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女生宿舍】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4)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作者:驹野二条翻译:仙剑尊者2022年4月15日发表于SIS001 ———————————————————— (四、可爱后辈的露出play·进程一) ———————————————————— 7)下面没穿,那上面也脱掉吧 昨天回家的时候我收到了一个小包裹,寄件人的名字是蜜花。 仅凭这个,我就知道她送来的是什么。确认了一下里面的东西,果然不出所料,箱子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她的内裤。刚一打开,我便闻到一股淡淡的体香扑面而来,那是来自蜜花的味道,虽然只有一点点,但还是让我不禁怦然心动。 作为一个健全的男性,对于喜欢的女生穿着什么样的内衣,我当然不可能完全没有兴趣。所以我仔细地确认了一下,蜜花果然还是喜欢蕾丝啊。个人认为,比起成熟的蕾丝花边,有很多荷叶边的可爱型内衣更适合她,不过反正现在的蜜花也不需要再穿了,用不着在意。 我就带着这样的感觉整理着装有内裤的箱子,这时箱子里夹着的一张纸片吸引了我的注意。 “……嗯?” 抽出那张折成两半的纸片打开一看,上面用蜜花略显圆润的笔调写着这样一句话: ‘致前辈 按照前辈的要求,我把所有的内裤都送过去了。今后也会努力服从前辈的命令,请多多关照。 顺便说一下,只送内裤就可以了吧……?那个时候,我有点不安,不知道是不是有把命令好好记在脑子里了,所以先确认一下。’ “嗯……” ******************** “蜜花,只是不穿内裤,你差不多也开始欲求不满了吧?” “唉?” 第二天,当我们并肩一起吃着便当的时候,我突然这样脱口而出。突如其来的话语惊吓到了在我身旁抱膝坐着的蜜花,正被她用筷子夹着的煎蛋“啪”的一声掉了下去。 我们现在身处大学的屋顶。出于安全问题的考虑,很多学校通常是选择将屋顶封闭的,但我们大学却是罕有的将屋顶开放给学生的学校。不过为了预防事故发生,屋顶的周围围了一圈围栏,所以还算安全。 平日里的白天,屋顶上通常都挤满了吃午饭的学生。不过今天我们利用的是课余时间,在人比较少的时候来的,所以附近只有稀稀落落的几个学生。 煎鸡蛋刚好掉在饭盒里保住了一命,蜜花松了一口气,微微泛红的脸颊转向了我这边。 “前辈……突然说什么啊……再、再说,欲求不满什么的,我也没那么觉得……” “可是啊……” 我打断了她的话,从包里取出她昨天寄来的信。 “等下、你怎么把它带过来了?” 蜜花慌忙确认着四周。 “这么小的字谁也看不见啊。” 蜜花如临大敌的样子让我不禁苦笑,“你在这上面特别叮嘱,只寄内裤就行了吧……为什么要刻意强调这种事情呢?”“那是……” 她想说些什么,但还没等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蜜花,其实……除了内裤,你应该还想送些其他的东西吧?” “啊!?不、不是的,是你想多了。” 蜜花拼命地摇头否认,但是我没有理会,反而继续将视线移向了她的脚边:“……不过啊,以你现在的坐姿,没穿内裤的话,从前面可就全都被看见了,你是故意的吗?” “哎!?啊,呃,这个是……” 听到我的指责,蜜花慌忙地双手抱紧了微微张开的小腿肚。 你乱了阵脚啊……得手了。 可能是没想到会被我发现吧,看着后辈狼狈的样子,我微微扬起嘴角,饶有兴趣地继续缓慢地说道:“……果然,仅仅只是不穿内裤的命令,对你来说还是不够刺激啊。” “所、所以说那种事……” 蜜花口中喃喃自语着,膝盖间焦急地磨蹭着。虽说如此,她抬眼看向我的眼神中,蕴含着的期待却是显而易见。 我对着蜜花缓缓开口:“好啦,站起来。” 她并没有反抗我的话,默默地点了点头,站起身来。 蜜花的顺从让我感到很高兴,但我瞥了一眼她的脚边,发现地面的颜色稍稍有了些变化。 “……你果然很容易湿啊。”我喃喃自语道。 “啊、啊……请不要说出来啊。” 看来本人似乎也有所察觉,蜜花慌忙将两腿紧紧合拢。 看着她因害羞而脸颊通红的样子,我几乎能够感受到嘶吼着的情欲正在从身体深处攸地涌上心头。 “这样啊……”压抑着内心里涌动着的情绪,我故作轻松地吩咐着接下来的命令:“上面,脱掉吧。” “……啊!?” 听到我的命令,蜜花突然发疯似的惊叫了一声,随即又不停地打量着四周:“在、在这里吗?” “当然了。” “可、可是有人啊……” “所以即便只是稍稍待上一会儿,你也会因为刺激觉得非常兴奋的吧?” “讨厌啊,但、但是……” 这样的反应倒也是理所当然的。对她来说,在有人的地方暴露身体确实是件很困难的事。蜜花磨磨蹭蹭的迟迟不肯点头,我无奈地叹了口气,向前凑近了一步。面对抬头望过来的后辈惊讶的目光,我把刚才的信拿给她看。 “……蜜花啊,好好回想一下这上面写的内容吧。这封信上写着,你会努力服从我的命令,对吧?” “唔……” “难不成……这才刚第一天,你这么快就想要反悔了吗?” “啊……” 听到我的质疑,仿佛做错了事情一般,蜜花小声呻吟着垂下了视线。 就这样迟疑了一会儿,最后她还是作出了肯定的答复。 “我知道了……我会按照前辈的命令去做的。” “很好。” 我点了点头。 在我的注视下,蜜花把手臂从最外面对襟毛衣的袖子中缓慢地抽了出来。 