实在是过于单薄,拿一下火辣辣的刺痛,立即清晰地窜进了纪嫣然的心里。 纪嫣然并没有觉得难受,反而觉得身上的刺激又多了一分,于是任由男人隔着衣物不断地吮咬着自己的娇乳,小嘴却主动地溜上男人的乳首,伸出舌尖,在上面不断旋绕轻舔着。 男人火热的鼻息,不断透过胸前微微张开的衣襟,直接喷射在纪嫣然敏感的胸肌上,而在不断的舔吸下,男人的唾液已经浸湿了单薄的睡衣,湿润了纪嫣然胸前那两颗早已经挺立的蓓蕾。 强烈的刺激,让纪嫣然几乎是失去了平衡的力气,整个人几乎是趴在了董匡身上,仅剩下微弱的力气,勉强让自己不至于摔倒。 而此时,董匡的一只手,已经悄悄溜到纪嫣然背后的衣襟打结处,想要解开阻碍在纪嫣然胸前的衣物的带子。 就在这时,薇儿突然发出一阵尖叫般的呻吟,嘴里也不断依依呀呀地交换着。 “爷……爷……薇儿美……美死了,要……要飞了……” 而董匡似乎也进入了巅峰,放弃了解开纪嫣然衣服的想法,重重地抓住了纪嫣然的一只乳房,用力揉搓着起来。 火热的大手,就像是钳子一般停留在纪嫣然的胸前,纪嫣然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娇吟,闭上了眼睛,感受着男人的激情。 薇儿的动作,在极度疯狂的顶峰,突然停留了下来。 而董匡紧抓纪嫣然玉乳的手,也前所未有的紧,纪嫣然知道,此时男人正将火热的阳精注入薇儿的身体内,于是也加快了舌头碾磨男人乳首的速度。 紧扣着薇儿的手,不断感受着薇儿此时的快感,似乎那中让人飞升的快感,也能通过薇儿的手心,传递到自己心中一般,纪嫣然只觉得双腿一软,侧身倒在了男人一旁的枕上,一股热流,立即从双腿间涌了出来,顺着大腿内侧,一直流到了脚踝。 颤抖的欲望到达顶点的时候,纪嫣然突然闹中感受到一种被冰块砸中似的清醒,短暂的头晕目眩后,立即从董匡的床上爬了起来,用力挣脱了董匡的手,一溜烟地跑回房中,锁上了房门。 一进门的纪嫣然,立即瘫软地靠着门板坐在了地上,强烈的背叛带来的耻辱感,让她的心不断扭曲着。 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其实并不是因为责备董匡,而是怪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但更怪项少龙就要回来了,自己不能和董匡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 纪嫣然委屈地并着双腿,将头埋在膝盖间,好一会儿才抬起了头。 却看见自己胸前的衣襟在干在的折腾中,竟然被董匡的吮吸弄开了一点半,上面布满了男人的吻痕和吮咬带来的深深的齿痕。 恐怕刚才稍再努力一下啊,胸前的娇嫩的蓓蕾就要失守了。 回忆起刚才的场景,纪嫣然只觉得迷迷糊糊,彷佛在梦境中一般。 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也顾不上整理好衣物,就这样爬回床上,倒在上面睡着了。 第二天一上午,纪嫣然都没出门,将一个人关在房门内,任薇儿怎么敲门也不开门。 临近中午时分,突然,纪嫣然门前传来了一阵缓慢但强劲的敲门声。 纪嫣然从敲门的力道和节奏中,就能判断出是谁,她并没有回音,但男人似乎也没有放弃。 敲了很久,纪嫣然才开口,幽幽说道:“先生请回去吧,恕嫣然不能见你。” “夫人,再下只是前来告别的。怕到了要走的时候太仓促,来不及感谢夫人这段时间的招待。” 董匡熟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纪嫣然叹了口气说道:“董爷不必多礼,这是嫣然分内之事。