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饮食习惯】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6-47)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46-47) 作者:lander19812022/3/4发表于:SIS001 四十六 我亦步亦趋的跟着凤霞…… “晨鸣,你们帮王校长搬什么书啊?怎么用上你杏花姨了?怎么不用学校的老师啊?” “嗯,我也不知道什么书,王爷爷说要把家里的不少书都搬学校去,办个阅览室,这两天学校放假,没人。我姨也是老师了,说开了学就是了。” “哟,杏花真当老师了!今天就你们俩啊?” “嗯,还有王敏姨也在,我们其实就是帮她弄。” “哦!” 两家离得也不远,我们没聊几句,就已经到了凤霞家门口,刚要进门,打门里出来一个人,“咋这半天啊?我得马上去我爸那儿!” “着什么急啊?这不是刚吃完早饭么,才几点啊?” 我抬头一看,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个子不高,留着小平头,显得很精干,我心里笑道:“这估计就是昨天晚上一夹就泄的王喜财了。” “晨鸣啊,这才几天没见,个子比我都高了!” “叔!那儿个,我姨让我来借你家三轮车骑!” “骑吧骑吧!我这得赶紧走了!” “不是说9点,你们爷几个一块儿走!”凤霞问道。 “唉!刚才我哥来了一趟,叫我也早点收拾,我爸那禁不住隔夜的屁,今儿老早八早就起了,起了就上我哥那儿,把哥给叫起来了,说赶早不赶晚。”王喜财答道。 “你爸就这样!那你仔细着点吧!该拿的都拿上。别落下东西!” “行啊!我这走了!估计得下礼拜回来。你看好家,看好我妈!” “知道啦!” 王喜财又跟我点了下头,往远处走去,我朝他笑了笑,挥了挥手。便跟着凤霞进了院子。我随手把街门虚掩上。 农村的院子,都不小,凤霞家的格局也跟翠花家差不多,没什么特别的,也很普通。凤霞一指西厢房北山墙的边上,一辆平板三轮车就停在正房西屋窗台的底下,上面盖了一大块塑料布,还压着几块木板,塑料布的低洼处,还有些积水。 凤霞走到三轮跟前,“晨鸣,搭把手!”示意我和她一起将上面的塑料布掀开,我俩每人一手扥着一个犄角儿,往中间一兜,没想到我两手拿捏的角度比凤霞的角度高,塑料布中的积水顺着塑料布的中间,一瞬间全流向凤霞,“啊”的一声,凤霞虽然赶紧扔下塑料布往边上一躲,但仍有不少积水淋漓到凤霞身上,上衣和裤子上都溅上不少泥水。我也赶紧把塑料布扔到一边,小跑两步到凤霞身边,帮她掸一掸泥水。 “婶儿,我真是太笨了,没注意!”说着,蹲下身,拍打着凤霞的裤子。心中一急,我也只注意到裤子上的污渍,随手就上去掸一掸、抹一抹,片刻之后,才发觉,我下手抹得地方,既有凤霞的腿部、胯部,也有臀侧和裆部。此时我的右手正停留在她裆部的三角区域,不禁顿了一下,但发觉凤霞好像并没有注意我的动作,只是拍打着上衣上的污渍。我的右手便大胆的继续在她“三角”内活动,甚至更大胆的将手滑向她“三角”的尖端之下,我透过她的裤子和内裤,已经可以模糊的感觉到她私处的凹缝。 “没事儿没事儿!行了,别掸了!我进屋换下衣服,你拿窗台上的抹布沾湿了,把车擦擦!好长时间没动了,得擦擦,打打气!没准气门芯儿也得换了,你等我,我给你找气筒子去。” “嗯。”