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鬼医郡王妃】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0-41)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四十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一串电子铃声打断了众人的对话。 大家都莫名其妙的寻找声音的来源,乍一听,我也有点茫然,手机不是这声啊!片刻,顺着声音一看,顿时明白了。 “叔叔,在你腰里。”我往国子的腰里一指。 国子一拍脑袋,恍然大悟。赶紧从腰里把一个寻呼机摘下来,对大家说道:“是这个玩意儿,刚买了俩礼拜,还没咋用过,我都给忘了。” 杏花道:“哎呦,你这都配BP机啦。” 我也问道:“这嘟嘟响,干啥使得啊?” 没等国子说,杏花跟我说道:“你爸和你舅不都有一个嘛!上回回来,你不还摆弄来着嘛。” 我挠挠脑袋,“啊?我咋不记得了呢!” 国子放下碗,低头看了看号码,“叔,王叔,我出去给人回个电话,这是谁啊?”说完,急匆匆走出了书店。 王校长看了看手表,“行啦,老孙,我们这也该走了。”又对杏花说道:“把咱们那书啥的都归置归置,这次还多亏你们俩来,俩箱子,我一人弄俩箱子回去还真有点费劲。” 孙老板也接口道:“我门外窗台上有麻绳,你们自己给勒紧点。” 杏花连忙道:“好嘞。我这就归置。”说完,拉着我把王校长这次买的教辅资料和一些刚才杏花挑的书都整理了整理,就往店外搬,正好我俩一人一个箱子,又拿窗台上的绳子往自己自行车后架上一刹。 王校长也和孙老板一起从店里走出来了,又各自客套了几句,就在这时,国子从旁边的马路边小跑着过来,一边喘着气一边说:“王叔,您先别走,您得留下,晚上我得请您吃饭呢。” “别介啦,不用啦!我这就走了。” “不是,您得等等我!我有事,有事儿。”国子弯腰大口呼吸着。 “啥事儿啊。” “那什么,刚才那电话就是卖我画那人打的,说他刚收拾屋子,又找出来一箱子,问我要不要?不要他就让别人收了,我说‘要’,让他等我,我这就赶过去。王叔,您再在这陪我叔聊会儿大天,我早去早回。晚上咱一起喝点儿啊!千万您别走啊!”不等王校长答应,国子已经骑上摩托车发动了起来。 王校长和孙老板相视苦笑一下。 孙老板道:“老王,那就晚上一起喝两口吧。我也没孩子,这小子就是我祖宗。” “得啦!我倒没啥!有人管吃管喝还不好。”王校长对杏花道:“杏花啊,那就麻烦你俩帮我把书先放回家去,家里应该有人,你婶儿要是不在,我那大丫头也应该在呢,要是都不在,你就先拉你们家去,等我回去再说,回去之后,你先找几本书看看,咱别白买,书就是得有人读才叫书。” “好嘞!您踏踏实实在这把,我回去跟婶儿说一声。您晚上少喝点,往回还得骑那么远的路呢。” 王校长点点头,已经跟着孙老板又回店里去了! 杏花朝我示意了一下,我俩骑上车顺着原路往回返。 到村口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没想到正好遇上了建军,小胖子正和一群半大小子蹲在地上弹玻璃球。他一抬头,正看见我骑车过来,“嘿!嘛去了?” 我把车停住,单脚撑地,“和我姨上镇上去了。” “下来玩儿会啊?” “待会儿吧!