将脱下来的衣服叠好交给我,接着,蜜花把手放在衬衫的纽扣上。虽然有一瞬间蜜花的脸上露出了犹豫的表情,但最终她还是双手颤抖着从最上面解开了纽扣。 在她解到第三颗扣子的时候,我得以自衬衫的缝隙间窥见了更里层的衣物。那与内裤相同款式的蕾丝胸罩在我眼前一闪而过,诱人的景象让我从喉咙里不自觉地发出一声吞咽的声响。 从那光景中所蕴含的奇妙性感,让我萌生了一种想要立刻剥下蜜花衣服的冲动。但最终我还是咬紧牙关忍了下来。强行脱下她的衣服当然也不错,但对我来说,我还是希望让她拥有自己亲手施行了羞耻行为的实感。 蜜花花了很长时间才解开了衬衫所有的扣子。光是这样的行为就已经让她觉得很难为情了吧。为了不让敞开的前襟被人看到,她双手抓紧了衬衫紧紧环抱在了胸前。 ……但是,我的命令还没有完全达成。 “好啦,快一点做完。” 听了我的话,原本僵直着不动的蜜花吓得缩起了脖子。“嗯……”她小声嘀咕了一声,战战兢兢地抓住衬衫的袖子。蜜花的双手在微微颤抖着,看得出她很害怕。 她一边不停地注意着四周,一边拉着衬衫的袖口,尽可能地缩成一团不要让身体暴露在外面,缓慢地把衬衫从手臂上抽出来。手臂从左边的袖口抽出,接着右侧也一样。 “……啊,呜……脱,脱掉了。” 蜜花把衬衫递给我后,立刻用手遮掩住胸口的前襟。那张脸因超乎寻常的羞耻感而烧得通红,真是可爱至极。 这种状态下的蜜花已然羞耻得快要死掉了吧。但对于这样的她,我却继续用着冷淡的语气命令道:“谁说可以遮胸口的?把手挪开。” “怎么这样……可、可是……” “你还穿着胸罩呢,犹豫什么,快点儿!” “唔、啊……” 蜜花咬住嘴唇,大概也意识到我的命令不可违抗,慢慢地把手从自己胸前放开,绕到身后。被白色蕾丝胸罩覆盖的娇小胸部就这样暴露出来。 为了让她的羞耻心更进一步,我仔细打量着她的身体。 蜜花身材娇小,长着一张娃娃脸,与此相应的,她的胸部的规模也很有限。从尺寸上来说应该是A或者是B减吧。蜜花本人似乎很在意大小的事,但我却并不讨厌……倒不如说,能够看到她因为胸小而感到害羞的样子,我反倒很开心。综合来说,我很中意。 “……那个,前辈?” 正当我一个人想着这些的时候,蜜花弱弱地问道。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毕竟,在有人的地方暴露实在太危险了……” “确实,这种状况、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吧。” “就是啊,所、所以……” 她听了我的话,还想要继续说下去,但我不可能是那么天真的人。 “可是啊……” 我打断她的话,压低声调说道:“……你啊,还能继续吧?” “唉?” 听到我的话,蜜花就仿佛被钉在了原地一样停止了动作。僵硬的脸颊上攸地冒出一道道冷汗。 我把脸凑到这么可爱的后辈的耳边,温柔地继续道: “……蜜花,把胸罩也脱掉吧。” “……啊!……不、不行……” 听到我的话,蜜花脸上的血色瞬间消失了。她的眼角含着泪水,向我投来求饶的目光,那可怜的样子,简直就像是被主人抛弃掉了的小狗。 看到她近乎被逼到走投无路的模样,我仿佛感受到了内心中名为平常心的枷锁,轻而易举地被摆脱掉了。 对着怯生生的后辈,我的语气稍稍强硬起来: “脱下来,蜜花。” “……” 蜜花猛地颤抖了下身体。又过了一会儿,她垂下脑袋轻轻地点了点头。 “是……” “回答的很好,但你得用行动来证明。” “……是,我、我知道了……” 在我的注视下,她慢慢地将手搭在了胸罩上。但可能是手抖的缘故,背上的金属搭扣咔嗒咔嗒响个不停,似乎无法顺利解开。 我看着有趣,忍不住取笑道:“要我帮忙吗?” 我这么一说,蜜花顿时红着脸全力地摇着头。但就在这时,挂钩的锁扣噗的一声突然脱落下来,从滑落的胸罩缝隙中,粉红色的可爱乳头若隐若现。 “啊,哇!?” 蜜花慌慌张张地想要遮掩住露出的胸口。但是,我从旁边抓住她的手阻止了她。 “我不是说过不许遮掩吗?” “哈……哈……” 听到我的话,她放弃了似的放松了手臂。 “来,脱到最后吧。” “……是。” 蜜花完全地脱下胸罩,随即像其他衣服一样递给了我。刚刚做完这些,她立刻条件反射般地想把自己的胸部遮掩起来,但我抢在她的前面说道:“当然,手要放在背后,明白吗?” “……是、是的。” 我的话让蜜花浑身一震,她停下了动作,慢慢地将自己的手臂移回了身后。 她那小巧玲珑的雪白胸脯,在白日下毫不吝惜地展露无遗。在屋顶这样的开阔空间里,在随时可能被人看见的情况下,让后辈脱下衣服,强迫她展露自己的丑态,这样的背德感让我不由得背脊一颤。 ……这样、可不妙啊。 连遮掩袒露出来的胸部都不被允许,她的身体被耻辱染得通红的样子,毫不留情地煽动着我的嗜虐心。 “……蜜花,把鞋子也脱了吧,还有袜子。” 我几乎抑制不住兴奋,接连不断地说着。 “哎!?” 蜜花忍不住发出惊慌失措的声音:“还、还要脱吗?再这样下去可就太危险了……” “上面都已经脱了,事到如今,鞋子和袜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唔……那个、是、是这样倒没错……” 她咬着嘴唇呻吟着。 不过,和胸罩相比,抵抗果然还是小了很多。这次没花多长时间,蜜花就蹲在地上,麻利地脱下了鞋子和袜子。 ……但是,对于这种草率的顺从,她很快就会感到后悔的。 蜜花把脱下的鞋子和袜子放到一旁,站起身来。 