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软件下载安卓】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14-16)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十四我把嘎子拽上来,给他放倒一边,嘎子还是在鼻涕眼泪的抽泣不已,我心里想着:“对一个十一二的孩子这么做,是不是过分了?但嘎子也确实欠收拾,不教育,长大了必定是个痞子。”嘎子拿衣服下摆擦了半天鼻涕眼泪,才逐渐恢复了平静。过了好一会,嘎子抬起头看着我,惊恐万状的说:“你,你不是李晨鸣!你,你是谁?”我默默的微笑着看着他,仔细打量了打量这个嘎子,“你还真让我吃惊啊!这都被你发现了。你咋知道的。”嘎子听我承认了,万分恐惧,“我,听你刚才那笑声不像是晨鸣。”“好孩子,晨鸣已经死了,我在这山里已经等了几十年了,投不了胎,刚巧碰见你把晨鸣害的丢了魂,我正好借他的身子还阳。听懂没!这事,只有你我知道,要是有第三个人知道,我就把你吃了。把你一家人都弄死,听懂没!”嘎子早已吓傻了,木讷的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心中好笑,但好像说的又是实情,看着嘎子的木讷样,想把就这么扔这,但又有点于心不忍,这时,传来胖子的喊声,“晨鸣,你在上面吗?”“在呢,上来吧!”胖子慢慢悠悠的上来,看到嘎子混身是土,满脸红肿的瘫坐在地上,以为我打架打赢了呢!他走到嘎子面前,也想打两下便宜手。嘎子惊叫地从地上蹦起来,一下子把胖子撞了个屁蹲儿,然后大叫着“鬼,鬼啊!”飞也似的往山下跑去。胖子被撞了七荤八素,爬起来,他说:“什么鬼啊?大白天的,他中邪啦?范什么毛病了?”我说:“我哪儿知道啊!我揍了他一通,他趴在那儿说“服了”。然后哭着耍赖。你就上来了。谁知道怎么了。”胖子胡撸了胡撸身上的土,“走吧,我家去吧,还说玩游戏机呢!先跟这帮王八蛋打了一架。”“你挨揍没有?”“没有,我躲我叔家院里去了,那仨崽子没找到我,我一看他们走远了,就往这边寻摸来了。哎呦,没想到,今天,你还真没怂,以前,我也跟你说,嘎子没啥可怕的,你比他壮那么多,一只手就把他放倒了。”“呵呵呵。”我听着胖子的胡吹乱侃,不断傻笑着,跟着他回村去了。七拐八拐,已经到了胖子的家,今天,小胖家也没其他人,胖子家大概也是村里数的上的富户,要不这游戏机这时髦货,能到这山村里肯定是不容易。一看他家正房是五间新盖的大瓦房,比村里其他寻常人家都气派不少,到院里压水井前,我俩压上水来洗吧洗吧,刚才跟嘎子他们连跑带颠儿的,我这浑身也都是土。洗完手脸,进屋一看,一股农村土豪的风格,窗明几净的,正间屋摆着组合柜,大彩电,录像机,酒柜里摆着各种各样的酒瓶子,甚至还有茅台的瓶子,也不知道是空瓶还是整瓶没打开的,但东西两个箱屋,还是分别砌着两堵土炕,但是灶眼全放在屋外面,比起老年间把灶台放在屋里要干净了许多,农村这地方还是土炕深入人心啊。这时,小胖已经拿着游戏机,到电视面前组装了起来,就是普通的FC红白机,这机子,我小时候也玩过,现在看到,还真有几分亲切感。我坐在正对着电视的一个小凳上,对小胖说道:“建军,早上老李头给我看完病,我舅妈说我脑子的病好了,以后也能上学去了,但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的病,除了我妈死我是记得的,其他的好些事,好像都不记得了,我感觉我现在变了一个人似的,包括这几天的事儿也都模模糊糊的。你给我讲讲以前的事儿,我看我还记得多少?”