我得把这箱子书先放回去。”我往车后架上一努嘴。 “快点儿啊!” “嗯!” 杏花带着我拐了几拐,到了王校长家。街门虚掩着,杏花下了车拍了拍门叫道:“有人在家吗?” “谁啊?”一个女人边走过来边问道。 一开门,出来一个二十六七岁,带个眼镜极其文静的女人。脸庞白皙秀丽,身形苗条,上身穿着个白底印花的衬衫,下身穿个淡黄色的休闲裤,更显得斯斯文文。但衬衫和裤子上都沾着不少灰尘。 杏花忙道:“这是敏姐吧?我婶在家不?” “哦,我妈刚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你是?看着面熟,我这老不在村里,好多人都不太认识。” “叫我杏花就行,这是我侄子,我姐是郑翠花,您认识不?我俩帮王叔把两箱子书驮回来了,他跟镇上书店老板晚上要一起喝点酒去,得晚点回来。那什么,我和王锐还是初中同学呢,王锐没在家?” “哦哦,我妹也好久没回来了。来来,赶紧进来歇会儿吧!” 我俩推车进了院,绕过影壁墙一看,这院子真不小,比翠花家都要大上小一半,正房六间,东西厢房各是四间,不仅大,而且布置的不俗,影壁墙后就是一个小的花池,其他许多小花簇拥着几大束开的正浓的月季,西厢房处,从墙根到到窗台,也摆满了不少花盆,各色花草争奇斗艳郁郁青青的。满院子都是灰砖铺得地,显得干净利落,院子正中间竖着一个八九平见方的葡萄架,不多的几小串极青涩的葡萄刚结出果来,葡萄架下面一张石桌和几个石凳,想来盛夏可以在此乘凉用餐。 王敏也伸手过来帮杏花解箱子上的绳子, “哟,这箱子还挺沉的!”王敏道。 “不沉不沉。我一人来就行。”两人谦让着一起搬着箱子进了正屋。 我一个人搬着另一箱子也随着他们进了屋子。 “来,就放地上吧!”王敏示意我俩把箱子就放在屋门旁边,“把你俩累坏了吧?坐下歇会儿喝点水。”说完转身从旁边桌子上给我俩倒了两碗水。 杏花接过碗忙道:“不累!你这是忙啥呢,满屋子都是书?” 我咕嘟咕嘟把碗里的凉白开都喝了,一进门也看见了,屋里地上也摆了好几箱子书,沙发和桌子上也有不少书单独摆出来。 “哎!你看我这一身土,我也前天刚回来,上个月应付上级检查,净连轴转了,正好这几天单位不忙,我请了几天假。回来歇歇,正好也陪陪我妈,刚到家,我爸就给我安排个活儿,把他那一屋子书整理整理,编个目录,他要在小学校建个阅览室,让大家伙儿有个看书的地儿,他这再有几年就退休了,想退休之前给学校留个念想儿。” “哦,王叔这可真是无私奉献啊!”我和杏花还都有种敬佩的心情油然而生。 “啥无私不无私的,我爸从年轻时就喜欢藏书,那时穷啊,宁愿让我和我妹饿肚子,也得买书,还骗我俩说:‘看书就不饿了。’我俩小啊,还真信。” “哈哈,其实那时都吃不饱饭。”杏花道。 “他要捐点书,是好事儿,你瞧,可这收拾这活儿都是我的啊。” “您这是能者多劳嘛!您这还有啥活儿,正巧我和晨鸣在,我俩帮您。您可别客气。” “晨鸣?是不是那什么?”说着,王敏下意识地拿自己手摸了摸头。 “是啊!不过这孩子前几天又摔了一下,反倒因祸得福,八成脑子里的淤血给冲开了,咱现在村里那个老李叔,懂点医,有点神神叨叨的那个,我也不知道您信不信他说的那些,他说这孩子以前是丢魂儿了,又再同一地儿摔了一下,魂不知怎么地,又回来了,这几天,我看了,说话啊,脑子啊也正常了。这不跟我王叔商量着看着孩子开学了,得继续上学啊。” “哟,我刚才都没敢认,以前村里常见,都长这么大了!