嫣然现在心很乱,请董爷回去吧。” “夫人不远见我,董匡自当告退。只是有一事须夫人知晓,追云的配种已经成功,此时夫人的爱马已经怀孕,请夫人细心照料。” 追云怀孕的消息,立即将纪嫣然的思绪,拉回到了前几天。 她跟董匡的情愫,就是在那一时间开始积淀的,这几天,她刻意让自己忘记自己是项少龙妻子的身份,只是将自己的青春活力展现在董匡面前。 虽然一次次的悬崖勒马,但这种道德边缘的激情,又如同蜜糖一样甘之如饴。 终于,纪嫣然打开了房门,此时一夜困顿的她,神情有些倦怠,但却精心梳理了一番,身上穿着的是她最喜欢的鹅黄色的外衫,头发也精心梳理成一捆,整齐地垂在了身后。 让她看上去是说不尽的端庄而充满风韵。 纪嫣然让董匡进了房间,却并没有招呼他,只是独自站在窗边,将背影留给了董匡。 “什么时候走?” “只待明日项庄主回来,道别之后就即行南下。” “薇儿呢?” “我打算带她走。” “不能只是让她当丫头。” “夫人放心,我回去之后,就摆酒设宴,明媒正娶纳薇儿为妾。” “嗯,今后不可负了她,不然我定不会饶你。” 这话从纪嫣然的嘴里说出来,却似乎有一次难以察觉的怨念。 这种怨念很微弱,就像山间的潺潺流水。 但董匡却能感受到,顿了顿说道:“夫人,有一事须你知悉,这一切,不是你的错,而是董匡之过。夫人国色天姿,实在是让董匡情迷意乱,不能自已。挤压在心中多年的情感,最终终于爆发起来。其实对薇儿,我更多的是怜惜,但从她那里,我能感受到一些夫人的存在,于愿足矣。” 听了男人的情话,任何一个女人都会难以抵挡,而越是纪嫣然这种高高在上的才女,越是难以抵挡。 纪嫣然只觉得眼中有些湿润,胸中也有些气紧。 她用手支撑在窗户之上,努力地保持着平衡,也是在最后努力地保持着自己内心的平衡。 但此时,董匡已经悄悄来到纪嫣然身后,将双手环过纪嫣然的腰肢,从背后贴上了纪嫣然的娇臀,双手抱在了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 勉力维持的矜持,终于在一瞬间崩塌,纪嫣然情不自禁地扭过头,疯狂地和男人激吻在了一起,而男人火热坚硬的一双大手,则开始在她那没有一丝多余脂肪的腹部摩挲起来。 “不,不要在这里…会被人看见的。” 纪嫣然努力地从董匡的怀里挣脱出来,跳到了一边。 踮起脚,悄悄在董匡耳边说道:“去牵马吧,我在后门等你,我们换一个地方。” 董匡立即回忆,在纪嫣然唇上一吻,转身离开。 ========= (五) 纪嫣然呆了一阵,才回过神来,急忙在镜中梳理了一番,这时方觉得腹中有些饥饿,随手抓起桌上的糕点吃了几口,然后急不可耐地从衣柜中拿出了一件宽带的白色斗篷披在身上,离开了房间。 此时还好正是别人用膳的时间,因此没有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纪嫣然已经知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心里怦怦直跳,却丝毫没有停留,一路疾走,从后门悄悄遛了出去。 此时董匡已经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在后门等待,纪嫣然惊奇的发现,此时董匡所骑的,竟然是栗王。 此时的栗王出奇地驯服,没有丝毫以前的暴躁。 “这是…” 纪嫣然带着惊讶的语气问道。 董匡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就是栗王。自从经历了上一次跟追云的交配,栗王一下子就变得出奇的驯服,今天骑栗王来,也是想请夫人体验一番。” 说着,就伸出一只手,邀请纪嫣然与她共骑。 