小胖组装好游戏机,也坐到我旁边另一把凳子上,“从哪儿讲呢?你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不过也没准,你爸上次回来,你都没认出来。”“你就讲咱俩是怎么认识的?”小胖塞给我一个手柄,他已经选好游戏——《魂斗罗》,“上上下下左右左右,BABA”他嘴里念叨着调命的秘籍,“这个还记得怎么玩儿吧,一只手控制方向,一只手按着俩钮儿,一个开枪一个跳。”“哦!我记得!我做梦都梦见玩这个来着,我玩的好着呢!”“别吹牛逼了,你就上回玩过一次。”我嘴角轻蔑的笑了笑,“玩一次咋了,我要是能三条命过关,你输给我点啥?”“吹牛逼,别说三条命了,三十条命你都通不了关,咱俩一块玩,要是第一关关底,你能不死一条命,我就算输了。”“好啊,你输的话,输点啥?”“嗯,那什么,你要赢了,我一会把我爸买的黄片拿出来给你看看,怎么样?嘿嘿。”“啥叫黄片?”小胖“嘿嘿”淫笑了半天,被我这一问,一下就泄气。“就是男的和女的干那个的录像。”小胖一脸嫌弃的给我解释道。“我爸都藏他屋那个小酒柜里了。”我假装恍然大悟道:“好好好。”这时游戏已经开始,儿时熟悉的音乐再次响起,虽然对我来说,这个游戏也幼稚了点,但我慢慢的还是和小胖一起融入进去。觉得挺简单的游戏,真玩起来,还真的不容易,自己已经没有当年的身手了,没到关底,已经死了四五条命了,好在小胖开始调出了30条命,否则连关底我都见不到啊。我边玩着游戏,边询问着小胖:“建军,给我说说以前的事儿啊,说说我爸去哪儿了?”“你爸去哪儿了,我哪儿知道啊,不是在燕山,就是在城里,这满处做买卖呢吗。以前我爸是这村最牛逼的,你爸后来,就把我爸比下去了,不过我爸也说了,要是想挣大钱,还是得学你爸,还说让我以后跟着你爸学点东西。”“你们家这不是已经够牛逼了吗,彩电录像机都有了。再说了,胖子,你以后跟着我,不用跟我爸,我保证你发大财。”“得了吧,跟着你,我还不得要饭。你就扯淡吧!不过,我觉得你脑子可能还真给摔好了点。你以前没这么多话,说话也没这么利索。一着急还净结巴。今天说话顺溜多了。而且,见着嘎子也没怂。”我一怔,“是吧,老李头说了,我脑子里淤血化开了,血管通了。”“呦,那还得感谢嘎子这下子呢。哈哈哈”“哈哈,可不是嘛!建军,觉得我是不是换了个人?”“换个屁,除了说话顺溜点,没啥不一样的。”“呵呵。咱这村叫啥名,我都不记得了。”“叫东石佛村啊!属涿县!”“那离北京多远啊?”“往北翻过那山不就是北京燕山嘛,你不还北京人嘛,连家都不记得了。”“哈哈哈。对对。”没想到自己又投胎回北京了,九几年的时候,我还在中关村攒机卖光盘呢。想到中关村,心中一凛“我操,不是吧!突然想起自己是怎么入的股市投资这一行。那年冬天,我在柜台那试机子,一个半大小子,跟我扯淡,让我一定要炒股,然后给了我几篇笔记,记着一些投资心得,与这些年股市重要的股指高点低点,还有几只股票代码。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冥冥之中啊!原来那是我自己。”一段惆怅之后,不知不觉已经跟小胖把“魂斗罗”通关了,之后继续是沙罗曼蛇,赤色要塞,坦克大战,一开始这些对我来说有点怀旧的感觉,但这么持续下去,我已经腻味了,小胖却还乐此不疲。我一看时间,快11点了,“建军,你家里人呢?中午咱们吃啥啊?”“我爸我妈去县城了,我姥姥病了,可能够呛,我舅一早让人打电话到村里,我爸我妈得着信儿,一早就走了。我姐还在县城住校呢!”小胖回答着,手却继续按着手柄。“那有吃的没啊?”“有啊,能让你饿着?昨天晚上,我妈炖了一锅的排骨,还有做好的馒头,一热就成,我再拿肉汤咕嘟点白菜粉条,不就齐了。”