大小伙子似的了。别说,眼神不骗人,现在眼睛里有神儿,还特亮。跟以前完全是俩人啊!”王敏仔细端详了我半天。我被她这么一盯,也稍微有点不好意思,但转念一想,我都几十岁的人了,还怕你这大美女看几眼,想罢,我也微带笑意,仔细盯着她的眼睛,这下反而轮到王敏不好意思了,她咳嗽了一声,又低头喝了口水掩饰了一下,又对杏花道:“你要说其他人说那些迷信的事儿,我都觉得瞎掰,但老李头他们家还真不一般,我妹小时候也遇上过这么一档子事儿,她没跟你说过?” “听她白话儿过,是不是晕坟地那事儿?说和小伙伴玩儿的好好的,突然晕坟地了,说是晕了几天几夜。说是黑白无常拘错人了,找先生上阴曹地府把魂给找回来了。我们都当瞎白话呢!敏姐,真有这事儿?” 王敏也一愣,然后笑道:“什么黑白无常,阴曹地府那是瞎白话儿,我当时上高中,她那年12,晕坟地是真事儿,找的就是老李头和他爸。” “到底咋回事儿,您给说说。”杏花道。 “她本来是假小子,非要和一帮小子玩儿,结果让俩小子忽悠到咱西头那片老坟地去了,那片坟地树也密,那俩小子进坟地后,从另一边就绕道跑回来了,我妹她还在里头瞎转悠,以为那俩小子在哪儿藏着准备吓她,整个一个傻大胆,结果没一会儿,她想小便,就找了旮旯尿尿,刚提起裤子没走两步,就晕那儿了。这是我妹说得。后来,那俩小子在村口等她,结果等了半个钟头,她也没出来,俩小子就害怕了,其中一个胆大的就回去找,说找到人的时候,她根本没晕倒,说傻愣愣地围着一个坟头转悠,就叫了她两声,我妹没答应,男孩过去一拍她肩膀,我妹一转头,差点没把那男孩吓死,说是翻着白眼儿,朝他呲着牙,那男孩吓得往后一退,转头就跑,跑的时候慌不择路,脑门擦破了好几处都不知道,得亏是没吓傻,出了林子,直奔我们家跑,找我爸妈,好歹说明白了前因后果,我爸赶紧叫了我俩舅,我大舅还拎了把铁锨,仨人直奔坟地去了,我和我妈也在后头跟着,到了坟地,我也看到了我妹围着一个坟头打转,我们那几个人也都吓一跳,我爸朝我妹喊了一声:“王锐”!我妹翻着白眼扭过头来,还真挺瘆人的,我大舅可能是在场人里胆最大的,他把铁锨横在手里,朝着我妹就喊:“什么玩意儿,快给我滚,不滚,老子拿铁锨拍死你丫——。”王敏可能觉得“丫挺的”一词不雅,硬生生将后面俩字咽了回去,遂喝了口水,遮掩了一下小尴尬。 杏花和我都听得津津有味,“后来呢?”杏花问道。 “后来,我大舅一嚷嚷完,我妹一闭眼,一下子就倒地上了。我爸妈赶紧跑过去,又是叫又是拍的,可我妹就是不醒,我二舅说,‘别叫了,先弄回家再说吧。’我爸和我大舅轮班背着,把王锐弄回家里来了。我二舅半路就去老李叔他们家了,当时老李叔也不到40吧,他爸那老头子还活着呢。那爷俩一块过来看过了,问了问咋回事儿,俩人就奔坟地去了。得一个多钟头,俩人都回来了,老李叔身上都是土,脸上还有血道子。然后,老李叔他爹在我妹脑瓜顶上按了按,嘴里叨咕了什么,我妹就醒过来了,醒了吐了口黑痰,发了两天烧,才没事儿。” “到底啥玩意儿闹得,老李叔他们说没有?”杏花继续问道。 “啥玩意儿?后来老李叔他们等我妹好点了,又过来问了问事情经过,跟我爸说的,我后来才知道的,说是那坟地一有只黄鼠狼有点年头了,我妹撒尿的时候,整尿在它窝边上,又赶上我妹来那个,惹着它了。” “那,那只老黄鼠狼咋着了?” “这我也不知道,我也问我爸来着,老李头他们没跟我爸说。” “敏姐,你信有这些东西么?” “我也不敢说。