听到凤霞如此说,我也赶紧起身,按照她说的去做。 凤霞一转身进屋换衣服去了。我则拿着窗台上的抹布在压水井处搓洗了下,便开始擦拭三轮上的尘土!车身之前有塑料布苫盖着,并不是很脏。我并不费力,就大致擦好了。 不多时,凤霞已经换好衣服,拿着一个气筒走到我边上,“来,晨鸣,我们家这气筒前头这个夹子坏了,得拿手摁着,我摁着,你打气!” “好。”我接过了筒身,凤霞则蹲下拿着前面气管的夹子,对好了车轱辘的气门芯儿。三轮车的车胎的确很瘪了,我开始上下推动气筒的木柄开始打气。 “一会儿,这块塑料布擦干净了,就垫在三轮上,你们不是运书吗,省得把书弄脏了。”凤霞道。 “我刚把塑料布也擦干净了。一会儿就垫上!”我答道。 凤霞上身换了一件小翻领的短袖碎花衬衫,下身换了一条带褶的长裙,为了不让裙摆沾地,凤霞已经将裙摆摞起来,夹到自己两腿之间。 我的眼睛在凤霞全身扫视了一遍,最后停留在她衬衫的胸口处,也不知道是不是凤霞粗心,衬衫最上面的那粒扣子没有扣牢,凤霞晃动几下胳膊后,那粒扣子已经完全打开,一道深深的乳缝显露出来,让我的眼光舍不得离开。 我不断上下用力推着气筒,不一会儿,靠外一侧的车轱辘已经打满了气,就这样,我一边打气一边欣赏着凤霞雪白的乳肉。直到打第三个轮子的时候,凤霞好像才发现我炽烈的目光,抬头问道:“眼睛看啥呢?这么直!” “看奶,没看啥。”我嚅嗫了一句。 “哈哈哈,好看吗?”凤霞逗趣道。 “嗯,好看。” “再看,看到眼儿里拔不出来了。”凤霞手依然扶着气筒的夹子,并没有马上要把衬衫扣儿扣好的打算。 “婶儿,你咋和建群妈长得那么像?”我连忙换个话题问道。 “你舅妈没跟你说过,建群他妈,叫陈凤菊,那是我们本家姐们儿,比我大几岁!” “哦!我说的呢!哪儿都像!” “还哪儿像啊?”凤霞低着头问道。 我顿了一下,色心大起,大著胆子说道:“奶子就挺像的。又白又大!” 凤霞歪头看了我一眼,带着一丝不屑和笑意,“你看过你凤菊婶儿的奶子?” “看过啊!我还摸过吃过呢!”不知不觉间,我裤裆已经慢慢隆了起来。 “真的假的,胡说呢吧!你还看过她啥啊?” “真的,还看过,嗯——,” “还看过啥?” “我还看过凤菊婶的屄呢!” “你小子还扒过茅房?” “没有没有!”我假装慌乱道。 “那你是咋看见的?” “凤菊婶不让说。” “说吧,我不跟别人说,我保证!”凤霞笑道。 “就是凤菊婶自己光着屁股躺床上,叉着腿,扒着屄让我看,还让我给她吸溜。” 这时,我发现凤霞的脸已经完全红了起来,想来聊得这些已经让她有些害羞了。 “还吸溜?吸溜啥啊?” “她就让在她屄上吸溜,然后还让我拿鸡巴往她屄眼儿里插呢。” 凤霞低着头,扶着气筒出气口的夹子,好一会儿才又问道:“你插了吗?” “呃,一开始我不想,后来她说给我拿冰棍不要钱,我才插得。” “呵呵,你这小子,刚多大啊?插完啥滋味?” “滋味说不上来,就是浑身上下都好受。” “都说你小子有点傻,说起这个来,一点也不傻啊!好了好了,别打了,再打车胎该爆了。”凤霞站起身,没有再接着淫荡的话题继续下去。 我把气筒子交给她,“婶儿!嗯,那啥!” 此时的凤霞,脸颊已经羞得绯红,但仍故作镇定道:“干啥?” “婶儿,我也给你吸溜吸溜吧?”我低声道。 “吸溜啥?胡说八道啥?”凤霞转过身,瞪大了眼睛盯着我,眉头微皱,故意假装有点生气道。 但略带生气的样子,加上羞红的脸颊,反而没有一丝威严,更像是娇嗔,凭空多添了几分妩媚。 