我能够听见她小声嘟囔着:“……哎呀,讨厌啊,这个……比我想象的还要难为情……” 看到她的大腿不自在地快速扭动,我在心里笑了起来。 现在的蜜花身上只有一条仅仅遮掩到膝盖上方的裙子,当然,内裤也没穿。如果有鞋子和袜子的话,至少下半身还能得到保护。但现在连这些都失去了,说她几乎是一丝不挂也不为过了吧。 大概是被我的视线刺激到了,蜜花双腿颤抖着恳求道:“……前、前辈,这也、太过分了……快一点停下来吧……” “是吗?不过话虽如此,这里看起来却似乎很兴奋啊。” 我边说边把手指伸到蜜花的胸前,弹了弹她又硬又尖的乳头。 “哇!?” 蜜花发出奇怪的声音,身体猛地跳了起来。 “……很厉害啊,这个感觉。在屋顶上只穿着一件裙子,这么涩情的打扮,是不是让你很兴奋呢?” 听到我这么说,她连耳尖都红透了:“才……才不是、刚才是前辈突然……所以才……” “哦……那么,只要不是突然来的,就能忍受了吧。” “唉?那、那是……” 后辈突然开始慌张起来,我没有理会她的意图,而是缓缓捏住了她的左右乳头,就像抹药一样来回揉弄了起来。 “啊……等、不要……” “……果然、看来是有感觉了啊。” 对于我的问题,蜜花拼命地摇了摇头。 “有感觉,是因为……啊!” “……不过啊,你的声音实在是太色情了……这样好吗?这么大声的话,周围的人是会听见的吧?” 听到我的话,她不禁吓了一跳,慌忙用手捂住了嘴。 但我的手上却丝毫没有放缓的意思,反而更加毫不留情地欺负着她。 “……唔,不、不行……” “你不是有感觉了吗?既然如此,无论怎么做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吧。” 我一边这么说,一边好似在寻找蜜花的弱点一样,不断从各个方向攻击着她,先是在她的乳头上又掐又拽,随后又用指腹在上面碾动着,还故意在乳头周围划来划去,让她焦虑万分。每一次改变责备的方式,蜜花的身体都会随之痛苦地颤抖。 “……嗯、唔……” “怎么样蜜花,就算虚张声势也差不多到极限了吧?” “还没、还没到……啊……” 难以言喻的快乐在我的全身游走,忍耐着胸前的刺激不时忍不住发出声音的蜜花实在是太可爱了,我甚至忘记了休息,执拗地欺负着她。 “……呃……请、请等一下……什么、要来了……” 对蜜花的责难开始了约5分钟。终于,她还是松了口,以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向我求饶。 但我并没有停止手指的活动,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责问:“嗯?难道说、你只用乳头就能高潮了吗?” “那是……啊呀呀!?” 蜜花刚想要说些什么,随即便是一声更为尖锐的惨叫。 听到这不同寻常的声音,我不禁微微扬起嘴角。 “……原来如此啊。” “啊……不行……”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发现吧,蜜花顿时脸色大变,拼命地用力否认着摇头。不过,即使她露出胆怯的表情,对我来说也不过是充当推进剂罢了。 “你最好捂住嘴哦。” 说完这句话,我伸出指甲,在蜜花肿胀得非常明显的乳头里侧,仿佛描摹般用力挠动着。 “不,等等……哈啊啊啊啊!?” 不出所料,这里就是她的弱点。瞬间被快乐的浪潮所吞没,蜜花就这样颤抖着绷紧了身体,颤颤巍巍地向后仰着。她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绝顶。 “哈……唔……在、这种地方……” 蜜花靠在我的身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透明的水滴吧嗒吧嗒地从她张开的两腿间滴落下来,浸得地面一片晕染。 “很舒服吧?在随时可能被人发现的地方高潮。” 我抚摸着蜜花纤细的脊背询问道,惹得她顿时红着脸瞪着我。 “那、那种事当然不可能啦……我一直在担心万一被人发现了怎么办……” 蜜花嗔怒地鼓起脸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好啦,实际上看来并没有被发现,不是也挺好的吗?” 我轻声安抚着,复又稍稍压低了声音,继续对她说道:“……不过,你其实也是有些期盼的吧?被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看到自己羞耻的样子?” 听到我的话,蜜花的肩膀微微颤抖了一下,但马上又用力地摇着头否认:“你、你在说什么啊,我才没这么想呢,被不认识的人看到什么的……” “真的?” “当、当然是真的!” 面对我怀疑的目光,蜜花拼命反驳着,可随即又移开视线,小声补充道:“只……只有一点点。” 听到这句话,我恍然大悟般地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想做一些这样的事,对吧?” “不是……不、说是这样说……但即便如此我也不可能去那样做的吧!?如果真的那样做了的话,我从明天开始恐怕就不能再来学校了。” 看到蜜花滔滔不绝地说个不停,我不禁苦笑:“别那么着急,说到底我也不会去做那么危险的事啊。” 那样的危机感对我来说也同样存在。诸如被外人围观这般的极限行为确实能够提高刺激的程度,可是一旦被发现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不过…… “我觉得,刚才那样、可能还是稍稍欠些火候吧。” “……什、什么?” 