“那赶紧做去啊,我都饿了!天这么热,你家那电风扇怎么不开啊?”“不能使,坏了!你哪那么热啊,我这么胖我都不热。”“那我一会院里拿凉水擦擦去。”“我家有洗澡间啊,你不是用过吗,房顶上有大桶晒得热水,拿凉水擦,再激着你,你这病刚好,正好我爸前些天托人运回来个浴缸,咱村绝对头一份儿。一会儿泡个热水澡,舒服着呢。牛逼吧!”“嘿嘿,真牛逼。那赶紧做饭去吧!”“好好,这条命死了就去。”“那我先去泡澡去了”“去去去。”我摇摇头,心说“小孩子玩游戏就是没节制啊!”我站起身出了屋,院长里往两边厢房看了看,一看浴室很好找,小胖家西厢房也是住人的,东厢房是厨房,厨房靠南隔壁有间屋就是浴室,舅妈家也是这格局,只不过,那间屋是储藏室。推开浴室那屋的门,中间打了一个木头的隔断,分成了里外两间,隔断并没有打到屋顶,只打了一人多高,估计也就是做个简单的干湿分离,外屋放着两把带扶手的旧椅子,肯定是换衣服时用的,椅子之间还有个小茶几,茶几上的烟灰缸还有几个抽过的烟蒂,开来小胖他爸跟我以前一个毛病,喜欢洗完澡就点一根烟,地上摆着几双大小不一的拖鞋,我麻利的脱了裤衩背心,本身脚穿的就是拖鞋,反而不用换了。隔断的小门,门的上半截是块大玻璃做的窗户,当时农村这种屋门很多,可以增加点采光,窗户里边有个小布帘半拉着。我推开小门,里面才是真正的洗澡间,看到里面稍微有点暗,但光线也还凑合,拉了拉外屋的灯绳,灯没亮,八成灯泡憋了。不管它了,早晨起来连打架带瞎跑的,出了一身臭汗,胳膊腿上也都是泥道子。还真的得好好洗洗。屋里的摆设就更简单了,顺着门的方向靠右里墙,还真有一个蛮不错的单人浴缸,左侧靠墙是台单缸洗衣机,90年的农村,能有这些东西,小胖爸还真不是一般人。试了试浴缸的龙头,调好水温,房顶上其实就是一个刷了黑漆的大汽油桶,通好上下水管,这时还谈不上太阳能,农村人能有这个洗澡就不错了,大夏天的,小孩可以去河沟里洗,大人也就是在家的压水井旁随便洗洗,专门做个浴室的家庭还真不多。我放了小半缸的水,要放多半缸的话,估计屋顶桶里的热水就剩不了什么了,从新上水,再晒热,得晚上了,小胖一会洗的时候该骂我不够意思了,有这三十多公分深的水,也够了。这天气,水温即便最高,估计也就四十度,我慢慢的迈腿到浴缸里,顺着边缘滑下去,本来以前经常的事,现在做起来都有种新鲜感,没想到在一个90年代的山村里,还能在浴缸里泡上澡,还是满惬意的。我闭着眼睛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惬意。可惜,这份心境没过几分钟,浴室的小门突然被打开了,我是背向门口的,头左侧突然听到听到“啊”的一声大叫,吓了我一激灵,胖子一手拿着炒菜铲子,一脸贱兮兮的问:“舒服呗?哈哈哈。”我心里一万个草泥马掠过,这胖子估计蹑着脚进的外屋,一点声没有,我扭过头对小胖嚷吗“你丫撑的吧。吓死我了。”“哈哈哈,我来看看你长毛没有,哟,家伙儿还够大的啊。真牛逼。”“牛逼你大爷!快滚!”我不住的往胖子身上撩水。胖子傻笑着关上小门逃开了,边跑边说:“爷做饭去了。哈哈!”———————- 十五刚才的惬意全被胖子破坏了,我找了块肥皂,浑身抹起来,冲洗掉肥皂沫,一身的清爽,将一块毛巾折几折,垫在颈下,想起早上和杏花做爱,和玩弄舅妈大屁股时情景,下身不由自主的又立了起来,由于水浅,几乎整根大鸡巴都露在水面之上,我心底里不由得又是羡慕又是庆幸。就在我胡思乱想时,小门又被打开了,我头也没回,用手握着肉棒的根部甩弄着,“你丫还有完没完?是不是没见过这么大的鸡巴啊!那你丫就好好瞅瞅。”说着,我飞快从浴缸里站起来,朝门口方向一转身,但随着而来却是一声女人的尖叫声:“啊!”