反正有的事儿就是挺邪性的。” “哎呦,敏姐,还说帮你干活呢,我俩这就听书了。” “干啥活啊?家里这我基本都收拾完了,我爸他说找辆三轮,把家里书都拉学校去,他说让看哪个老师有空,就和我一起把书往书架上分门别类一整理就行了。” “敏姐,还找其他啥老师啊,明天我让这小子骑三轮过来,把书搬上,我和你一道去学校。我帮你弄。” “这不合适!”王敏摆手道。 “啥不合适,等开学,我也去小学校当老师了,王校长那是我领导了,趁这个机会,我得拍拍领导马屁啊,你得给我这个机会啊!哈哈!” “哟,是嘛?那真是太好了!既然这样,我就不跟你客气了,等我爸回来,我跟他说一声。” “那行了,咱说好了,我和晨鸣明早吃完早饭就过来。敏姐,你也歇会儿吧!”说完话,就拉着我起身了。 “那就多谢你俩了!”王敏开心地摸了摸我的头,“一站起来,跟大人一般高了。” 我朝她笑了笑。 王敏送我和杏花出了门。从王校长家出来没多远,就碰见建军,“晨鸣,跟我回家玩会儿去啊!” “你不是和他们玩儿弹球呢嘛?” “那群怂孩子,合伙赢我球!我城里买的几十个瓷球,都让他们赢走了。”| “谁让你丫显摆呢!”我说道。心想,“这群孩子也是宰大头呢。” 我又对杏花说:“姨,我和建军玩儿会儿去啊?” “快吃饭了,一会儿赶紧回家啊!”杏花道。 “婶儿,让晨鸣就跟我们家吃吧,您和我翠花婶儿也说一声。” “行,知道了!” ——————– 四十一 我骑车带着建军往他家去。 “建军,你今天回来的?你姥姥咋样了?” “嘿,本来挺严重的,我一去,我姥本来昏迷着呢,一听我声,醒过来了。到昨天下午,已经能认人了,还喝了点米汤,又跟我们说了会儿话。大夫都说奇迹。我舅也说,是我的功劳。” “是嘛?还你的功劳,扯淡呢吧!” “嘿,你还别不信。我跟你说,你知道我姥说啥了?” “说啥了?” “她说,她梦见一个人一直在野地里走,天阴的跟黑锅底似的,也没风,也没亮,就是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走,四边黑漆漆的,也没一个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到一条河边上了,有一条船往她这岸边靠,船上有个大灯笼,靠近了,她才看见船头站着不少人,还都是熟人,但都是早就死了好几年的,有她小姑子,有她婶儿,还有她们村不少人,男的女的都有,一靠近她边上,也不说话,好几只手就把她往船上拉,她就嚷嚷:‘松开我,松开我,我不去!’就在差点让人扥上船的时候,她听见我叫她,我从后面抱着她腰,也不知怎的,船上那群人一见我帮忙来了,她们拽不动,就松手了,一会儿,船也开远了,等船开远了,我姥说天就慢慢亮了,然后,她就睁开眼了。” “你说我牛逼不?” “真的假的啊!” “要是我瞎编的,我立马摔死。” 只听一声“啊”的惨叫,胖子从后车架掉了下去,摔了个四脚朝天。原来,我正骑到他们家那个胡同口,胡同向里是水泥抹得地,而且是个30度的上坡,于是要往里拐的时候,我猛地提高了速度,想一下就冲上坡,谁想到,拐弯的时候,直道的路沿儿和要拐的地方有半块砖的高度差,由于这个坎儿,再加上我的速度,往上一冲的时候,整个车已经离地腾空了,胖子也被颠地离开了后架,我骑着车倒是上坡了。胖子却被狠狠地扔在了坡下面。 我一只脚撑地,回头问道:“胖子,摔着没?” “操。你丫这不废话嘛!我都要摔死了!” “没死,就快起来!