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原神打卡点】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26-28)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26-28)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16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二十六 跟着舅妈往回走,出了门,我往嘴里放了一块儿泡泡糖,这东西还真有年头没见过了! 嚼了几下,还真让我吹出个泡泡来,“砰”的一声,泡泡爆掉了,舅妈扑哧一笑,“我说,鸣儿,你多大了,还玩这个?” “婶儿非要给我个吃的,我不想要。她非要让我挑一个。” “嗯,外人给的吃的能不吃就不吃!” “哦!知道了。舅妈,晚上吃啥啊?” “饺子,我看咱家醋没了,我这不打瓶醋嘛,韭菜鸡蛋和荠菜馅儿的,我都煮好一锅了,给你姥他们送去了,杏花估计也快回来了,出去一整天了,回去,你要饿,我先给你煮一锅。” “没事儿,我不饿,等等姨。” 小卖部离家也不远,走了一小会,一看家里街门开着,压水井边正有俩人正在洗手洗脸。一个是杏花,另一个估计就是志红了。 杏花拿毛巾擦着脸,首先问道:“姐,咱家吃啥啊?让志红也在咱家吃得了,他妈做饭难吃死了!” “行,我包的饺子,包的多,这天,吃不了,也放不住,我估计你俩就得一块回来,我做着志红的份儿呢。”说着,舅妈把醋瓶递给我,让我拿屋里去,她自己进了厨房,准备下饺子去了。 “嫂子,那我就不客气啦!”志红笑着说道,“我们家,我妈又做贴饼子,熬白菜,我哥和我爸不在家,她连油都舍不得放。整个没把我当亲生的。” 我把醋瓶往里屋炕桌上一放,出来坐在门槛上假装发呆。 我抬眼看看志红,志红也就20出头的样子,比杏花微高,一条大辫子梳在脑后,圆圆的脸,大眼睛很有神,微黑的脸上,点着几粒雀斑,长相不算漂亮,但也算耐看,尤其是高高翘起的胸脯,和又圆又翘的巨臀,比杏花的身材更显得夸张一些。 “晨鸣几天没见,咋好像长高了不少似的。”志红盯着我看了几眼。我“嘿嘿”一笑算是回答。 “还长大了不少呢!嘻嘻嘻!”杏花笑道。 志红乍一听,没反应过来,片刻后,眼光往我裆部一扫,脸微微一红。 “你们家俩老爷儿们外头挣钱,你妈还这么抠儿!”杏花继续说道。 “那可不,她老说,钱是我爸我哥汗珠子掉地上摔八瓣挣来的,以后还得给我哥盖房子娶媳妇儿。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现在不省着点,以后抓瞎。” “你妈可真是的。够重男轻女的。” “要不我说我不是亲生的呢!” “不过,天天吃贴饼子熬白菜,我是不信,瞧这俩奶子,营养多足啊。哈哈哈!”杏花趁志红没防备,一手在志红奶子上抓了一把。 “你这小妮子,还敢跟我这耍流氓,看我收拾你。”志红说着,也伸右手要去抓杏花的奶子,可杏花早有防备,一扭身,躲过了志红的一抓,可没想志红的右手抓空之后,并没有收回,反而变爪为掌,冲着杏花的圆臀用力拍了一下,“啪”的一声脆响,手掌结结实实的打在杏花的屁股上,杏花哎呦一声吃痛,用手揉着痛处,志红一贴身,就从后面抱住杏花,两手已经隔着衣服抓住杏花双乳。 “服不服,小妮子!” “服了,服了,快松手!