听到我又重复了一遍后,她露出了呆愣愣的表情,似乎仍是没能理解我所说的含义。 “……那是、什么意思?” 蜜花战战兢兢地询问着,而我则向她解释道:“就是说啊,光是在屋顶上脱衣服还不够吧。就算有人在,这里也几乎都是死角,被看见的可能性很低,还是不够刺激吧。” “你在说什么啊!?” 听到我如此轻描淡写的回答,蜜花惊愕得近乎昏厥,“才、才没那回事!本来,仅仅是在屋顶上脱衣服本身我就羞耻得要死了,比、比这更糟糕的事情我绝对做不到!” 蜜花生气的样子果然也很可爱啊。这样想着的同时,我的心中涌起一股想要施予她更多行为的冲动。为了掩饰羞耻而生气的蜜花,把这样的她培养至连生气都做不到,那又会怎么样呢?被从心底里溢出来的羞耻和快乐灌注着充斥全身,那该是多么可怜的状态啊…… 心中的妄想肆意地膨胀着,我一边小心翼翼地不让这些想法表现在脸上,一边对她抛出了这句话:“……蜜花啊,你嘴上总是说再这样就不行了,可到底行不行,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不用试我也知道,再这样下去、绝对不行……” 蜜花理所当然地马上否定了,但我还是半强硬地抓住了她的手臂。 “不,如果是你的话没问题,你看。” 说着,我就这样把她拉到了屋顶的尽头。 “等、等一下……” 无视了她发出的请求停止的话语,我让蜜花站在屋顶围栏的前方。 “……” “怎么样,蜜花?在这里,很多人都能看到吧?” 在我们眼前,隔着栅栏能够瞭望到的是大学里广阔的校园。白天没有课的学生们随意地闲聊、读书,享受着各自自由的校园生活。 俯视着这纷繁的景象,她的身体颤抖起来。 “这、这种事情,要是有人往上看,不是很容易就被发现了吗……” “没关系,一般来说没有人会注意到上面的情况……再说,就算的万一被看到了,这个距离也无法判断在这里的到底是谁。” “可是……” 我这么说着,但蜜花还是想继续反驳。 但我不等她说完,迅速绕到她的身后,从后面按住胆怯的蜜花的裸体,将她压在了栅栏上。挡住她上半身的栅栏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啊、这样、不行!” 蜜花慌忙着想要抵抗,但她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不如我。趁此机会,我毫不客气地将蜜花柔软的身体使劲地挤进了围栏里。 “……你看,只是被强迫着就这么兴奋……蜜花真是个变态的孩子啊。” “那种事、我才……” 她本想立刻否定我的话,但视线偶一闪落在自己胸前,不由得闭上了嘴。 “你好像注意到了。” 后辈的反应,让我微微扬起嘴角。 蜜花的胸部虽然小,但还不至于完全陷进铁网的另一边。但正因为如此,只有她勃起的乳头鼓出到了围栏外,以一种极为羞耻的方式说明着蜜花已然兴奋的事实。 “……这样一来,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了吧?在这么危险的地方穿着涩情的衣服,竟然也会兴奋起来,你就是这样的坏孩子啊。” “不、不……不要、不要这样啊……” 蜜花满脸通红,眼眶湿润地乞求着原谅。但我并丝毫没有放松进攻的态势,保持着把她按在围栏上的姿势,开始慢慢地移动起了她的身体。 每当她的胸部上下移动时,蜜花跃出围栏外侧的乳头就会被铁丝网绊住、摩擦,再恢复原状,如此反复着。乳头每被铁丝网摩擦一次,蜜花就会战战兢兢地扭动她那纤细的后背,看得出她正在被从身体深处涌现出的刺激所嬉弄着。 “哇!前辈、快住手……乳头、麻酥酥的,我、要变得奇怪了……” 蜜花此刻的回答听起来带着哭泣的语调,但是对于这样的她,我却依旧用着平静的语气宣告着:“……是吗,蜜花仅仅只是上面就已经到极限了吗……那么,如果下面也被欺负了的话,你这样敏感的身体到底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这样的话语让蜜花不禁全身僵硬着,战战兢兢地转过头来。 “等、前辈……你说什么?” “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了。” 这样说着,我将手移动到蜜花翘起着的臀部上,慢慢地卷起盖在上面的布帛。毫无抵抗余地的私密地带就这样完全裸露在了外面。阵阵微风徐徐吹过,蜜花不禁发出微弱的悲鸣。 “呀,不许看!” 她立刻伸出手来试图遮掩住自己羞耻的一面,我按住她的双手,继续向蜜花的两腿之间窥探着。 “……哇,你这里,可真是糟糕得一塌糊涂啊!” “啊……别、别说了……” 回答的声音微弱到难以察觉,此刻的蜜花由于太过羞耻,随时哭出来也不奇怪。看到她那副被欺负过了头的样子,我不禁感到胸口处的跳动渐渐加快了速度。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依旧变本加厉:“蜜花的爱液不停地往外溢出来,那里不断开开合合的,简直就是在引诱我一样呢!”“不是,不是那样的……” 蜜花拼命地摇着头。但是那样可爱的抵抗,只会进一步点燃我的情欲啊。 就这样在她面前,我故意竖起了一根中指,慢慢地把它移动到蜜花湿透了的裂缝处。 这样的行为让她的脸色变得苍白。 “不……现在、不能放进去啊……” 但我无视着蜜花的哀求,将手指“噗”的一口气插进了她的阴道。 “……嗯、哇!?” 蜜花不禁叫出了声。 “骗人,这样……啊……手指、进来了……” “……好厉害啊。