纪嫣然脸上虽然微微一红,却伸出了一只手,被董匡只是稍一用力,就上了栗王,坐在了董匡的身前。 董匡的手自然地环在了纪嫣然的腰间,纪嫣然并没有拒绝,只是轻轻用双腿一夹,栗王就立时窜了出去。 纪嫣然努力拉低了头上的斗篷帽子,让过往穿梭的行人不至于看到她的脸庞。 而斗篷之下,董匡的大手已经开始用力地在纪嫣然的身上摸索了。 董匡的欲火,迅速被点燃,想要发泄的情绪,让他的气息无法平静,粗重的呼吸让与她身体紧紧相贴的纪嫣然,立时感知到。 当然感知更强烈的,还是臀上那种坚硬的突起感。 纪嫣然的内心,也迅速被董匡的动作融化,心情也开始慢慢地激荡起来。 “让马再跑快一点吧,” 纪嫣然在董匡耳边悄声说道。 于是董匡又是一夹,让栗王以灵活的身形,在镇上飞驰而过,迅速离开了城镇,载着二人,往远处跑去。 此时纪嫣然已经不需要用斗篷遮着脸庞了,却是将斗篷悄悄盖到了身前,好遮挡住董匡上下来回的大手。 一边摸索,一边吻上了纪嫣然早已火热的红唇。 终于,董匡的大手探进了纪嫣然的衣襟,攀上了渴望已久的纪嫣然丰满的双乳。 纪嫣然的双乳,本就十分的丰满,而此时在情欲的刺激下,则更加膨胀,董匡只觉得着手出说不出的软腻,手感出奇的好。 而第一次真正被董匡直接摸上双乳的纪嫣然,喉头发出动情的呻吟,扭动着身子,配合着董匡的动作。 董匡伸出一只手指,轻轻地挑拨着纪嫣然胸前突起的蓓蕾,而这让纪嫣然的快感更加地强烈。 轻揉慢捻,纪嫣然在董匡熟练的手法下,浑身颤抖起来,这种几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跟男人偷情的刺激,尽让让她迅速到了一个高潮。 栗王驮着两人,迅速地跑进了那座看上去黑暗的暗苍山。 暗苍山上果然是奇珍异草丛生,但此时两人根本无暇估计,两人将栗王拴在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翻身下马。 在下马的时候,纪嫣然身上的斗篷滑落,一下子将敞开的衣襟和几乎已经完全露出空气中的玉乳一下暴露在了董匡的面前。 雪白的乳房,浑圆坚挺,一颗被遮挡了一半的蓓蕾倔强地挺立着,若隐若现。 纪嫣然白了一眼直勾勾看着她胸前美景的男人,就要去整理衣服,却被男人一把揽入怀中亲吻起来。 将尝试收拾衣物的纪嫣然的手,从她的胸前拿开。 纪嫣然见状,也放弃了收拾的想法,拉着董匡,往密林深处走去。 两人几乎是小跑一般在树林之中穿梭着,又不时停下来,拥在一起享受片刻的亲热。 终于,峰回路转除,两人来到了一口泉水处。 山泉的坠落行程了瀑布,冲击出了一个足足有几丈见方的积水潭。 董匡见到泉水,心中一喜,对纪嫣然说道:“想不到这里,竟有如此美丽的去处。” 话说到一半,就被纪嫣然主动送上来的热吻打断了。 此时此刻,再没有外界的干扰,两人的欲望终于完全释放,热吻也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两人不断用最强烈的吻刺激着对方的神经,又伸出了舌头,不断接受着对方的挑逗。 两人一边亲吻,一边用力地用双手抚摸着对方的背脊和臀部。 热吻进行了很久才停了下来,当两人的唇分开的时候,两人都因为刚才的窒息而气喘嘘嘘,只能彼此用额头抵着对方的额头来保持住平衡。 纪嫣然温柔地替董匡解开了身上紧致精悍的衣服,就像是新婚的妻子一般温柔,董匡享受着纪嫣然的动作,直到浑身上下只是被纪嫣然脱得只剩下一条短裤。 纪嫣然用眼角示意了一下,董匡立即会意,哈哈一笑,纵身跳入了清凉的泉水中,清澈冰凉的泉水,立即让他浑身说不出的受用,情不自禁地游了几下。 