死了,我就回家了!” 建军在地上呻吟了足有五分钟,才哼哼唧唧的站起来。一手捂着屁股一手拍拍短裤上的土。“磕着我尾巴骨了,刚才眼睛里直冒金星。” “谁让你丫赌咒发誓呢。不能说谎。” “操,我没说谎,我说的都是真的。” “好吧!赶紧开门去。” “你丫怎么变得狠心啊!” 我和胖子正在门口斗嘴的时候,胖子家的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站在我和胖子面前。“妈,我把晨鸣叫咱家吃饭来了,咱家吃啥啊?” 原来这就是小胖她妈啊!我眼前不禁一亮,刚见过一个王敏,现在又看见小胖他妈,这两个女人一看,给人感觉就是读过书的知性美女,只不过小胖妈年龄稍微成熟了一些,毕竟淑甜都已经初中毕业了,但和淑甜站在一起,说是姐妹也有人相信,按理说至少三十五六岁的年纪,此时看起来,也就三十出头的样子。披肩的长发,还有些烫过的发卷,身材略显丰腴,腰上围着一个围裙,膝盖以下裸露着,应该穿的是裙子吧。 “哟,晨鸣来了!” “婶儿!”我假装忸怩地打了一声招呼。 进了院里,淑甜也从厨房出来了,手里拿着西红柿,咬了一口说道:“哟,又跑我们家蹭饭来了?” “嘿嘿!建军非让我来的。”我傻笑一声。 “妈,吃啥?”胖子问道。 “吃啥,你爸不是给咱买了不少酱肉熟食什么的嘛!我待会儿再烙几张饼。拌俩凉菜熬点粥就行了。你们仨先屋里等着去吧!” 胖子一撩门帘,率先进了屋,“快点儿,晨鸣!” 我和淑甜不紧不慢的跟了进去,淑甜道:“这小子拉你回来就是想玩游戏机的,我妈不让他玩儿,有你在,我妈就不好意思说他了。” 我一笑没做声。 建军已经把游戏机组装好,凳子也摆好了,示意我赶紧坐下,我还是贴着沙发坐在了小凳上,淑甜也大大咧咧又半躺在沙发上,一边吃着西红柿,一边从沙发上拾起本书,“死胖子,你们玩游戏机,我电视也看不成。”说完她把吃剩的西红柿梗儿朝小胖的脸扔过去。 小胖抹了一下脸上的汤汁,“姐,你干啥啊,你不是在家一整天了嘛!也该让我玩会儿了。” “一整天,也没啥好电视!” “你手里不是有本书来嘛!啥书?《十日谈》!好好学习啊!” 当小胖把书名念出来,又补上句“好好学习”!我差点没笑出声来,满书的偷情,幽会,胖子肯定是没读过这本书了。 淑甜的脸也微微一红,白了一眼小胖,没再说话,小胖反正是没感到任何的不对劲儿。他把一个手柄丢给我,“晨鸣,前天你不是说一条命不死就能过第一关么?就知道吹牛逼。” “谁吹牛逼了!不信你看着。”我跟小胖又一起开始了战斗。 正敷衍着小胖,假装和他玩儿魂斗罗冲杀得不亦乐乎时,淑甜的一只光滑的小脚却伸到我背部划动起来,脚尖儿挑起了我背心的下缘,几个脚趾在我左侧肋部轻轻摩擦着。面对如此麻痒地挑逗,我也只能不为所动。继续遥控着我的“红裤子”,淑甜却更加肆无忌惮,又将脚趾伸到我左肩脖颈处挨擦着,我看胖子坐在我右前侧板凳上,聚精会神的打着关底。我微微扭头,一张嘴就咬住淑甜的小脚趾,淑甜微微一惊,没等她叫出声来,我已经松开了嘴,恶作剧似的微微一笑,淑甜抽回了腿,眯着眼睛瞪了瞪我。我刚转头继续投入游戏之中,忽觉软肋处一痛,淑甜用力在我软肉处死命地掐了一下,我一咬牙,总算忍住了。心里暗想:“怎么女的都爱掐人呢!”我回过头,也学着刚才淑甜的样子,眯着眼睛瞪了瞪她,淑甜“扑哧”一笑,忙用书遮住脸。 