我也假装有点害怕的样子,但依然紧盯着凤霞那没有收藏好的乳沟,咽了口口水道:“婶儿,我想先吸溜吸溜你的奶子。” 凤霞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衬衫的扣儿还没扣好。她一手拿着气筒,只能另一手去摸扣子。我离她也就一米多远,一大步就窜到她跟前,没等她反应,已经双手搂住了她的腰,脸已经贴在她丰满乳沟上。 凤霞一惊,扔下气筒,使劲拍打了几下我的后背,继而又推我的肩膀,“你这孩子咋这样呢!别这样,听见没有!” 她的动作和言语并不能阻止我,我的嘴唇在乳肉上胡乱的吻着,并已经把她一侧的罩杯拱歪了些,舌头已经突破了罩杯的阻碍,缠绕到她的乳头上,继而,我的整个嘴唇已经覆盖那个乳头之上,开始贪婪的吸吮起来,舌尖无比灵活得围绕着乳头点触、拨弄。 凤霞一只手推着我的肩膀,一只手想要推开我的头,但乳头的失守,让她败退,一股股电流般的触感从奶头处传来,先向上刺激到自己的脑部,再向下传递到自己敏感的娇嫩地带,爱液不由自主得开始分泌。 我也明显感到,凤霞那推着我肩膀的手已经明显改推为抓,而放在我头顶的手,已经开始在我的头发里摩挲爱抚。愠怒的劲儿已经消散,带着一丝娇喘和呻吟的埋怨,更像是鼓励。 我的双手在她身后,已经撩起了她的裙子,伸进了她窄小的内裤,在她两瓣丰满的臀肉上放肆地揉捏起来。 见到凤霞已经完全放弃了抵抗,两眼已经微闭着,等待我的下一步进攻。我直起身,嘴唇吻到她的唇上,舌尖刚触到她的双唇,马上感到她的舌尖已经放弃了防守,和我的舌尖缠斗起来。我两手用力压住她的臀肉,想要使我俩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但我裆部隆起的巨大鼓包,却坚强地阻挡住她身体的靠近,坚实的龟头紧紧顶在她的小腹上,让我感到异常的难受。 正当肉棒无比束缚之时,一只玉手已经悄悄地从我内裤腰部的松紧带处钻了进来,一把将其握住,并开始上下套弄。我也腾出双手,将自己的短裤和内裤一下褪到脚面上。 虽然一早上已经钻过两个肉洞,但此时失去了束缚,壮硕的肉棒完全勃起,粉色的龟头怒指向斜上方。见我下身完全裸露着,凤霞的眼光也被吸引过去,不禁嘟囔了一声:“真这么大啊!”脸上露出莞尔一笑。 从这句感叹中,我似乎察觉到,建群妈是不是已经把我俩的事说给凤霞了,再联想到昨晚凤霞对她男人的埋怨,凤霞也不过二十五六岁,为人妇也没多久。今天早上来借三轮车,还能有这样的甜头,心中一阵窃喜。 我腾出一只手,一下扣在她裸露的那个乳房上揉搓起来,另一只手则伸进她裙子里在全无重点的摸索起来。 片刻工夫,凤霞已经娇喘连连,内裤的底部也被分泌的淫液浸湿了一小片。 我的舌尖从凤霞的口中逃离出来,怯怯地求道:“婶儿啊!我想插屄!求你了。” 风霞听到如此直白粗鄙的请求,瞪着眼看了看我,极其扭捏害羞的一笑,一下从我的手中逃脱,几步就掀门帘进了堂屋。 我拾起地上自己的裤衩子往肩膀上一搭,光着屁股也赶忙追进了屋里。一进屋,就看到凤霞双手捂着脸坐在炕沿儿上。我一刻也没耽误,三两步就来到她跟前,也没有再说话,我弯下腰托着风霞的腿肚子往上一抬,风霞被突如其来的力道也一下子失去平衡,躺倒在炕上,风霞只“啊”了一声,依然双手捂着脸不吭声。 我一伸手掀起她的裙子,扯下她的内裤,连同我的短裤,都扔到她炕上,两手熟练的按住她的膝盖往两边一分,一副淫靡的画面展现在我眼前,风霞的阴部似乎并没怎么被开发过,依然如同少女的一般,和淑甜娇嫩的私处比起来也不逊色,只是绒毛比淑甜更多了一些,我蹲下身子,盯着风霞的生殖器欣赏着,紧闭的蜜缝已经湿润,让人不禁馋涎欲滴。 