纪嫣然微笑着看着董匡的动作,开始慢慢解除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董匡找了一个角落里的一块水中的石头坐下,看着纪嫣然的优雅的动作。 纪嫣然脱去了身上那件鹅黄色的外衣,又将中间的小衣脱去,身上,只剩下了一件薄薄的蚕丝内衣。 这才缓缓走到泉水边,用脚适应了下泉水的温度,然后滑入了水潭。 纪嫣然下水后,董匡并没有立即扑过去,而是继续坐在水中,高傲地等待这眼前的女人自己送过去。 纪嫣然终究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慢慢地走了过去,正想轻轻拥入男人的怀抱时,突然男人支起身子站了起来,带起的水流几乎让纪嫣然差点,一把抓住男人坚硬的胳膊才勉强站稳。 而此时,男人已经如君王一般站在了她的面前,胯下硕大的阳具,早已把短裤撑起一条帐篷。 此时纪嫣然的身上的衣服已经形同虚设,薄薄的内衣被水浸湿后,紧紧地贴在了身上,只能勉强地维持着女人最后一丝圣地。 但薄弱的防守,在瞬间就被突破了,董匡抓起了纪嫣然的内衣衣领,并没有去解开身上的扣绊,而是用力一撕,粗鲁地将纪嫣然的内衣撕开,让她雪白的身体,就立即暴露在了男人的眼前。 这是董匡第一次真正看清纪嫣然的酥胸,丰满的乳房,圆润如瓷碗扣在胸前,上面挂着的晶莹的水珠,更加充满了淫靡的感觉。 粉红的乳头在澹澹的乳晕的衬托下倔强地耸立着,似乎将纪嫣然的浑身情欲都汇聚在了这一点。 董匡低下头,慢慢地把舌尖伸向了纪嫣然的乳头,轻轻舔了一下。 “啊……” 虽然只是轻轻一舔,纪嫣然却不由得浑身一颤,双手扶着董匡铁一样的双肩才能让自己不至于滑倒在水中。 朱唇轻启,银牙紧要,春情勃发的纪嫣然,用手托起双乳,送到了男人的嘴边。 董匡自然没有拒绝她的好意,一低头,含在了突起的蓓蕾上,舌头一阵快速的碾磨,让纪嫣然身子一激灵。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董匡亲吻玉乳了,但那种特别的刺激,还是让她一阵酥麻。 相比上一次的漆黑,这次董匡可以清晰地看着纪嫣然玉乳上羊脂白玉般的肌肤,甚至还可以看到玉乳间的肌肤随着激烈的心而不断跳动的样子。 董匡张大了口,把纪嫣然的乳房尽可能多的含入了嘴巴,整个脸贴在了纪嫣然的胸膛上,用自己的胡渣,不断刺激着纪嫣然的肌肤。 而纪嫣然整个人也失去了力气,斜身依靠在董匡的身上。 男人的手却不闲着,左手握住了纪嫣然的另外一直娇乳,用力揉搓着。 而右手则从身下伸了进去,用力地揉搓着纪嫣然那充满弹性的娇臀。 “啊……爷……别咬…啊………对,吸她……对…就是这样……啊…咬得她好舒服……” 不得不说董匡是个玩乳的高手,他一只手摸,揉,推,爪,一只嘴吻,吸,咬,舔,弄得纪嫣然胸前的乳房,就像一对白兔一样跳跃着。 一会儿向上推,几乎顶着了下巴,一会儿又向中间挤压,把两颗蓓蕾弄到一起摩擦。 纪嫣然这时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平时的端庄完全不见,变成了一个被情欲笼罩的女人,她不断地抱着男人的头,把自己的乳房送到男人的嘴里,手上,自己也不断用双手,抚摸着男人的脊背。 亲吻进行了很久,直到纪嫣然的玉乳上充满了董匡的唾液和牙痕,两人才分开。 男人是花丛老手,自然已经知道眼前的女人已经是春情勃发了。 于是男人重新坐入了水中,将纪嫣然揽入了怀里,一只大手,却溜到了纪嫣然的两腿间。 纪嫣然似乎知道了男人要干什么,尽然没有羞涩,而是主动地分开了双腿,让自己的私密子地羞耻地对着外面的谭水。 董匡伸出了粗长的手指,摸上了纪嫣然那娇嫩的秘洞口的两篇唇肉。 “啊!!