快松手!疼,疼!”杏花娇喘的喊道。其实,被志红这一抓,并没有什么疼痛感,反而又一种异样的快感闪过。 “好,服了就好!”虽然嘴上说着“好”,但志红并没有马上放手,而是用力的揉捏了几下,才松开。“小妮子,手感真不错啊!便宜你家大力了。” “去你的,你的手感也不错,给谁留着呢!还不赶紧嫁人。” 这时,舅妈两只手分别端着一盘热气腾腾的饺子从厨房出来,“你俩也没个正型。多大人了,街门都没关,让人走道的看见了,还不羞死你们。快进屋吃饭!” 志红一听,赶紧过去把街门关上。 舅妈刚要进屋,杏花则从后面把舅妈抱住,像志红刚才对她一样,两手紧抓住舅妈的双乳,一阵搓揉,舅妈一惊,两手差点把饺子盘扔到地上。舅妈两手拿着饺子盘,一点也反抗不得,只得定在原地,任由杏花的双手在自己的奶子上一阵揉捏。 我看舅妈要进屋,正要起身给她让开,我坐在门槛上,如此近的距离看到这么香艳的镜头,不由得馋的咽了几口口水。 “杏儿,杏儿,别闹了,盘子要掉了。” “晨鸣,有点眼力见儿啊,把盘子接着,你傻里吧唧看啥呢。” 我赶紧起身接过舅妈的盘子,舅妈两手顿时解放了,但还没等她转过身,杏花已经笑嘻嘻的跑开了,舅妈作势要去追打杏花。杏花,却已经跑进厨房,喊道:“姐,我错了,错了,剩下的饺子我煮,你们先吃先吃!哈哈哈!” “这还差不多,嫂子,别理她了,就她闹腾。”志红从厨房拿了碗筷。 “嗯,咱们先吃,让她煮。气死我了!” 我已经将刚才的饺子放到炕桌上,自己也麻利的爬上了炕,盘腿坐在了最靠里的位置上,装出一副小孩子急着吃饭的样子。 舅妈打开了电视,随意播了几个频道,“这点除了新闻,啥也没有啊!” “嗯,这几天,晚上,还净播足球赛,什么世界杯的,我哥要在家,电视就是他的了。” “你哥今年多大了?有对象没有啊?” “没有吧,我妈给他张罗着呢。可是我哥眼光高,进城打工了几回,就想要个城里姑娘,您说这靠谱吗?” “城里的姑娘,又白又水灵的。你哥有点眼光忒高了。”杏花端着两盘刚煮熟的饺子进来了。“不是我说,他应该现实点,你家在咱村看,是不算差,但跟人家城里一比,就比下来了,城里姑娘哪能往咱这山沟里嫁呢,再说,你哥那个头儿,还没你高呢!你说说,你妈天天给你吃糠咽菜的,偏心眼儿也没管用啊!你们吃你们的,别等我,后头估计还有一锅儿。”说完,杏花转身又出去了。 “你这话,我哥听不进去。你还别跟他这么说,一说,准跟你急。”志红朝杏花的背影说道。 “哎,有时也是的,千里有缘来相会。甭替他着急了,说真的,你自己咋样了?有没有对上眼儿的?要不嫂子给你留意着。晨鸣他爸他舅老上城里,要是碰见合适的,给你张罗张罗。哈哈!咱赶紧吃吧。尝尝我这馅儿和的咋样?” 没等志红说话,我答道:“好吃,好吃。就是没吃出是啥馅儿的!”我这时早已经七八个饺子下肚了。 “嫂子,您这是荠菜馅儿的吧,加点肉还挺香。” “嗯,我还包了多半盖帘儿的韭菜鸡蛋的。” 舅妈刚说完,杏花就进屋了,“韭菜鸡蛋的来了!”说完,把两盘热气腾腾的饺子,往炕桌上一放,自己也脱鞋上炕,拿碗筷吃了起来! 二十七 几个人边看着电视边吃着饺子。 “舅妈,你知道建群他爸啥时掉过河里吗?” “你问这干嘛?好像是有这么档子事儿。你俩妹还没生呢!还别说,掉下去那地儿就是你和你妈掉下去那地儿!是不是建群他妈说那地儿邪性来着。别听她瞎说。” 