我定睛一看,也吓了我一跳,一个也浑身脱得精光,梳着马尾辫的少女,正站在我对面,十五六岁的年纪,两手吃惊地捂着嘴,虽然,光线稍暗,但我在里面已经呆了半天,视力已经适应了明暗度,看着她那光滑白皙的皮肤,胸部发育的也还算不错,两团姣乳挺拔着,两粒粉嫩的乳头点缀于上,下身神秘的三角区也没有任何遮挡,稀疏的浅色绒毛刚刚可以覆盖关键的三角尖端,大约几秒钟的时间,少女已经退出门去。虽只一瞬间,但我已经呆住了。少女到了屋外大嚷:“晨鸣,你怎么在这儿?刘建军呢?你别出来啊。”然后是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啊!我,我不知道啊!建军让我在这洗澡的。”心中却盘算着,“这女的是谁?听语气,八成是小胖的姐姐。怎么突然回来了,还给我玩一个春光乍泄。哈哈!”“你给我好好在里头呆着,没让你出来,你别出来,出来我打你。”这时,少女已经出了外屋,在院里大喊,“死胖子,你在哪儿呢?刘建军!刘建军!”叫了好几声,却没有应声。少女重新回到浴室外屋,“晨鸣,你洗完没有?洗完快给马上我出来!听见没有?快点儿!”“哦,哦!”我加装被吓傻的样子,双手捂着裆部,从里屋蹑手蹑脚的出来。“你怎么不穿衣服?”“我衣服在你边上呢!你让我马上出来的。”少女侧脸假意不看我,歪着身子把椅子上我的衣服扔给我,“快穿上。”我飞快地套上裤衩和背心,“我穿好了!”这时少女才转过脸来,“建军呢?”“我不知道啊,他说做饭,刚还在呢!”少女上下打量打量我,说道“几天没瞅见,怎么你小子好像长大了不少似的?比我都高了。”说完,嘴角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但转瞬即逝。“我问你,刚才你都瞅见啥了?”“啥也没瞅清楚!”我心说:“你这个‘大’字,大概不是指的我的个子吧。嘿嘿。”“还想瞅清楚?”说着,走近我,朝我肋下的软肉猛掐了一把。我不禁吃痛起来,边躲,边叫道“真的,啥都没瞅清楚。”少女用手指掐着我的肋下的肉,说道:“不管看没看清楚,跟谁都不许说,听见没,要是敢跟别人瞎说,看我怎么治你。”我委屈的点点头。少女好像有点不忍,用手胡撸胡撸我被她掐过的地方,温言道:“只要听我话,姐还给你糖吃,听见没有!”走,回屋看电视去吧!我又一次点点头。我俩一起走出了屋门,还没进正房,这时,院门传来一阵自行车铃的响声,胖子风风火火的下了自行车,手中还拎着一瓶子酱油。看到我俩,“姐,你咋回来了?”“我咋不能回来了?你这半天干嘛去了?”“我不做饭吗,看没酱油了,出去打瓶酱油,你回来了,我还得多切点白菜。你还回学校不?”“我中考结束了,本来打算在县城多玩儿几天,妈一早给我打电话,说是姥姥上医院了,让我过去看看,姥姥估计挺不了几天了,看完姥姥,妈又说咱家就剩你一人,不放心,让我回来看着你。”“看着我啥啊?有啥不放心的!”“不放心你学习,怕你不写作业,让我看着你写作业。妈不让你天天写篇作文吗。”“妈她自己喜欢写作文,就以为别人都爱写作文。”“别抱怨了,赶紧做饭去,我都饿了,我先洗个澡去,坐了好几个钟头的汽车。”我一旁也答应道:“我也饿了!”小胖看着我,没好气地说:“知道你饿,你就一饭桶。”又对她姐说:“姐,你待会再洗吧,我饭马上好,而且,这晨鸣刚洗完,估计也没啥热水了。你们俩屋里等着去吧!”说完,拎着酱油瓶子进了厨房。“嘿,平时都爸妈不在家,都是我做饭。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哈哈!”我和小胖姐进课厅了,一看游戏机还没收起来,“就知道这胖子爸妈不在,肯定玩游戏机。晨鸣,你会玩不?”