--” 刚被摸上了秘洞,纪嫣然尽然控制不住,双手用力地握着董匡的胳膊,一股热流从下面涌了出来。 这一下简单的触摸,纪嫣然尽然高潮了。 男人怜惜地抱住了纪嫣然,让女人觉得很踏实,而在高潮的劲力还没过去的时候,董匡的手指已经抚上了纪嫣然的那颗早已经肿胀的菊豆了。 “啊……好舒服,对,就是那,就是那,轻轻点………啊……” 纪嫣然久未受过如此的刺激,只觉得整个人都要融化了,潭水让她觉得整个人都在梦幻中,只剩下下身不断的热流。 董匡慢慢分开了纪嫣然的秘洞口的两片唇肉,将中指伸了进去,慢慢地抽动了起来。 “啊……啊……” 随着每一下抽,纪嫣然就是一声娇啼,而自己的双腿却不听话地随着董匡的手不断张开,闭合,张开,闭合。 身上仅存的一点点被撕碎的布料,在女人的动作下浮出了水面。 董匡乘胜追击,又多放进去了一根手指,而自己另一只收着环到纪嫣然胸前,用力的揉搓着纪嫣然的乳房,同时再一次将舌头放入了纪嫣然的红唇中。 纪嫣然哪堪这上中下三路的刺激,只能从嘴里发出依依呀呀的娇啼。 突然,纪嫣然双腿一紧,不断用双腿推走着董匡,董匡感到,一股滚烫而浓烈的水流竟然从纪嫣然的身下流了出来,打在他的大腿上。 而此时,纪嫣然脱力一般,浑身颤抖着倒在男人的怀里,只剩下重重的鼻息。 “夫人,想不到你竟然会体会到春潮之欢。” 纪嫣然俏脸一红,只顾把黔首埋在了男人的怀中,好一会儿才回归神来,调皮地在男人的肩膀上一咬。 而这时,董匡轻轻将纪嫣然放在了一旁坐下,自己却站了起来。 不知是什么时候,董匡已经悄悄将身上的短裤褪下,一起身来,立即露出了那根早已充满青筋的大阳具。 “啊!” 纪嫣然吓得叫了一声,她曾听赵雅说,项少龙的阳具已经是百利无一,但没想到,董匡的阳具竟然比项少龙的阳具足足要长一寸。 如同一根棍子的阳具立在眼前,上面青筋密布。 如鸭蛋般大的龟头耸立在前面,小嘴还一张一张的,森森地吓人。 而下面的两颗肉丸,如果两颗鸡蛋一样挂在下面。 董匡看到纪嫣然的表情,十分满意。 “来吧,夫人”,说着便将阳具送到了纪嫣然的面前。 其实在这之前,纪嫣然从来没有如此仔细地看过男人的性器,虽然性子外向,在床第之间也是大胆。 但她却一直不肯替项少龙提供口舌之欢。 但这一次,也许是知道这是两人的最后一次在一起,也是是缘于偷情带来的强烈快感,纪嫣然只是白了董匡一眼,竟然轻启檀口,含住了巨大的龟头。 董匡从纪嫣然生涩的口技中,便知道她没有品箫经验,心中一喜,慢慢耐心教导着眼下这个发情的少妇。 “对,就是这样,把嘴慢慢张开,把他含进去,不要用牙碰到。对就是这样,含住他,就像舔舐美食一样多用舌头。啊……对,就是这样,用你的舌尖刺激马眼,纪才女真是冰心玲珑,品得我好舒服,” 纪嫣然听董匡竟然用她闻名天下的才女称号来夸她的品箫功夫,竟然觉得十分受用,听着男人的低吟,纪嫣然更加卖力了。 一点一点,让男人的阳具更加深入自己的檀口。 ========= (六)完 一开始,檀口只能勉强纳入龟头,到后来,慢慢能让一般的阳具进入嘴巴,到最后,竟然鼻尖已经可以触到男人的体毛了。 此时已经是午后,赵致见纪嫣然并没有来吃饭,便想过来一看究竟。 却并没有见到纪嫣然在,只是碰到了薇儿,告诉她纪嫣然有事出去了。 赵致此时哪里知道,此时他们那个恭谨淑德的纪嫣然,此时正趴在另外一个男人的腿间,用自己的双乳夹着男人火热的阳具不断套弄着。 阳光透过树林,温柔地照在纪嫣然赤裸的脊背上,一点点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泛出晶莹的闪光。 纪嫣然低着头,看着阳具在自己的两乳间进进出出,每次托起,都用玉乳完全包裹着董匡的阳具,而每次压下,董匡的阳具就像出鞘的利剑一般,从乳间刺出,一下一下地顶在纪嫣然的下巴。 