小胖脸冲着电视,问道:“姐,你咋了,笑啥呢?” “书里这段好笑,碍你啥事儿了?” “姐,妈咋还没烙完饼,我都饿了!” “我咋知道,你自己上厨房看看去,就知道饿!” “哎!好吧好吧,我先上厨房给你们看看去,都饿扁了!”又转头对我说:“晨鸣,我给你换张卡,你玩会儿这个,叫啥来着,忍者什么什么坛。昨天,我爸给我买的,挺难的,上午我玩了半天,第一关都没过!”说完,小胖已经麻利地更换了游戏卡,帮我进入了游戏。 小胖这个学习水平,我还真不敢恭维,《忍者龙剑传》五个字只认对俩,我心里一阵好笑。小胖在我进入游戏后,又大言不惭地指点了我两句。 “行,你小子玩儿得可以啊,挺顺溜啊!” “就有啥难的,你手指头太笨!” “切!”小胖不屑地哼了一声,转身出去了! 没一会儿,小胖掀开门帘,露个脑袋进来,“晨鸣,我妈让我去我爷家摘几根黄瓜,一会儿扮凉粉儿使,你先玩儿啊!我马上就回来!” 还没等小胖出院门,小胖妈在院里朝小胖说道:“往回走的时候,看看小卖部有没有芥末。” “知道嘞!”小胖答应道。 小胖刚转身要出门!一个身影挡在小胖面前,问道:“上哪儿啊?” “二婶,我去爷爷那儿摘几根黄瓜去。” “把这个拎进去。”二婶把鱼交到小胖手里,又朝院里喊道:“小琴!我们家那口子上午逮了几条鱼,我这收拾好了,你再仔细收拾收拾,下锅一炖就行。我这走啦!” 小胖妈赶紧从厨房出来,“嫂子您待会再走!” “不啦,家里还等着做饭呢!回去吧”听声音,来人已经走远了。 小胖妈接过鱼,又从厨房拿出一包熟食交给小胖,“你追上二婶,把这个给她,知道不?” 小胖有点不耐烦道:“知道了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小胖妈进了大屋,把手上端着的两碗菜,往屋里的折叠桌上一放。问道:“你俩饿不饿啊?” 淑甜道:“不怎么饿!这刚几点啊!建军这么胖,您别听他的!” “婶,我也不饿!”我也附和道。 “甭管饿不饿,你二婶刚给拿条鲤鱼来,我还得收拾收拾,正好晨鸣也喜欢吃鱼,那就多等会儿,饭等鱼炖好了再吃!” “他啥不爱吃啊!哈!行,我们不着急!” 小胖妈喝了口水又回厨房去了! “姐,婶叫小琴啊?” 淑甜道:“你不知道?你不以前一口一个琴儿婶儿地叫着,叫得可亲了。” 我手里无聊的玩着游戏,突然,两块软肉挤到了我的后背上,两条手臂从后面把我抱住。淑甜的下颏垫到了我的左肩上,温柔的气息撩动着我的耳廓,“想姐不?” “想!” “真的?” “嗯。真的。” “才一天不到就想?都哪儿想啊?” “哪儿都想。心里想,鸡巴也想。” “你就学坏吧!嘻嘻” 淑甜的一只手已经顺着我腰部的松紧带钻进了我的内裤里,用力地把玩起我的鸡和蛋。敏感的肉棒只一小会儿就已经被她撩拨得膨胀起来。 我歪着头,舌尖与淑甜的舌尖相互纠结着、缠绕着。少女娇嫩的肉体和我紧紧拥在一起。我下体的阳刚之物膨胀起来仿佛要炸裂一般,我从凳子上缓缓站起来,淑甜也随着我的动作直起了身子。我身子一扭,已经顾不得别的,往前一欺身,搂着淑甜的纤腰,让她向后一倒,重新坐回了沙发上。掀起她的双腿,架到我的肩膀上,我双手并用,将她的短裤和内裤一齐扯下来,褪到膝弯处,我的大肉棒子早已经急不可耐,勃起得角度太过陡峭,我不得不用手指向下压住龟头,顶住淑甜粉嫩的阴唇之间,微一停顿,让龟头上沾了些汁液,继而往前一送,肉棒缓缓进入了淑甜那温热潮湿的洞穴之中抽插了起来。 