我一听,居然还有这么巧的事儿,“哦,就是随便说说的,刚才去小卖部,建群他妈说建群爸也掉过那河里,说建群他爸从河里回来就落病了。” “本来那河沟里夏天水也不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年都入冬了,水还挺深的,水也没结冰,建群他爸骑车,估计路面滑,就摔下去了,我咋不知道他落啥病了呢?” “我也不知道啥病!” 志红脸一红,“啥病?嘿嘿。” 杏花一听,咽下嘴里的一口饺子,忙问:“你知道?啥病啊?看着人好好的啊!” 志红继续道:“刘双喜那年掉河里是落病了,我哥和他不是不错嘛,前两年正好在县医院碰见他了,我哥那年跟”癞皮狗“打架,让”癞皮狗“拿砖给开了瓢,在县医院缝的针,后来去换药的时候,正好碰见刘双喜,问他挂的啥号,一开始支支吾吾的他不说,后来哭着跟我哥说,”自打掉河里之后,男人那活儿越来越不行了。“我哥跟我爸喝多的时候,叨咕出来的。还说本来,刘双喜年轻时几个小伙子一块河里洗澡的时候,就属他那儿小。” “嘻嘻,要不有人说,建群他爸不是刘双喜呢。” “杏儿,别外头瞎说这个去。” “姐,我哪能满处瞎说去,这又不是我说的,我才来这村多久啊!这事儿你没听说?” 志红也说:“这事儿,其实好多人都这么说,无风不起浪啊!” 舅妈道:“你要这么说,刘双喜他爸先半身不遂,从单位病退了,刘双喜才进城接的他爸班,就是他爸回来之后那个冬天,他骑自行车从城里回来,才掉到河里去的。” “建群那孩子几岁啊,不会真是那老爷子的种儿吧!半身不遂了,还能那儿个嘛?” “这谁知道啊?”舅妈撂下碗,“我去盛点饺子汤。” 志红也放下碗筷,“这你得问建群他妈去了,我吃饱了!” “嘻嘻,别看建群他妈比咱俩岁数大,但爱捯饬那劲儿,还真比不了。不知道捯饬给谁看的?听说跟二驴有一腿。” “二驴有个胡春丽还不够?” “志红,我可跟你说,家花再好,也没有野花香,男人没啥好东西,你以后可得看好你男人,嘻嘻!” “管好你自己吧,刚结婚没几天,就教训别人了。你家大力是不是好东西?” “嘿,提我家大力干啥?是不是好东西,要不给你试试?嘻嘻!” “哟,这你舍得啊!” “好姐妹嘛,我的就是你的。哈哈!你别看大力看着老实巴交的,有时看电视,有个漂亮女人出来的话,眼睛也直。” 舅妈端着一大碗饺子汤进来了,“你们少聊点这有的没的,这还有孩子呢。” 这半天,我则一直没完没了的吃着饺子,对他们聊天的内容假装充耳不闻。 “这个小饭桶,除了吃,他知道啥啊?哈哈!咱们仨人吃的还没他一个人吃的多!” “杏儿,没跟你说嘛,老李头说晨鸣这病八成是好了,以后别老这么说他了,半大小子,吃死老的。你二哥跟他这般大的时候,也特能吃。” 志红也说道:“嗯,我哥十五六的时候,吃饺子,至少得吃一盖帘。” 我正好把盘子里的最后一个饺子吃完,抬起头,笑眯眯的看了看她们仨人,接过一碗舅妈盛好的饺子汤。 “我反正是有些日子没看见晨鸣了,我还真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志红看了看我说道。 “哪儿不一样?”杏花问道。 “眼神儿,现在看人的眼神儿不像小孩儿的眼神了。” “我怎么没觉得不一样。”杏花嘴上说着,眼睛瞟了我一下。 我心中暗笑,“一样不一样,你最了解了。” “等他爸或他舅回来,让他们带他去城里大医院检查检查,好好看看。”舅妈边说边收拾碗盘筷子。 “嫂子,你歇会,我收拾。” “对了,集上买的东西还在自行车上呢。”杏花呲溜一下,下了炕。我也放下饺子汤碗,跟着杏花儿出了屋,我这才注意到,靠院墙他俩骑得自行车,前车筐后车架上满满当当都是东西。 “你俩逛个集,咋买这些东西,都买的啥玩意儿啊?”