纪嫣然的技巧越来越熟练,男人的火热,几乎将她的心都融化了。 她缓缓从水中站了起来,替男人抹去了额头上的几滴水珠,却用渴望的眼神望着男人。 董匡一看知道是时候了,就抱起了纪嫣然,把她已经软弱无力的身躯放在了旁边的一块光滑的斜面大石上,然后趴了上去。 纪嫣然俏脸通红,却默默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的动作,她知道,自己就要被董匡占有了。 他那巨大的阳具将进入自己的身体,只觉得既是紧张,又是渴望。 董匡一手扶着纪嫣然那顺从地张开的双腿,一手扶着金枪般的阳具,把龟头抵在了纪嫣然的秘洞口打着圈,一会儿磨蹭着两篇樱唇,一会儿又轻顶着如黄豆大小的蜜豆,却始终不肯越雷池一步。 纪嫣然焦急地等着男人的进入,可董匡似乎一点也不会所动。 纪嫣然饥渴低把下身往前一顶,男人却顺势推了开来。 吃了亏的纪嫣然突然猛的咬了男人的肩膀一口,眼泪竟然不自觉地留了出来。 男人先是一阵疼痛,然后又是一阵惊愕,他没想到怀中玉人居然有这样的举动。 “爷,你坏,来,你为什么不要我,” 纪嫣然流着泪呢喃到“来占有嫣然吧,用你的阳具来爱嫣然,快一点”。 董匡知道不能在挑逗了,于是将龟头抵在小艾的阴户上,彷佛就像是巨龙找到了归属的洞口一般。 慢慢挤进了半个龟头。 虽然只有一点,但这已经足以撑开了纪嫣然那早已红润的秘洞,一阵强烈的快感刺激着纪嫣然,让她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董匡并不着急推进,而是慢慢体会着这个当时的尤物,纪嫣然的阴户就像一个吸盘一样,不断吸着他的阳具深入,而每深入一点,一层层的私处壁肉,却给她很大的阻力。 没想到,结婚多年,纪嫣然的下身依然如此的紧致。 这样的紧致给董匡更多的刺激,每一次突进都快感十足。 进到一般,尽然差点有想射的感觉。 要是换了一般风流人物,恐怕这一下就要一泻如注了,唯独男人也是高手中的高手,方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才控制住泄身的感觉。 男人顿时觉得自己真的是获得万里无一的宝物了。 心里想着,身下却没有停,终于,男人将整根阳具插入了纪嫣然的小穴,两人一身长长的叹息,彷佛完成了一次巨大的尝试。 而这其中给两人的快感,是前所有为的。 纪嫣然显然还没有完全适应董匡的尺寸,在快感之余,还是有些许痛楚,男人自然体会得出,于是也不急着抽插,只是慢慢地扭动着腰肢,让纪嫣然慢慢适应。 “夫人,你的下面好紧” 董匡舒服地喘着气说道,偷情的快感,阳具的火热,再加上言语上的刺激,让纪嫣然已经失去了知觉,脸红如潮,并没有回答男人的话,但却开始慢慢扭动身子。 董匡知道是时候了,于是以及用双手换过纪嫣然的脊背,然后双腿就像青蛙一样做好了发力地姿势,低声说道:“夫人,我要开始了。” “嗯~” 纪嫣然娇滴滴的声音还没有回答完,男人就开始扭动了身子了。 “啊……” 虽然只有一下,却让纪嫣然发出一声娇媚的呻吟。 “是这样吗?” 董匡继续用言语刺激着纪嫣然。 “是~” 纪嫣然虽然娇羞,却肯定地回答。 而得到的奖励,就是的又一次抽插。 于是董匡就这样不断问着纪嫣然,而纪嫣然也不断回答,因为每一次回答,她都可以得到男人一次有力地抽插,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量也越来越大,直到两人都无法再言语。 “啊……啊……” 纪嫣然的充满春情的叫声充满了整个树林中的秘密空地,在树林间回荡这。 