“会啊,我玩的好着呢。”“那咱俩玩会儿。”于是,我硬着头皮继续和小胖姐玩魂斗罗,还好,片刻工夫,小胖就把饭菜端上来了,一大盆炖排骨,一大盘肉汤白菜粉条,一盘七八个雪白的大馒头。热气腾腾的,看着还真有食欲!我忙像个小孩子似的,放下手柄,第一个坐到餐桌旁,小胖又出去把碗筷拿了过来。“姐,吃来呗!等着喂呢。”“这就来,等我把这关过了!”“刘淑甜呀刘淑甜,平时你还说我玩游戏机玩起来没够。你呢!还不一德性。”“我和你一样吗?我啥学习成绩?你啥学习成绩?”说着,也放下手柄,坐到餐桌旁。这时,我已经啃完一块排骨了。小胖姐看了我一眼,“这小子胃口总是那么好。胖子,瞧人家吃那么多,长的都是腱子肉,你也饭桶似的,长的都是肥肉。”小胖也边啃骨头边抱怨:“这能怨我吗,我喝凉水都长肉。”没过15分钟,桌上的一盆排骨,几乎都被我和胖子消灭殆尽,白菜馒头也被吃的所剩无几,小胖的姐姐淑甜吃了半个馒头,两三块排骨就已经饱了,看到我俩这种吃法,不禁揶揄了一句:“真是两个饭桶。”“姐,盘子你来收拾吧!”盘子嘴里还在咀嚼最后的一口饭菜就已经拉着我重新回到游戏机前的座位上,重新开始了战斗,淑甜收拾着碗筷,说道:“一会儿我洗个澡,胖子,你要撒尿去外面茅房,别再去浴室里撒了,每次浴室骚呼呼的,肯定都是你尿的。”“别瞎说,咱爸也去浴室撒尿,你也说说咱爸。”“还敢顶嘴,你再去尿一试试。看我怎么修理你。”说着已经端着碗筷出屋去了。“哼!”胖子只那眼斜了一眼他姐,没敢再说别的。 ———————- 十六经过一个小时的激战,“沙罗曼蛇”终于通关了,看着两架小飞机从屏幕前划过,绿色星球爆炸成一团模糊的色块,虽然画质相比以后的游戏,那是极为粗糙,但我心里还是真有点成就感和感慨,当年,为了玩这个游戏,那可是太容易了,家里穷,买不起游记机,只能偷偷的去同学家玩,我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和奶奶两个人一起生活,到初中毕业那年,奶奶也去世了,我就和一个远房叔叔一起去北京闯荡,跟着叔叔练摊儿起家,先是服装鞋包,之后是小家电百货,再后是去中关村攒机子,直到遇上了“晨鸣”,虽然没太把“晨鸣”的话和笔记本当回事,但之后还是去开了户头,不久之后正好赶上519行情,一入市还真赚了一大笔。但股市哪是那么容易赚钱的,不交满学费,学不出个所以然,即便有人交上百万的学费,也未必能寻找到股市的规律,有那个笔记本在手,但自己一开始也只把上面的股指高点低点和一些牛股代码当成巧合,并没有完全相信,直到付出了惨重代价,用了10年时间,才知道那笔记本的价值, 但这时我自己的投资水平也已经上升到一个成熟的地步,自己的理念和心态都有突飞猛进的跨越,一本秘籍在不同认知层次的人手中,产生的价值肯定不一样,拿到了财富密码,也需要胆识,知识,和心态这三样东西相匹配,缺乏任何一项,都很可能前功尽弃。正在我暗自感慨人生际遇的时候,淑甜已经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走进屋来了,洗完澡后,换了身较为宽松舒适的灰色短袖T恤和运动短裤,大大咧咧往小胖边的沙发上一靠,用白皙的脚丫,捅着胖子的后背,“胖子,你今天作业写了么,妈跟我说了,上午一页练习册,下午一篇作文和练一篇字,你都写了吗你?”“一会儿的,一会儿就写去。”“我呸,现在都两点了,等你一会,就晚上了,还写个屁。赶紧回屋写去。”“知道啦知道啦。”“我可跟你说啊,妈跟我了,让我全权监督你完成作业,如果你完不成,就扣我的零花钱。”“哈哈,那好啊!”“好个屁,零花钱要是因为你少一毛钱,信不信我抽你。”“不信,你舍不得!”