里面的皱褶紧紧地缠着不放,手指就好像被吸进去了一样。” “不要说那种话、好了、已经够了啊!” 蜜花紧闭着眼睛叫喊着,一副绝望了的样子。我凑到她的耳边轻声低语道:“好啦蜜花,好好睁开眼睛往前看啊,难得的风景你都看不到了吧?” “不要……” “蜜花。” “啊、啊……” 听到我低沉下来的声音,蜜花恐惧地微微睁开双眼。眼前看到的广阔校园,让她的身体逐渐颤抖起来。 “不行,果然这种事情还是……”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现在你的里面可是把我的手指裹得紧紧的,不是吗?你的身体怎么好像对这种状况很兴奋啊!” “那种事……” 看着蜜花因羞耻而浑身烧得通红的样子,我的情欲不知不觉间膨胀了起来。 “……好,那差不多、让我们再舒服一些吧。” 这样说着,我开始慢慢地活动起埋在蜜花身体里的中指。 “啊……那个,不行……啊!” 伴随着手指每一次缓慢的出入,她的双腿颤抖着,口中发出娇媚的喘息声。 “唔、哈……这、这样的,不行……好舒服……” “看起来终于变得坦率了啊……对于这样听话的蜜花,一定要好好奖励才行啊!” 说着,我加快了手指在阴道内活动的速度。 “唉?等……不要啊啊啊!?” 蜜花连抑制声音都做不到,沉醉于那种快乐而全身颤抖着。乳头被栅栏磨蹭着,私处被我的手指搅弄,同时承受着来自两个方向的猛烈刺激,此刻的她似乎无法思考任何事情,只是委身于奔腾着的快乐之中,任凭它摆布。 然后, “呼……前辈,我、我已经……” “啊啊,看来是高潮了。真是随时都可以啊。” 对着紧紧抓住围栏的她这样说着,我进一步加快了手指移动的速度。 “好啦,再来一次吧蜜花。” “啊!?不行,这么快的话,真的又要……我、在这种地方,嗯,这么涩情的样子,高、高潮了呜呜呜!!” 蜜花的小腿剧烈地痉挛着,整个身体一下子没有了力气。蜜花就那样瘫倒在地上,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一样。 “哈、唔……” 只穿着裙子瘫坐在屋顶上,蜜花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绝顶的高潮带走了全部的体力,现在的她连穿好衣服的余力都没能留下。 我慢慢走到她的旁边蹲下身来,平静地诉说着:“真是了不起的高潮啊……果然,在这样的地方蜜花反而会更兴奋呢。” “所、所以啊,那是因为,是……” 虽然立刻就想要反驳我的话语,但果然已经是疲惫不堪了,蜜花此刻的抗议反而比刚才还要微弱。 我这样轻轻地安慰着她,同时将视线移向了围栏外。 “哎呀,不过没有被下面的人发现可真是太好了。声音这么大,我还提心吊胆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呢。”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来得及确认周围吧,我的提醒让蜜花重新想起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在瞬间的焦虑过后,回过神来的蜜花脸上浮现出明显安心的神情。 看到蜜花放松下来的样子,我继续对她悄悄地说道:“……不过很遗憾,好像被屋顶上的人发现了呢。” “唉?” 我的话语,让蜜花的表情瞬间冻结。 她慢慢地环顾四周。 “……可是、没有人往这边看啊。” “那是因为、没被发现啊。” 我强忍着笑意说道,蜜花一瞬间露出呆愣的表情,随后满脸通红地瞪着我。 “……前、前辈是笨蛋!刚、刚才,你知道我都快要吓死了吗?” 嗔怒的蜜花用力打在了我的肩膀上,安抚着后辈的情绪,我在心里偷偷笑着想到,蜜花果然很可爱啊。 ******************** 连续高潮了两次的后辈,连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我带着这样的蜜花来到了建筑物的阴影里,将她之前脱掉的衣服还给了她。 “给你。” “啊,谢谢……” 蜜花接过衣服后本想立刻穿上,可随即却又停下了动作。 “那个,前辈……” “嗯?” “……那个,胸罩呢?” 对着战战兢兢抬起头来询问的后辈,我缓缓地开口道:“你在说什么啊,蜜花?像你这样好色的家伙,根本不需要胸罩不是吗?” “哎?……那个,也,也就是说……” “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 看着她点了点头,我继续说道:“你差不多也已经习惯不穿内裤了吧。所以说接下来的日子里,蜜花除了不能穿内裤以外,连胸罩也不能穿。” “啊,唔……” 听到了我的命令,蜜花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着。不过,可能是害怕再反驳下去要求会更加严苛,亦或者是我的命令还没有到达极限,她红着脸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直接穿起了衬衫。 “……唔,唔。穿好了,只是……这个比不穿内裤还要危险啊……” 衣服虽然换好了,但里面的真空还是让蜜花有些不安。双手紧抓着毛衣的前襟遮掩住胸口,蜜花忍不住小声抱怨道。 “……你的胸部那幺小,就算不穿胸罩也不会被发现吧?” 我随口取笑着她,惹来她满脸通红地瞪着我。 “不要乱说多余的话……再说,这、这种状态也……” “这种状态?” “啊,没、没什么。” 看着蜜花一脸焦急地摇着头的样子,我缓缓地靠近了她,“……不可能什么都没有吧?好啦,让我看看。” “什么、不、不要啊……哎呀呀!?” 面对慌忙后退了一步的蜜花,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把她拉了回来,紧接着将她外披着的毛衣左右拉起,并推开了她遮掩在胸前的手。 “……” “哦……” 我凝视着她的胸前,蜜花的乳头早已因兴奋而变得又硬又尖,即便是隔着一层白衬衫,依旧是清晰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感。 “……原来如此,这可确实有可能被发现啊。” “唔……” 胸口被我注视着,被窥破秘密的羞耻让她的眼睛里不禁噙满了泪水。 但我却没有理会这些,对着急急忙忙穿上外套的蜜花开口道: “好,那今天后面的课程就以这种状态来上吧。可以穿开襟毛衣,但不能遮住胸部。” “怎么可能……这样的话,走路的时候不就被看见了……” 后辈发出悲痛的哀鸣。但是,与她的声音重叠在一起的,是我继续着的话语:“……蜜花,这是命令,明白吗?” “…………” “蜜花。” “……是、是的,我明白了……” 我对她的回答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想到了什么。 “还有一件事……”我进一步说道,“……接下来,为了让你遵守不穿胸罩的命令,就像内裤一样,你要把自己家里所有的胸罩全都寄过来吧。期限……这样吧,明天就要寄到我家里来。” “嗯,我知道……什么、啊、啊!?” 本想就这样答应,可蜜花突然又想到了什么,惊慌失措地反问道,“明天的话,今天回家如果不马上打包可就来不及了。” “看来是这样呢……不过,如果是你,应该很快就能做到吧。” “那、那样的事情不存在的啊!” 她抬高了声音,仿佛要掩盖我的话一般,“果然,我还是没办法这么快就做好心理准备……现、现在是春天还没什么关系,可夏天衣服穿得可就单薄了,而且我们大学体检的时候,女孩子如果不穿胸罩的话,就必须全裸着上半身……也就是说,一直不穿胸罩是绝对不行的!” 看起来,是在说明过程中发现了坚持不穿胸罩的缺陷。蜜花偷偷看了一眼我的脸色,大概是觉得按常理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于是稍稍想了想才又开口道:“……我知道了,胸、胸罩明天一定会全部送过去……所以,拜托了,请允许我在体检的时候穿内衣,那天以外的时间里,我一定会努力忍耐的……” 原来如此……自己选择妥协的地方,看来她也稍稍有所成长呢。体检时的医生是男性的可能性也是很高的,如果蜜花的痴态被别的男性看到,这也不符合我的意愿。如果是以前的我,怕是一定会答应的吧。 但是…… “蜜花。” “啊!” 我温柔地将手放在蜜花的肩膀上。看到我的表情后,她不禁闭上了嘴。我的表情到底有多虐心啊。 面对着脸上不断冒着冷汗,变得更加可爱的蜜花,我平静地做出了宣告: “那就听你的意见好了,体检的时候你可以穿着胸罩……不过前提条件是要在乳头上戴上转子。” 短暂地松了口气之后,她的表情再度一下子陷入了绝望。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在体检过程中将转子贴在乳头上,恐怕立刻就会暴露的吧。比起不穿胸罩去体检,这无疑是在更加明确地告知对方自己是变态。 看着蜜花嘴唇哆嗦着仿佛快要哭泣般的模样,我更加确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是的,我的目的就是要让她最大限度地感到羞耻,为此,即便是把隐私放在次要位置我也在所不惜。 “……好了,要选哪个?” 听到我的话语,蜜花的喉咙“咕嘟”的响了一声。 又过了一会儿,她才虚弱地嘟囔道:“……不,不穿胸罩,拜托了。” “明智的判断。” 我一脸认真地说着,换来的是蜜花抬头用着怨恨的眼神看向我。她那强忍着屈辱的眼神让我感受到了某种从心底涌上来的冲动,但最终我还是放开了她的肩膀。 “那么、你可以去上课了。” “唔……前辈太过分了……” “那个,还是先把你那亢奋至极的乳头恢复好再说吧。” 我耸了耸肩说道,蜜花在我面前满脸通红。 ******************** “……课程,结束了。” 蜜花这一次同样在约定地点迟到了。我本以为她是因为太害羞,所以脚步才变慢了,但在看到了某一点后,我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蜜花。” “怎、怎么了?” “刚刚为止,你一直都在自慰吧?” “啊!?” 后辈因为我的话语而动摇的样子看上去就十分有趣。她的脸像煮熟的虾一样胀得通红,眼睛因惊恐而瞪得大大的,似乎随时昏过去也不奇怪。 “……怎、怎怎怎怎怎怎么,你怎么……” 果然如此啊。蜜花脸上满是冷汗,用仿佛看见恶魔般的眼神看着我。我指了指她的脚,“那里,袜子有些湿了。中午的时候明明脱掉过,现在却被弄湿了,这很奇怪吧?应该是刚刚做过些什么,这样想才妥当。” “啊、啊……原来是这样啊。” 听到我的回答,蜜花稍稍松了一口气。但她马上又变了脸色,再次向我低头行礼。 “……那个,对、对不起……没有得到前辈的允许,擅自就自慰了。