舅妈和收拾完炕桌,也走了过来。 “啥玩意?你瞅瞅就知道了!这是你的胸罩,短袖,凉鞋,这是晨鸣的。”杏花从大编织袋中取出好几样衣物,往我和舅妈手里就塞。“还有这个,姐,你看好看不?” “妈呀,这能穿出去嘛?”舅妈拿着一件女士泳衣惊叫起来。 “嫂子,我也说了,这玩意哪儿穿的出去啊!不让她买,她偏买!” “你们俩个土老帽儿,怎么就穿不出去了!城里人能穿,你们就不能穿!该挡着的都挡着呢!”杏花嚷嚷道。 “能穿,上哪儿穿去呀?”舅妈依旧埋怨道。 “姐,你不是知道嘛,西石佛再往西,原来不是有个野湖吗,水时有时没的,前年县里不是在那儿建水库,想开发成旅游景点嘛。这已经建完了,湖北边的岸边,弄得都是沙滩,跟海边似的,我也是听胡春丽说的,这天一热,净是过去游泳的,说现在还不收钱,等啥设施都建好了,就该卖门票了。姐,你多少年没游过泳了,以前,你不是说游得特好嘛,我这狗刨还你教的呢!” “你那狗刨也敢下水?”舅妈揶揄道。 “你看,我这买了游泳圈了。” 志红也说道:“还真是现在,游泳的地都没了,咱村门口那河,原来水多深呢。小时候,净里头刨哧去,现在,水连腰都没不过去。” “要不西石佛儿那修水库呢!也是水都被上游截了,他那要不修水库,那湖早晚也没了,现在修完了,它不开闸放水,咱这水也涨不起来。”杏花又掏出个泳衣塞给志红。 “我说我不买,你偏给我买,游就游去穿个大裤衩背心不就得了,花这冤枉钱干啥。钱我下月给你。”志红嗔道。 “说这外道话,你有多少钱我不知道,我这和大力结婚已经单过了,大力他们家就他一个,他爸妈又不找我们要钱,家里钱我管着,跟我说,钱咋花都行。我这开学了,就上小学校当老师去了,旱涝保收,这点东西,小意思啦,你要不落忍,晚上就陪”大爷“我玩玩儿就行。”说着,杏花儿学着电视剧里浪荡公子调戏姑娘的神情和动作,伸出食指去勾志红的下巴。“小妞,今儿晚上,”大爷“要定你了。哈哈哈” 志红赶紧躲开杏花的小手,“呸。”了一声,也转过身忙着从自己的自行车上往下整理东西。 “就你没正型!哈哈!”舅妈也被杏花的动作逗笑了。 “嫂子,这是我俩买的,香菇,木耳,粉条,酱豆腐啥的,都是吃的,咱三家儿一人一份儿。钱一会您跟杏花算吧。我那份儿已经放回家去了。”志红把分好份儿的东西往地上一摆。 “唉,这才是赶集时紧要买的,咱村里不好买,建群他妈那上货又不急时。来,晨鸣,帮我把这些都搁厢屋去。” “诶!”我帮着舅妈把几袋子吃的东西拎到了厨房隔壁的厢屋里,舅妈一件一件的往橱柜里放。 “姐,快点,咱回屋试试这几身衣裳去。”杏花在屋外催促道。“晨鸣,你一人在院里玩儿会。让你进去你再进去。” “来了,来了。你俩先去。” 我“诶”了一声,算是回答! 三个女人进了屋,这时的天色,太阳刚落山,晚上7点多,不开灯的话,院外比屋里亮的多。所以正常的情况下,由外往里看,啥也看不清楚,所以,窗帘并没有拉上,留着透光用。 可是,她们哪知道我这眼睛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那也是很强的。,如此的距离内,可以看的分毫必现,我假装不经意的院里瞎溜达,不断的瞟着里屋里已经正在脱衣服的三人。 只不过只有杏花在炕上一会儿起来一会儿坐下十分活跃,杏花的裸体我已经点点滴滴都欣赏过了,而舅妈是背对着我坐在炕上,我的重点不免落在了志红身上,舅妈和志红都是稳当的人,志红歪身坐着,这个角度,我完全可以看到她的上半身,志红脱衣服时,表情还有点害羞,毕竟是还没结婚的大姑娘。