我吞了口口水,舌尖凑上去,在风霞那湿润的外沿舔舐起来,风霞身子一抖,一阵麻痒感传遍她的全身,条件反射般地要将她的两腿并拢起来,但我的双手用力压住她的大腿内侧,反而让她的两腿角度打开得更大了些。 “婶儿,你的屄真好看!”我由衷赞美道。 风霞依然捂着脸,喉咙处仿佛发出点声音,但声音太含混,一个字也听不清。 我直起身,看着凤霞这害羞的举动,腰下的肉棒似乎又坚硬了些,我向下压了压龟头,凑近凤霞的洞口,一寸一寸慢慢挤了进去,紧致的阴道比起淑甜的也不逞多让,美妙的感觉让我也异常兴奋。 在我的肉棒已经挤进去八成左右的时候,凤霞终于忍不住说道:“太胀了,太胀了,胀死了,胀死了!怎那么大啊!”她把手从脸上拿开,双臂支撑着重又抬起点身子,惊讶地往自己胯下看去。 凤霞此时正看到:自己劈着腿坐在炕沿儿,一根粉白干净又极其壮硕的肉棒正插进自己的肉洞中,只是没有完全没入。如此不堪的场景映入凤霞的眼帘,本已绯红的脸上更加红润,眼神中又是期待又是恐惧,静静地等着我做继续的动作。 短暂的停留中,仿佛凤霞肉洞中的淫液又增加了不少,我腰部向前一挺送,凤霞一声娇呼,肉棒余下的尺寸也全数没入进去。 虽然王喜财那根肉棒要比此时的肉棒逊上三筹,凤霞通道开发的并不彻底,但毕竟是已为人妇多时,看似如少女般玲珑娇嫩,包容的能力还是要强于少女,更何况,凤霞自己在寂寞的晚上也曾用院里丝瓜架摘下来的新鲜丝瓜试炼过自己几次,当然,还是温暖的肉棒更有弹性和亲切感。 道路已经熟悉,我没有再细细地品味,腰部开始熟练地前后运动起来,凤霞的脸上痛苦地扭曲着,随着我每一次插入,口中都会“啊——啊”得叫出来,显然,凤霞有意识得控制着音量。我的动作也较为温柔,几十次的抽插过后,我已经感到凤霞阴道口已经放松下来,虽然还是能紧紧箍住我的肉棒,但充分分泌的爱液,已经让整个通道异常润滑,凤霞脸上也洋溢出些许快乐出来。 “婶儿,你的屄可真紧啊!好受死了!” 凤霞低声地呻吟着,“啊——嗯,太胀了,太大了!” 我略微加快了动作的节奏,“婶儿!婶儿!你夹得我好受死了。” “你你这小子,原来这么坏!啊额——!坏死了!坏死了!啊额——嗯嗯——!”凤霞一阵娇嗔一阵呻吟。 眼看这个小美人已经被降服,我心里也是异常得意。慢慢我也逐渐投入起来,动作幅度开始加大,两手移到她的臀下外缘,用力向上抬起了些,这样她的臀部已经完全离开了炕沿儿,处于悬空之中,她的两腿分开,膝弯搭在我的上臂处,她的双手此时是她唯一支撑,这样我才可以更好的把控动作的角度和幅度。 我两手托举着她的小翘臀开始前后缓慢的摆动,我的腰部也配合着往前挺送,每一次撞击都意味我整条阴茎全身而入,凤霞也会同时紧皱下眉头并“啊”叫出一声。 几分钟后,凤霞叫道:“哎呦,慢着慢着,累疼死了。” 我还正准备加快节奏,一听这话。遂将凤霞臀部重新放到炕边上,整条肉棒也完全抽了出来,“婶儿,你累了?我还弄没够呢?”此时,坚挺的粉色龟头沾满了汁液,颤巍巍的指着凤霞。 “不是,我手腕子酸了!你这小子,没想到这么能耐。”凤霞坐直身子,满脸红晕,满眼春情,略歪着头,深深地喘着气。 我牵起她的一只手,放在了肉棒上,她几个手指灵巧地拨弄起来,痒酥酥的感觉,一下子让我的性欲又高涨起来,真想马上再把鸡巴插进凤霞屄里,狠狠地收拾她一番。 