淑甜一只手捂住嘴巴,一只手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我的双手则紧紧握住淑甜头后沙发背的木质上缘,双腿略微分开一些,以双手双脚为整个抽插运动的支撑点,当肉棒缓缓进出了十几下后,整个肉棒完全沾满了淑甜润滑的汁液,她那娇嫩的通道虽然狭窄紧致,但充满了青春的弹性,当我整根肉棒完全没入的时候,淑甜整个阴道完全被我的粗长的阴茎填塞的满满的,已经成为“O”型的阴道口,紧紧的箍住我阴茎的根部。 “快给姐姐啊!太胀了!”淑甜低声呻吟道。 我深呼吸了下,开始了猛烈插肏。我的手脚都已经有了着力点,腰部可以使上全身所有的力量进行动作,沉重快速地抽插,让淑甜有些吃不消。 “晨鸣,啊啊——太猛了太猛了,轻点儿轻点儿。”淑甜紧皱着双眉,咬着嘴唇哀求道。 淑甜楚楚可怜稍显痛苦的表情,更增添了几分娇媚,也更增添了我几分欲火,我不顾淑甜的话语,仍然毫不怜惜地猛插猛肏。不多时,随着淑甜下体逐渐适应与其爱液的增多,淑甜也开始兴奋,眉头虽然还是紧皱着,但那种因做爱而产生的快感,已经从面部表情完全表达出来。 我一边挺送着,一边竖起耳朵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淑甜仿佛也有点担心她妈或者建军突然进屋。 “鸣儿,先慢点儿,和姐上建军那屋去。”他挣扎着要把腿从我肩膀上移下来,没等她腿挪开,我双手一抄她的腰部,把她一下子抱了起来,她的两腿滑到了我的双臂上,而我的肉棒扔然插在她的屄里。 就这样,我缓缓得抱着淑甜向小胖的卧室走去,我的短裤勒在我的大腿处,这样抱着淑甜向前移动,如果有人看到的话,姿势一定很滑稽。 淑甜用力搂着我的脖子,两脚及小腿部搭在我的臂弯处,她的膝盖也被她的短裤束缚着,导致大腿处几乎并拢着,在我俩这样姿势地移动中,淑甜也不顾姿势的滑稽与古怪,仍然扭动着自己的圆臀,借助我脖子的支撑,做着一次次吞吐,虽然每次只能吞吐出我小一半的阴茎,但美妙的滋味还是让淑甜愉快非常。 从外屋沙发到里屋这几米的路程,我们走了至少几十秒。小胖的卧室陈设也很简单,一个大衣柜对着门,靠近窗户有一个写字台,小胖家冬天取暖已经是土暖气了,所以这屋也没有土炕,一张大木板床靠着里墙,上面也铺着凉席,比起淑甜那屋的席梦思,待遇可是差多了,床上被褥歪歪斜斜的摆放着。 我抱着淑甜走到床边,慢慢往前弯下腰,把淑甜缓缓放下,淑甜的手依然牢牢的挂在我的脖颈上,不肯松开,我顺势也爬上了床,用力向下一压,把她的双膝也压向了她的胸前,已经被吐出一半的肉棒,一下子又完全没入了淑甜的阴道里。 淑甜下颏往上一扬,“嗯”得一声呻吟。“鸡巴太硬了!杵到底儿了!” “姐,那还杵不杵啊?”我故意问道。但没等淑甜回答,我已经又开始了抽插。 “杵着舒服,比昨天还舒服!就是——怎那么大啊,胀疼。啊嗯——姐快被你杵死了!”淑甜一边享受着快感,一边兴奋地用一只手狠掐着我的胳膊。 “淑甜姐,我也舒服死了,你屄好紧啊!肏屄咋那么好受啊!”我一下一下狠狠插着淑甜少女粉嫩的生殖器。 “啊嗯啊——太猛了太猛了!我要受不了了!啊哦!哦!” “姐,好姐姐,你可真好看!我喜欢你,喜欢和你肏屄。你喜欢我嘛?喜欢和我肏屄吗?” 虽然仍在性爱的快感中,淑甜听到我如此淫荡的话,也不禁将脸往旁边歪了下,一幅娇羞的表情。低声说道:“喜欢!啊嗯!特别喜欢!” 