纪嫣然只觉得,董匡的每一下冲刺都充满了两和速度。 时而三浅一深,时而九浅一深,高超的抽插技巧让这个饥渴多时的少妇只能是一阵阵浪叫。 “啊……啊……好深啊………好深……好麻啊……从来没有这感觉” 董匡把纪嫣然的双手举了起来,按在了石头里,没有吝啬任何体力,疯狂地在纪嫣然的双腿间起伏着。 背部黝黑的肌肉,跟纪嫣然的白皙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就像是栗王跟追云配种时一样,充满了原始的野性力量。 “夫人,舒服吗” “舒服……舒服死了……爷……你好厉害……好大……啊……” 董匡满意地享受着纪嫣然的嫩穴和声音带来的双重享受,而纪嫣然只觉得这次的感觉是自己彷佛从来没体会过的。 以前项少龙和自己欢好时,虽然也是尽力,但充满了怜惜。 但董匡则不同,就像一匹野马一样,只顾自己疯狂的冲刺,一点也不怜惜自己,但这种力量,却给自己前所未有的赶快。 此时纪嫣然正趴在水边的石头上,让董匡从身后不断地用阳具在自己的体内抽插。 就像是马性交的姿势一样,纪嫣然只觉得一阵脸红,却又不想停下来。 突然,董匡伸出一只手,在纪嫣然的臀部上重重一拍,立时雪白的娇臀上出现了一个红印。 纪嫣然一下有些不习惯,身体就要往下滑去,却被男人另外一只结实的大手紧紧揽住。 而这时,纪嫣然才体会到,董匡有多懂自己,刚才这一拍,竟然给她强烈的快感,下身不由得又紧了紧。 随后,董匡又是一下,排在了自己的娇臀上。 “啊……” 叫声中充满了淫媚。 两人的动作,不断激起水花,四处飞溅着,而纪嫣然胸前高耸的乳房也不断摇晃,述说着主人此时的激情。 男人抽插了许久,突然停了下来,一翻身,把纪嫣然抱在了怀里,成了女上男下的姿势。 “来,夫人,我们来个女王的姿势”,话音未落,纪嫣然已经迫不及待地耸动着自己的身体了。 她其实有时会很喜欢这种女在上的体味,高傲的她,有时也喜欢以自己为主的感觉。 当纪嫣然变成主动,才知道刚才董匡刚才的辛苦,由于潭水带来的阻碍,每一次抽送都格外费力,饶是纪嫣然这种经常练剑的也吃不消,何况眼前男人竟然抽插了自己这么久。 纪嫣然抱住了董匡,爱惜地把自己的香吻送到了男人的嘴前,同时也把乳房紧紧贴住了男人黝黑的胸肌。 男人见美女主动送香吻,自然来者不拒,上下齐动了起来。 “爷……你……你弄得嫣然好舒服……” “夫人,那你要好好体会,我们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纪嫣然听了男人这句话,就更加卖力地扭动着身体。 嘤嘤说道:“爷……以后想嫣然的时候,你就去肏薇儿吧……你就把薇儿当嫣然肏吧……” 董匡明白纪嫣然的意思,说道:“以后每次肏薇儿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夫人的。” 纪嫣然听了这话,心中一阵激荡,竟然疯狂地开始用自己的牙,在董匡的肩膀上留下一个个属于自己的印记。 水中,一具黝黑的躯体和一具白皙的具体紧紧纠缠在了一起,透射出了极大的对比。 而此时两人的动作,也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董匡用双手托着纪嫣然的臀部,帮助着她不断起伏着。 纪嫣然此时已经将董匡的阳具完全纳入身体,每一下抽入,都顶在纪嫣然的子宫口上。 这一场交媾足足进行了大半个时辰,终于要进入尾声了。 董匡一个翻身,将纪嫣然按在了自己的身下。 一手扶起纪嫣然的一条结实的大腿,另外一只手用力地抓着纪嫣然的乳房,坚挺的乳房已经被捏得几乎变形,而男人还不时用食指拨弄这坚挺的乳头。 