四十七 突然,街门一想,凤霞下意识惊慌地喊道:“谁呀?” 只听王喜财地声音答道:“我!” “你咋又回来啦?”凤霞赶紧下了地,一边整理裙子,一边问道。 我也赶紧拿过短裤就往腿上套。 “没事儿,我忘了拿上回给我姑买的东西了,是在小屋里吧?你忙啥呢?”王喜财并未进堂屋的门,而是在院里压水井处压了几下水,洗了把脸。 “我这换件衣服,打算收拾收拾咱睡觉这屋。”凤霞在屋里答道。 “行了,你别出来了,我哥一会儿帮我把东西拿出去就行了。” 刚说完,另一个男人也进了街门,道:“你这磨逼蹭吊的劲儿,赶紧的,你不知道咱爹急性子!” 王喜财答道:“知道了知道了!就这小屋,你帮我拿点,一趟就出去了。”王喜财一指东厢房靠外边的小屋,俩人一齐进屋,拿出来好几个大包小包。 “凤霞,我走了啊!”王喜财在街门口喊道,又重新带好了门。 两三分钟的事儿,虚惊一场,凤霞站在炕边,背对着我看着窗外,紧张的神色没有褪去。我也吓了一大跳,由于肉棒一直坚挺着,我的短裤也没完全穿好,手一松,又重新掉到地面上, “婶儿,没事了!”我安慰道。 “吓死我了!”凤霞舒了一口气。 “婶儿,再让我插几下。”没等凤霞回应,我一撩凤霞的裙子,露出她浑圆紧俏的美臀,两手扶住她的腰部,自己向前一凑,斜翘的龟头一下探进屁股缝里。 凤霞身体一颤,“你这小子!坏死——”话还没说完。龟头已经找到她的蜜洞,我用力一挺,整条肉棒如灵蛇一般,顺着润滑洞穴,一下子全都钻了进去。 由于这肉棒的奋力一顶,凤霞的脚后跟完全离地,只剩脚尖勉强支撑着身体,在我瞬间又抽插了几下后,凤霞完全失去平衡,上半身向前扑下,两手撑到了炕上。 我没有再停顿,扶着凤霞的雪臀,开始了凶猛的操入操出,沾满蜜汁的灵蛇快速地进出着凤霞窄紧的阴道,强烈的快感刺激我的全身。凤霞也被这更加猛烈攻势,完全征服,不多时,她的上半身完全趴在了炕上,只有臀部高高的翘起,迎接着我每一次撞击。 “婶儿,这滋味真好受啊!你好受不?”我兴奋地说道。 “好受,嗯啊——嗯,婶儿没这么好受过?啊额——” “婶儿,你的屄真好,又好看又紧,我想天天都来你家,行不行?” “啊嗯——,天天来,婶儿就要被你操死了,操我,啊额——嗯嗯,你就天天来吧,婶儿也喜欢你。小屁孩儿,鸡巴那么大!好舒服!又胀又痒的,真解痒!你这坏小子,要被你弄死了!” 我抓扶着凤霞光滑紧翘的臀肉,不断微调着角度和节奏,把凤霞折腾得欲仙欲死。 正当我施展全力的时候,街门又被推开了,刘喜财又一次回到院里。我赶紧停止了动作,将肉棒完全抽离了凤霞蜜穴,凤霞也一惊道:“谁啊?” “我!忘了拿我新买的那双皮鞋了!是在西屋呢吧?”刘喜财在院里喊道,没等凤霞答话,刘喜财已经进了西厢屋。 “啊!那什么,就在西屋———衣柜里呢!”我看刘喜财进了西屋,也没等凤霞说完,又猛得一下将湿淋淋的肉棒完全挤进了凤霞湿暖的屄里,继续卖力地操弄起来,由于凤霞的男人就在另一间屋里,此时,一种异样的兴奋感油然而生。 凤霞的感觉也是如此,离被发现只在咫尺之遥,兴奋地快乐中掺杂着一丝紧张和忐忑。她尽力将自己的呻吟声忍住,变成怪异的喘息声。 丰富的快感让我也顾不得许多了,腰部奋力地前后抽送着,滑腻的肉棒在凤霞紧致湿滑的阴道内进进出出。浑浊的浆液不断从两个性器的狭窄缝隙中溢出。 一两分钟后,刘喜财便从西屋拎着一个鞋盒出来了,“我找找了!走了我,看好家啊!”在院里又朝里屋的凤霞嘱咐了两句便急匆匆出了院门。 “知—知—道啦!啊!啊!”