请、请原谅……” 蜜花的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看着这般认真的她,我苦笑了一下缓缓地开口道:“……不,我也没有特别限制过你,你自作主张也没有关系。” “啊,是、是这样啊……” “还是说……想要被惩罚些什么吗?” “……” 听了我的话,蜜花再次羞红了脸颊。那表情是对失言的羞愧呢,还是说其实是在期待着惩罚呢…… 看到她因茫然无措而静默无语的样子,我毫不留情地继续追问道: “……不过,你会在学校里自慰还真是少见啊。难道说、是白天的那个太舒服了,所以忘不掉的缘故吗?” “…………” 蜜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为了隐瞒而偷偷地合上了大腿。这样的小动作被我看得清清楚楚。 “……看起来,仅仅只是想到似乎就已经湿掉了呢……” “啊……” 经我这么一说,蜜花才意识到自己拙劣的掩饰是徒劳的,脸上带着泫然欲泣的表情,无奈地小声呻吟着。 我对她的反应很是满意,但还是继续说道:“真是的,明明刚刚才自慰过啊,可是一想起白天的事情就又变得湿漉漉的了,难道说蜜花,光是自慰还是不满足吗?” 本以为会立刻遭到反驳的,却没想到蜜花竟然什么回复都没有。我讶异地确认了一下,她就这么看着我这边,完全保持着这样的状态。 ……哦! “……难道说,你真的觉得光是自慰还是不满足吗?” “唔……” 虽然不是完全的肯定,但那涨红的脸颊就已经是最有力的证明了。 我强忍着嘴角上扬的笑容,用近乎舔舐般的语气对蜜花说道:“是啊是啊,自慰过后还不能满足,蜜花可真是个变态的坏孩子啊。” “……” “嗯,刚才的话又让你有感觉了吗?” “啊……对、对不起……” “只是被说成变态就会有感觉,蜜花的m体质也越来越严重了。” “唔……” “再这样下去,你可能就再也变不回普通的孩子了啊。” “啊……” “……但是,即便如此,你还是……希望我下色情的命令吧?” 面对我的话语,蜜花露出了些许犹豫的神情。但过了一会儿,她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是。” ******************** 继胸罩之后,我从蜜花手中接过叠好的衬衫,收进了包里。 “那我们回去吧。”“前、前辈……真的、要我穿成这样子、回去吗……?” “当然了啊,事到如今你还在说什么?” 面对我这样的回答,蜜花抓住对襟毛衣的下摆,身体轻微地颤抖着。 现在的她穿在身上的仅仅只有裙子和一件对襟毛衣而已。不用说,毛衣下面什么都没有穿,如果不是经常用手拉着遮掩住的话,裸露的上半身根本就是一览无余。 “啊……太、太羞耻了啊……” “但是,这样很舒服对吧?” 听了我的话,蜜花沉默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说中了,她似乎什么也说不出来。我对她的反应很满意,但还是将背影留给了后辈。 “那么、我就先走了。” “唉,等、等等啊……我还没、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蜜花慌张地叫了起来,但我丝毫没有理会继续向前走着。把衣服寄存在我这里的她当然不可能就那样站着原地跺脚,蜜花把毛衣的前襟紧紧合起遮掩住胸前,快步跟在了我的身后。 出了学校,步行了几分钟。 “……差不多可以了吧。” 看准时机走进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我转身对着躲在我身后一步远的蜜花说道。 “什么可以啊?” 看着她双手抱在胸前紧捂着毛衣询问着的样子,我缓缓开口道: “蜜花……把手挪开吧。” “唉!?” 因惊恐而突然大叫一声后,蜜花慌忙环顾四周。 “什么人也没有,不是吗?” “是、是这样没错,只是……什么时候有人出现都不奇怪啊。” “所以这样才刺激啊,很有趣不是吗?” “啊……” 蜜花不禁发出可怜的呻吟声,虽说如此,但她却似乎并没有拒绝的意思。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继续用眼神催促着她快些行动。终于,蜜花仿佛死心似的叹了口气,慢慢松开了护在胸前的手。 轻轻地,恢复了自重的对襟毛衣随着风的吹拂飘然散开。 从毛衣前襟敞开着的空隙中,蜜花可爱的乳头和肚脐一闪而过。 “怎么样?在随时可能有人出现的地方这么一副性感的打扮。就算是在屋顶上被人发现那也只是同龄的学生而已,但在这里会被谁看到可就不一定了,如果遇到坏人,蜜花这副羞耻的样子怕是会在城市里传遍了的吧。” “那、那种事、不行……” 蜜花声音颤抖着不断地摇着头,但在她的大腿根部却能看见透明的体液滴滴答答的垂落下来,在柏油路上留下一片污渍。 “……光是想想被发现时的事情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蜜花可真是个坏孩子啊。” 我看着蜜花的脚边,对着满脸通红的她继续说道:“那么、就这样把裙子也卷起来吧,让别人也能看到你那淫乱的样子。” “唉、啊、啊……我、知道了……” 蜜花的眼角微微含着泪水,但还是慢慢地卷起了裙子。 “……哈、啊……哎呀……” 股间感受到风的吹拂,她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露出的性器此刻已然被溢出的爱液弄得湿漉漉的,鼓鼓隆起的耻丘泛着诱人的光泽。 “啊……我,在这种地方,这么淫乱的样子被人看见了……” 蜜花长长地吐息着,脸上浮现出既羞耻又恍惚的神情。看着她满足的表情,我凑到了她的耳边继续说道:“看起来很舒服呢,这可真是太好了……那么、就这样走到车站吧。” “唉、等下!?” 蜜花惊慌失措地抬头看着我,而我则轻轻推着她的背,让她往前走去。 “请等一下,前辈,这样真的太危险了!” 她慌慌张张地对我说着,但我没有理会她,继续催促道:“大声说话的话,可能会有人来哦。” “但、但是……” “现在没有人,不正是好机会吗……不过,如果蜜花是有意想让别人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唔、唔唔……” 蜜花咬着嘴唇,轻哼着不成语句的音节。然后,她用柔弱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满怀恐惧地迈出了脚步。 随着她一步步地向前挪动,蜜花的大腿也在不断地互相摩擦着,就仿佛在与自己涌上来的羞耻心战斗一般。 迟缓的动作让我不禁开口催促道:“好啦,再不走快一点,可是永远都到不了车站的啊。” “就、就算你这么说……” 弯着腰脚步踉踉跄跄的后辈抬起头,看向我的眼神中满是幽怨。我无视了她的抗议,取而代之的是不停地摆弄起了她身上仅存的对襟毛衣。 “啊,不要……” “说不定,就是因为像这样能够好好地穿着衣服,所以才会撒娇个没完呢。还不如索性把衣服全都脱了,这样不就死心了吗?” 趁着蜜花双手提着裙摆不能挪开,我将对襟毛衣一点一点从她的肩头脱了下来,蜜花不禁发出了不成语调的哀鸣。 “……不,不要,对不起前辈,我会好好走路的,所以,请不要这样啊……” “那好吧,走得利落点。” “唔……” 后辈再度向前迈开脚步,这一次的步伐虽说较此前有所改善,但还是慢吞吞的。 好了,姑且就这样吧。虽说可以长时间欣赏蜜花羞耻的样子也不错,可是如果真的拖延到太阳下山,对于已然脚步踉跄的她而言,应该也是很吃力的吧。 就这样想着,我回头看了一眼,视野中看到的景象却让我不禁屏住了呼吸。 然后,我的嘴角微微上扬,转过身来面向蜜花,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 “……蜜花,后面有人来了。” “骗人!?” 慌张地躲进我的怀里,蜜花小心地确认着身后。隔着我的肩膀往后看,在视线的尽头,映入眼中的是一个看上去30多岁、大概刚刚结束了工作下班回家的上班族。 “哎呀,糟糕了……该怎么办?” “你还问我怎么办、就这样不就好了吗?” 看着蜜花连膝盖都在微微颤抖着的样子,我温柔地低声道:“如果你的态度惹人怀疑,可是会被发现的。所以说,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堂堂正正地向前走吧。” “就算你这么说……” 尽管已经泣不成声,但再这样下去,被赶上也只是时间问题。这一点蜜花似乎也很明白,她的浑身上下都被染得通红,但最终还是挺直了腰。 “嗯,这样很好。”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动作自然地走到了蜜花的身旁。 身后传来了逐渐靠近的脚步声。 她被紧张和恐惧折磨而产生的心跳声,就连站在一旁的我似乎也能听得见。 叩、叩! 硬质皮鞋敲打地面的声音越来越大,并终于来到了我们旁边。蜜花紧紧闭上了眼睛。 擦肩而过只是一瞬间的功夫。 上班族连看都没看过我们一眼,快步越过了我们身边。 脚步声再次远去。 我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了后辈,只见她已经筋疲力尽地瘫软在了地上。 “……你还好吧?” 我叫了她一声,蜜花则是露出迷失般的神情抬头看着我。 “没、没事,当然没关系啦……”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感觉真的已经到了极限,但她的身体却像发烧似的红得发烫,散发出娇媚诱人的色与香。 蜜花羞耻的样子看得我连脊背都在颤抖,但我还是假装坚强地继续说道:“哎呀,没被发现真是太好了。” “今、今天的事真的是太危险了……真的,随时都有可能被发现……” 蜜花如此叹息着。我抓住她话语中的漏洞,开口说道:“蜜花,你在说什么呢?” “啊?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看着发愣的蜜花,我平静地说道:“为什么要用过去式?应该还没结束吧?” “唉?但、但是……该做的已经都做了……” “还没有到车站吧。” 紧接着,我继续说道:“当然,在电车里我也会让蜜花这样穿的。” “…………唉!?” 蜜花就好像时间停止了一般石化在了那里。然后,她看了一眼自己那不成体统的服装,冷汗自额头上冒了出来。 “……那个,前辈?那、那样做的话……绝对会被发现的……” “别被发现不就好了。” 我在她说完之前抢先说道。 蜜花脸色发青,动作微弱地摇着头。但无论她如何反抗,都没有拒绝执行命令的选择。 “走吧,蜜花。” “……啊……怎么会……” 全然不顾后辈近乎哭泣般的表情,我拉着蜜花一起朝着人行道的尽头走去。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女生宿舍】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