“呵呵,你的脸还真厚啊,那我就跟咱爸说,他上回从外地带回来的那个古董酒壶,就是他特别稀罕那个,你跟同学显摆,拿出来把壶把儿给摔断了,后来你拿502胶给粘上了,你看咱爸舍不舍得拿皮带抽你。”小胖这时真担心了,“别呀,姐,咱不说好了吗,我那月的10块钱给你,你就和我一口咬定啥也不知道嘛!你不能说话不算啊!”淑甜:“呵呵,此一时,彼一时!昨天妈说可是认真的!你不完活,真扣我钱。”淑甜心里还有一句没说,“妈还说了,如果小胖按时完成作业,作文监督的功劳,还有10元的奖励。”“好好好,我写去还不行。”“回你屋,认真写去,写不完,别出来!听见没有!”“听见啦!这就去。”“把手柄给我,哈哈哈。”胖子依依不舍的的把手柄交到他姐手上,并走进了自己的西厢屋,关上了门,他仿佛交出去的是国王的权杖,而将要走进的是昏暗的监牢。淑甜心情大好,“晨鸣,给姐把那游戏机往我这边挪挪,没看线不够长吗!你坐胖这凳儿,把凳儿也往我这边挪挪。”我按照她的指示把游戏机和凳都摆弄好位置。她现在可以舒服的靠着沙发的靠垫,向后半坐半躺着操控手柄,左腿在沙发里侧,右腿耷拉到沙发之外,让我靠近她坐的原因,是她的右脚正好可以搭在我的大腿上。“晨鸣,哪个游戏好玩点啊,打枪的那些,我不喜欢玩儿。”“那就玩儿超级玛丽吧!”“对对,上次在家,我就玩儿的那个,可好玩儿了,怎么选,你给姐选出来。”“哦!”我答应着选好游戏,淑甜则开始愉快的操控起马里奥大叔。别说,淑甜玩起这个游戏还真算的上一个高手,不时随着游戏的进程发出各种声音,时而紧张,时而兴奋,她的那只赤裸的小脚丫也伴随她的情绪在我的大腿上又踩又捻,而我的路易基则常常一上场就挂掉,当然并非我的技术不行,而是我真的无心恋战。我一边体会着淑甜光洁的脚丫传来少女的温度和触感,一边回忆着刚才浴室中见到她赤身裸体娇羞的模样,裆下的肉棒也起了反应,有些发胀,心中对小胖说了无数句,‘我一定要当你姐夫’!淑甜聚精会神的玩着游戏,我则时不时的歪头偷眼观看着她裸露的大腿,短裤不是太长,是那种田径型的运动短裤,两侧各有一个小的开气儿,而且很宽松有垂感。淑甜的脚丫晃了晃我的大腿,“晨鸣,给姐倒杯水去。”“好!”我听话的到桌旁给她倒了杯水,拿回来递给她。淑甜一饮而尽,把空杯递给我,我转身欲放回桌上,淑甜朝着我的屁股就是一巴掌,“真乖!哈!”我心说,“还敢调戏大叔我,看我有机会把你干的死去活来的。”等我坐回到自己的小凳儿,淑甜已经把右脚也收回到沙发上去了,她又向后靠了靠,两条腿曲在自己身前,两手拿着手柄放在了膝盖上,继续马里奥大叔的历险。他两侧的短裤裤腿已经褪到大腿根处了,由于裤口也比较宽松,关键的裆部也不能完全遮挡住。我也向后挪了挪小凳,这样可以不用回头,只要稍微侧下头,就能仔细观察她的下身,我若无其事的调整好坐姿,方便自己观察的视角。仔细的用眼睛扫描着她的裆部。“天哪,这小妮子居然洗完澡没穿内裤。”我心中一阵狂喜!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少女的娇嫩阴部,是如此的紧密白皙,蜜缝周边分布着一些稀疏的短短的深色绒毛,看上去是如此诱人,恨不得冲上去好好舔一舔,我暗自咽了好几口口水。可是,也许是发现了我的窥视,或者是坐姿不是很舒服,淑甜放平了双腿,短暂的春光乍泄结束了,让我十分的意犹未尽。我魂不守舍的又和淑甜玩了许久游戏,满脑中都是她嫩屄的画面。正当我浑浑噩噩的操控着手柄,淑甜朝我说道:“晨鸣,你自己玩儿吧,姐眼睛累了,我歇会。”说完,她将主手柄撇给我,向后一躺,将靠垫当成枕头,横躺在沙发上准备打盹儿。