而纪嫣然此时甚至连娇吟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从嗓子眼上冒出了“嗯嗯……”的呻吟。 突然,董匡的呼吸变得沉重,胯下的力量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力度,周围的潭水也被男人搅动得翻覆了起来,此时此时,纪嫣然才体会到,什么叫‘翻云覆雨’。 她知道,男人就要泄身,于是鼓起最后的残存力量,用双腿紧紧夹住了男人的腰际,娇臀尽力地配合男人疯狂地扭动着。 “啊,夫人,我,我要泄身了” 董匡的声音开始嘶吼起来。 纪嫣然也媚眼如丝地看着男人,不住说道:“好,就这样泄……泄身吧,就这样在嫣然的体内……泄身吧,将你的阳精都注入嫣然的体内……快……爷……快射嘛……” 董匡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潭边溅起的水花在空出不断划过,终于,在几次急速的抽插后,男人在纪嫣然体内爆发了,一股股灼热的眼睛从男人的阳具喷射而来,打在了纪嫣然的子宫壁上,男人一身身龙吟虎啸的低吟,女人一声声无力的嘶喊,似乎宇宙的一切在可以刻都停止了。 这一次泄身持续了很久,虽然昨晚才跟薇儿交货,但此时男人尽然射了纪嫣然二十多下,在这过程中,纪嫣然不断咬着男人的肩膀,用尽全力,接受这一生最大的快感……高潮过后,董匡温柔地替纪嫣然擦干了身上的水珠,又为她披上了一件外衣。 用着纪嫣然,在一个柔软的草堆中坐下,激情之后,纪嫣然一阵空虚,竟然就这样在董匡的怀中睡着了。 董匡这时,脸上温柔的表情却收了起来,嘴角露出了一丝狰狞而狡邪的笑意。 他将纪嫣然放在了草堆上,看着唔自从纪嫣然胯下流出的一股股白色的阳精,突然拿起身边的衣服穿起,消失在了树林中。 “哈哈,不愧是嫪毐先生,在御女方面的能力,真可以说是天下独步。” 此时董匡已经取下了脸上的那张人皮面具,嫪毐的那张邪恶的面庞又出现在了面前。 而对面,还是那个黑衣人。 “小意思。” “这段时间你极尽全力模仿董匡,辛苦了。” 黑衣人的声音很沙哑,却显得有些异常的兴奋。 “不客气,能够肏到天下无双的纪嫣然,也算是我最大的满足了。倒是阁下,你的安排可谓算无遗策,不知道我们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 嫪毐轻松地问道,似乎他又回到了当初在咸阳的自信,觉得只要跟这个黑衣人联手,时间彷佛没有事情可以难道他一般。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黑衣人抽出了一把长剑,急刺向嫪毐,本来他的功夫都远在嫪毐之上,何况此时突然的袭击,在嫪毐反应过来之前,长剑就穿透了嫪毐的前胸。 惊讶,恐惧,复杂的表情汇聚在嫪毐的脸上,他的表情中充满了难以执行的神情。 而就在这时,黑衣人已经取下了他的面具,一边取一边说道:“我自从两年前受伤,男性能力一直收到限制,我需要强烈的外界刺激才能让我恢复男人的能力,而事实上,没有什么看见自己最美的妻子,跟另外一个性爱能力超强的人偷情,对我来说有刺激了。谢谢你,我已经恢复了男人的能力,而你,本就是个该死的人,现在,你就去死吧。” 面具脱下,这是一张,让世人都意想不到,却又是情理之中的脸……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东莞选妃】欲海花寻秦记特别篇–纪嫣然的情事 】(4-6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