她将里面的老式文胸慢慢脱下,一双豪乳一下就跳跃出来。好一对雪白的大奶子,小巧的乳头点缀在上面,明显比杏花和舅妈都要再大上一些,由于太大,显得稍微有点下垂,我舔了舔嘴唇,咽了一口口水,真想现在就扑上去,将脸埋在她的乳沟里,好好的亲昵一番。 正在我心里痒痒的时候,杏花趁志红回头从口袋里翻找衣服的当口儿,一双小手已经抓住了志红的双乳,揉了起来,志红一惊,刚要回头推开杏花。 “小妞,刚才不是说好了嘛,让大爷我玩儿一玩儿,要不,不让你回家,嘻嘻嘻。” “快起开,真讨厌!嫂子,你看她。” 志红的反应非但没让杏花停止动作,杏花反而将脸也往志红奶子上凑了上去,伸出舌尖轻舔起志红的奶头,这个动作,让志红的身体不禁一震,一种被电流通过的感觉传遍全身。 其实,志红自己在家也曾轻轻的自慰过,但羞耻心总让她点到为止,她那甜蜜的洞穴,自己的手指都没有深入过,最多的只是不断用手指摩擦摩擦。倒是这对豪乳,实在是自己的一对宝贝儿,每日晚间,自己看着这对白花花的乳肉,也很有自豪感,由于够大,她也时常用手托起乳房,将自己的乳头送入自己的口中,舔吸嘬吮一番。 但今天,突然被自己之外的另一个人用舌尖触碰到,感觉还是很奇异的,嘴上虽然说着让杏花离开,但推在杏花双肩上的双手却舍不得用力。这种奇妙的快感真希望就此持续下去,而且换成一个粗鲁点的男人才好。志红一瞬间想到这么羞耻的想法,脸变得更红了。 舅妈正穿好了新胸罩,听到志红呼救,一巴掌用力打在杏花撅起的翘臀上,“你这小妮子,要是男人,那可真不得了了。不过,志红这奶子,这腰身,嫂子要是男人,也动心啊!就看以后哪个男人能有福气了。哈哈!” 屁股上一痛,杏花忙起身,用手胡噜起自己的圆臀,转头说道:“姐,你干嘛啊。我这疼我媳妇儿呢。” “谁是你媳妇儿啊!嘻!”志红扭过身去,赶紧拿出一件新买的内衣,穿了起来。 “哟,是不是嫌弃我底下没有那活儿啊。” “呸,你有吗?” “我是没有男人那家伙儿,外头那傻小子有啊,要不我把他给你叫进来,嘻嘻!你看,晨鸣傻呆呆的往咱这看啥呢?估计你啥都让他看见了” 志红此时正从炕上站起身,刚脱掉内裤,肥大的屁股朝着窗户,听到杏花这么说,赶紧坐下,将手护到胸前, “志红,别听他胡说,咱屋里这么暗,电视也关了,外头天还亮着,从外往里瞅,啥也看不见,杏儿逗你玩儿呢。”说着,舅妈也站起身,光着屁股,穿起泳装来。 “嫂子,我知道,呵呵!”志红又重新站起来,试穿今天买的泳装。 我听到这些话,心中暗笑,“哥哥我就是啥都能瞧见!”志红和舅妈起身换泳装的时候,两个丰满的巨臀在我眼前晃来晃去,真是壮观,真想现在冲上去,把俩女人都按在炕上,好好地干她们。 二十八 “舅妈,能进屋看电视了吗?” 至少半个多小时,几个人女人叽叽喳喳地才把衣服试完。 “行了,进来吧!”舅妈朝我喊道。 这时,天上的云也开始变得浓厚,外面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刚进屋,屋里灯也亮了起来,电视也从新打开了。 我上炕,刚坐下看电视,杏花把给我买的那包衣裳扔给我,“晨鸣的衣裳还没试呢!试试,让我和你舅妈看看。” “嗯,试试。看看大小。”舅妈也接口道。 “哦!”我把袋子打开一看,有一叠内裤,啥色的都有,还有几双袜子和一身短袖衣裤。“姨,这裤衩儿就别试了!” “不试?知道合适不合适啊!没人看你!我们都背着身呢!”杏花手一指,“你上炕犄角那儿。” “哦。”我挪到炕的紧里头,对着墙角,坐着脱了身上这两件短裤背心。