我无聊的接过手柄,随意的玩着几个小游戏,没过一会儿,淑甜来回翻了几个身后睡着了,她头朝里,整个后背朝向我,半曲着双腿,我扭头身,仔细看着少女的玉体横陈,尤其是她右侧的裤管儿已经褪到臀部,露出了小半拉屁股,我不禁凑近仔细的查看这部分裸露的玉臀,我看了看淑甜的面庞,似是睡的很熟,于是胆子大了起来,用手轻轻的将右侧裤管又往腰部方向褪了褪,终于将她的右侧臀肉几乎都露了出来,尤其是娇滴滴的小菊花也完全展示在我眼前,由于睡姿的关系,蜜缝反而被遮住了大半,有点些许遗憾。我关闭了电视的声音,仔细听了听胖子那屋的动静,胖子那屋早已鼾声如雷,我一阵暗喜。坐在板凳上,我观察着这个少女的小菊花,慢慢把脸凑了上去,嗅了嗅,除了肥皂的香味,没有任何异味,我伸出舌头,轻轻地触到她菊花的花心上,一股闪电般的快感穿便我的全身,接着,我的舌尖在她的菊花皱褶上搜刮着,舔舐着。而我的肉棒早已硬如钢铁,我用右手把肉棒从裤管里掏出来,猛烈的套弄起来,而我的舌尖还要保持克制,只能极轻柔的在她菊花处和会阴处来回的游走寻觅。上面越保持理智,肉棒就越挺拔坚硬,简直是双重的煎熬,我只得加大手掌套弄的速度。突然,淑甜扭动了下身体,我赶紧缩回了舌头,坐正了身体,但挺直的大肉棒却根本无法收回短裤内,我心里还真怕淑甜醒来看到这尴尬的一幕。还好,淑甜只是扭了扭身子,用右手在自己的屁股和菊花部位搔了搔痒痒,并没有完全醒转过来。但她却变换了一下睡姿完全转过身来。这下,我可没有机会再品味了。百无聊赖的过了一会,我也有些犯困,索性坐在板凳上,双手趴在淑甜脚下的沙发边,也沉沉的睡了起来。不知多久之后,突然听到外面有人啪啪叫门,“有人在家吗?建军他妈在家吗?”淑甜听到叫门声,率先醒来直起身子,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我也直起身,睡眼惺忪的看着她,淑甜这一个懒腰不要紧,不仅她的两条胳膊向上伸展,曲在沙发上的两侧膝盖也向两边打开,短裤因为姿势和动作的牵扯,褪到大腿根的右侧的裤口整体偏移,裆部的布料完全离开了它原来的岗位,歪到了一边,整个少女娇嫩的蜜缝完全裸露了出来,而我的头正对着她的裆部,离她的蜜缝也不过四五十公分的距离,我一个原因是刚睡醒,脑筋还不灵活,一个是少女的私处太吸引人了,我的目光竟忘记了回避,直勾勾的盯着淑甜的嫩屄。片刻之后,淑甜才意识到自己的春光完全被眼前这个秃小子看了个通透,赶忙合拢双腿,伸手揪住了我一只耳朵,问道:“好看吗?”我咽了口口水,假装紧张的说:“好,好看!不不,我啥也没看见!”淑甜揪着我的耳朵站起来,“啥也没看见,鬼才信!”这时门外的啪啪声打断了淑甜想要教训我的心思,“好像是你舅妈,赶紧给开门去。”“哎!”我揉着耳朵跑出屋去。果真是我舅妈来叫我回家吃饭,不知不觉已经下午5点了!我回到屋中对淑甜说:“姐,我舅妈叫我回家吃饭,她不进来了,她先走了,她让我问你俩过不过去吃?”“你跟婶说,不用了,我家有吃的。”这时,小胖也伸着懒腰从屋里出来了,搂着我的肩膀,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姐,小声说:“晨鸣,明天中午吃完饭,你还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还记得咱开始打的赌么?嘿嘿!”一脸坏笑的瞧着我,我也报之以神秘的一笑。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软件下载安卓】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1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