我又一阵的狂风暴雨般的抽插,淑甜也已经陷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鸣儿,你插的姐好舒服,嗯哦——,姐的屄都给你肏开了,你使劲儿肏吧,肏姐的屄,啊哦——,要死了!要死了!” 我一边十足卖力地插着身下这个美貌少女,一边又有点担心她妈妈这时端菜进屋,发现我们此刻做的事儿,还真是有些尴尬!但一下子又想到,“如果这时,‘小琴’出现在屋门口,看到我粗硬的肉棒正在一刻不停的抽插着她女儿那花蕊般稚嫩的小屄,心中会是什么滋味?会害羞?会生气?这个文绉绉的女人生气是什么样?还是?会被刺激到?她下面也会发痒?”想到这里,我稍微放慢了动作,问道“姐,你好美,琴婶儿也好美!” “啊嗯——臭小子,你又想啥坏事儿呢?” “嘿嘿,没想啥!就想琴婶儿的屄长啥样啊?” “还能长啥样,啊啊!跟我的一样!啊嗯嗯——” “肯定没有姐你的屄又光溜又嫩,还得有不少黑毛吧!” “臭小子,啊——嗯嗯——,我这让你玩儿着还不够?还想着我妈!”说完,用手死命地掐了我胳膊一下。 我一吃痛,也死命得用肉棒狠狠插到淑甜阴道的最深处,而且没有马上拔出来,而是腰部缓缓扭动,让阴茎的根部和淑甜生殖器相交的位置用力摩擦,整根肉棒似是在肉洞中循环搅动。 淑甜不禁轻声叫道:“太深了太深了!麻死了!啊啊!” 我也不断感受着淑甜肉洞的温暖和湿滑,一阵阵无比销魂的快感从龟头处传遍全身,“姐,肏屄可真好受!女人的屄可真好,我天天都要肏。” “肏姐,快快,嗯啊嗯——受不了了,快把姐肏死了!” 随着淑甜不断地高潮,和胡言乱语,我的性欲也更加强烈,整个鸡巴被刺激的如同一根铁棒,一次次沉重而急速的抽插着淑甜,淑甜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呻吟和叫声,她一把扯过小胖的被子盖在脸上,以此来遮盖声音。巨大的快感,也让我也开始毫无顾忌的猛烈插肏。 正在我奋力冲刺之时,只听街门一响,小胖的声音喊道:“妈,我回来了。黄瓜搁哪儿啊?这是芥末!” “就搁水池子那儿!你再到房后头儿撅两根葱去!” “还叫我去?你咋不叫我姐去。” 这时,我和淑甜都已经飞快的提上裤子,出了小胖的卧室,淑甜站在门帘里面朝院里的小胖揶揄道:“你那么胖,还不多动换动换!” 小胖知道斗口不是淑甜的对手,只一撇嘴,做了个鬼脸,转身出大门撅葱去了。 “小琴”也对淑甜道:“你也别闲着,赶紧出来把那几根黄瓜给我洗了,这鱼一会儿就熟。”淑甜只好去洗黄瓜了。 我只得又坐回自己打游戏时的凳子,假意拿起手柄继续装作玩儿游戏。 不一会儿,“小琴”走进屋,端着一大盘子烙饼放到桌上,“晨鸣儿,别玩儿了,赶紧洗洗手去,马上就吃饭。” 我答应一声,站起身,瞅瞅“小琴”,笑了下,小胖妈本来微笑的脸上,眼睛眨了眨,有一丝异样的表情一闪而过,只一瞬间,又恢复了微笑的样子,只不过笑容中带着一丝羞涩,脸颊仿佛也微微红了些。我没反应出啥来,她已经一转身又出去了。 我低头一看,恍然顿悟,自己的短裤上隆起的一个大“帐篷”,很引人注目,肉棒此时仍然处于微硬的状态,虽然失去了性刺激,但也并有马上就疲软下来。我挠了挠头,这个我自己也没有办法,索性不去想,等着开饭就好。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鬼医郡王妃】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