从口袋里拿出一条内裤,还没等穿上,突然,全屋一片漆黑,电视和灯全都熄灭。 “没事儿,不是保险丝断了,就是又停电了。”舅妈下了地,到电视柜下抽屉里摸索出一个手电,推开开关试了试,手电电量不太足,打出的光很微弱,“我记得厢屋有几根没用完的蜡烛。等着啊!”舅妈打着手电出了屋。 “今儿礼拜二吧!估计村里又拉闸了!好几个礼拜没停电了!”杏花自言自语道。 “可不是,这刚几点啊?一会还得抹黑回家。” “回什么家啊,刚才上你家放东西时,不是跟你妈说了么,一会儿跟我回我家。” “哦,忘了。”志红搔了一下耳后的头发。 “说好的,小妞儿晚上要陪大爷玩儿玩儿的,嘻嘻嘻。来,先亲一个。”杏花又往志红边上凑了凑,一把搂过志红的腰,撅着嘴就往志红脸上亲。 “臭流氓!”伸手去推杏花的身体,但恰好推到了杏花的胸部,我在黑暗中也看的很真切,志红说是推,但说是抓住更准确些。 “还我流氓,你手往哪儿放呢!我跟你说啊,小妞儿,你越反抗,我越兴奋。听话啊!嘻嘻嘻!” 听着杏花如假似真的做作和话语,还真有几分古装电视剧里男扮女装的公子调戏漂亮姑娘的演技。 这时,舅妈在院里喊道:“我去小卖部买包新蜡,你们在屋里等着啊,外头黑着呢。” “哎!姐,你出门看着点路。” “行,没事儿!我这有手电。”舅妈开街门出去了。 “小妞儿,现在没人来救你了吧!哈哈!你喊破喉咙也没用了。” “晨鸣还在呢!晨鸣能救我!” “救个屁,他是我的人,听我的,是不是?晨鸣!” 我嘿嘿一笑,“是!” “晨鸣,你呆在那儿别动啊,要是这个小妞儿不听话,你过来帮我摁住她的手。” “晨鸣跟你非学……”坏字还说出口,志红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因为,杏花的舌头已经吻道她的左耳处,舌尖在志红的耳廓边缘轻舔着,时不时的还往耳道中逗弄几下。麻痒的感觉立即传遍全身,杏花在志红呻吟了几声之后,双唇就从志红的耳处移开,盖住了志红的双唇,贪婪的吮吸起来,杏花的右手搂着志红的腰,另一只手解开了志红的几粒衬衫扣子,从文胸的缝隙处挤了进去,抓住志红的大奶子捏了起来,志红也根本放弃了抵抗,任由杏花的摆布。 快感和黑暗,以及我的“傻”,估计也让志红几乎忽略了我的存在。虽然是被同性爱抚着,但也好过寂寞的夜里,自己一个人的孤独! 杏花向前欺身下去,慢慢将志红身体放躺下,边吻着志红,边将志红的胸罩衬衫完全敞开。两手在大团的乳肉上面放肆的揉捏着!两个大奶子在杏花的手中被随意揉成各种形状。 看着杏花如此“欺负”着志红,我的肉棒也已经硬邦邦的抬起头来,杏花跪在志红的双腿两侧,加上上身趴在志红身上,圆臀高高撅着。双腿分开,展示出一个非常撩人的姿势。 我慢慢往杏花臀后挪过去,两手顺着杏花臀部的轮廓向她腰部划去,杏花只微微颤动了一下,我用手将杏花的腰带扣解开,抓住她外裤和内裤的边缘,慢慢向下褪了下来,由于她双腿分开着,裤子只能褪到大腿处,但这也足够了,白花花的屁股完全露了出来,蜜缝处早已经是淫水淋漓,我也跪在志红的双腿两侧,挺着大鸡巴,又往前凑了凑,将龟头轻轻挤进杏花滑嫩的肉缝里,两手扶稳杏花的胯部,深深吸了一口气,腰部用力往前一挺,肉棒顺利顶到了尽头,由于轻车熟路,我便开始了有力地抽送。 此时,杏花正趴在志红胸部上,正努力吸吮着志红娇嫩的乳头,虽然已有准备,但还是被我用力的一插,刺激的闷哼了一声,志红也发现事情产生了变化,睁开迷醉的眼睛,虽然眼前仍然是一片漆黑,但杏花的身体有节奏的前后耸动着,志红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轻声说道:“杏儿,晨鸣在日你!” “我知道,嗯,嗯,啊,啊,晨鸣日起来,可舒服了!