凤霞艰难地答应了一声,凤霞回答的时候,刘喜财已经带上街门出了院子,若是平日里,这种语音腔调一定会让人猜到此时的凤霞在做什么。 看到刘喜财已经离去,我也更大起了胆子。使足了力气操着凤霞的娇嫩的屄洞,凤霞上半身已经完全瘫软地趴在炕上,两脚分开半米的跨度,勉强站立着。 此时的凤霞的心理和生理防线完全被攻破,臀部微微得摆动迎合着我的撞击,口中的淫叫声也不再掩饰。 “婶儿,刚才我好害怕,但也好爽。”我低声地说道,但动作依然铿锵有力。 “啊-啊- 啊!我也是,刚才我也好爽。啊!嗯啊!那种感觉美死了!来了,又来了,啊!啊——” “什么又来了?” 凤霞没有答话,口中只是语无伦次的话语和呻吟。 同时一股热流已经从凤霞的下体间喷涌而出,透明的水液从我俩的性器间喷洒出来,毫无疑问,凤霞高潮了。凤霞淋漓的液体在我将肉棒拔出后,仍然喷射了好一阵,她的身躯也同时微微地痉挛着,我抬起她的双腿,将她的身体向炕里面挪了挪,让她侧身躺着休息一下,凤霞绯红的面色含着笑意,斜睨着双眼似闭非闭。 “婶儿,你没事儿吧?”我跪在她边上 “没,没事儿!婶儿要死了,差点死了。” “婶儿,你别吓我!” “傻蛋,婶没事儿,婶浑身都好受,好受的差点死了。”凤霞的右手向后伸来,我也向她的后背靠了靠,让她可以用手摩挲着我的腿部。 凤霞捏了几下我腿部的肌肉不禁笑道:“真结实,怪不得这么有劲儿。”手指又要朝另一边磨蹭,结果碰到我还未疲软的肉棒,再手指探触了几下后,反手将其握住,“怎么还这么硬?你还没射?” “射啥?”我明知故问道。 “就是那个白色的,精液啊!”凤霞挣扎着转过身子,面对着我侧身躺着,右手支着头,换成左手温柔的在我勃起的肉棒上玩弄起来。 “不知道,没射吧!” “你跟你建群他妈干这个,也没射?男的最后都得射啊,射完就软了。” “没有吧,我也不知道。婶儿,我还没玩儿够呢!你再让我插一会儿,你刚才一尿,我就害怕了。”说完,我一分凤霞的双膝,将她的两腿劈开,我迅速跪在她两腿之间,没等凤霞反应过来,粉色的大龟头又一次挤进了凤霞窄紧的屄洞里。随之而来的是凤霞一声“哎呀”的娇呼。 “哎呀,别,别,不,要,啊!啊!你这孩子,劲儿怎那么大!”凤霞一只手推在我的胸口想要阻挡我的进攻。但在我势大力沉的猛攻之下,凤霞只得再次享受起来,双腿轻轻缠绕住我的腰部,我的胸口也向下压下去,死死地压在她半露的乳房上,下身继续疯狂地捣入捣出,性器间的肌肤和液体因相撞,发出巨大的“啪叽啪叽”的响声。凤霞搂着我的肩膀,又一次被性交的快感带到云间。 “婶儿,婶儿,我好舒服,我好舒服。你的屄夹得我好舒服。”我在凤霞的耳边因极度的舒适而低语着。 “婶儿死了!死了!我要!我要!我要!” “婶儿,你要啥?”我下身故意停顿了下问道。 “宝贝儿,我要你的大粗鸡巴!” 听到凤霞不断言语出的淫词浪语。我也开始了一次次地冲刺,终于,我也无法控制最后的关头,我趴在凤霞身上,一股股浓稠的精液射进了凤霞的体内。 片刻之后,我抽出了已经开始疲软的肉棒,一汩汩浑浊的液体也随之涌了出来,我翻身躺倒在一旁,调整着呼吸。看到对面橱柜上的闹表,出来已经快一钟头了,赶紧爬起来,穿上衣服。 “婶儿,我得赶紧走了,这老半天了,杏花姨该着急了。” 凤霞懒洋洋地应了声:“嗯!”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饮食习惯】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