我就要让他日!” “可是,你……啊!别!别!啊”没等志红继续说下去,她的口中也开始呻吟起来,原来杏花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只小手已经从腰部钻进她的内裤里,在抚弄了几下志红湿哒哒的阴唇后,杏花中指的前两个指节就已经钻进了志红的屄里,抠弄、搅动了起来。 “啊!嗯!啊!宝贝儿,舒服嘛?啊!”杏花在被我不停地抽插的同时,还问志红。 “舒服!想要,想要!啊!啊!啊啊!”志红几乎失去了羞耻感,双手也开始揉搓起自己的巨乳,“好想要男人的鸡巴!” 志红的骚话也刺激了我,我坚硬的鸡巴在杏花的屄里疯狂的进出起来。杏花淫叫的声音一下变大许多!如此大的声音,恐怕连院外都会听到,仅剩的一点理智,让杏花咬了咬嘴唇,想控制住自己的呻吟声,但性交的快感几乎让她无法自已。 不知志红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杏花想要继续大声呻吟的时候,志红搂住杏花的脖子,将自己嘴唇紧紧的和杏花的双唇贴合在一起,疯狂的吻起来。漆黑的屋中只剩下剧烈地喘息声,和肉体相交的啪啪声。 片刻之后,“鸣儿,先歇会儿!我膝盖酸了。”杏花抬起上身,反着手一拍我的大腿。几分钟的性交,让我和杏花都很舒快,但杏花跪着的膝盖却已经酸痛了。 我不情愿的将肉棒抽离开杏花的肉洞,向后挪了下身子,顺势往后一坐,沾满杏花汁液的大鸡巴依然挺立着! 杏花向旁一侧身,拖着半脱的裤子,向我蹭过来,我搂住杏花的腰,杏花的樱唇就已经吻到了我的唇上,两人的舌尖也伸出来纠缠起来,就在两人舌尖追逐嬉戏的时候,杏花一根湿漉漉的手指也加入了进来,在我俩的舌尖上涂抹着,我知道这湿漉漉的水渍正是志红蜜缝中的蜜汁儿,因此不由得斜眼看看志红。 志红仍然躺在原地,她自己的左手已经托起自己的一侧乳房,将奶头送到自己的唇边,轻舔了起来。另一只手则伸进了自己的裤裆里,代替刚刚离开的杏花。自慰的快感让志红双腿不停的扭动起来,面对如此诱惑的一幕,让我也是浴火中烧。 我放开杏花,一下扑到志红身上,一手揉捏起志红空闲的右乳,一手在志红腰臀处摸索着,嘴则凑到志红的唇边,伸出舌头,跟志红的舌尖争抢起她那鲜嫩的乳头来,弱小的奶头在两个舌尖间不断的摆动着,不久,杏花的舌尖也加入了战团。三人的唾液使得志红的乳头和乳晕非常滑腻,三个舌尖相互搅动着,正在战况异常激烈之时。 院外突然传来舅妈的声音,:“四婶儿,黑灯瞎火的,您嘛去啊?” “买几根蜡去,今儿又停电,我们内个老头子还没喝完呢!天天一喝就俩钟头,天天压桌,这还没喝完呢!” “那我这刚买的两捆蜡,您拿走一捆用着。” “不用,家里有几个蜡头,正点着呢,我怕他一会没完没了的喝,先买几根给他预备着。哎,今儿,儿子从部队来信了,说都挺好的。还给邮了张穿军装的照片,老头子高兴了。” “哟,还真是,这小军儿都走了半年多了吧,真够快的!” “嗯,去年冬天走的。” “您摸黑走慢点儿。”跟四婶说完话,舅妈一推街门,已经进院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原神打卡点】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