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武大郎设宴打一成语是】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3)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3) 作者:驹野二条翻译:仙剑尊者2021年11月25日发表于SIS001 ローター:rotor;转子,回转器,转动体。 应该是跳蛋之类的东西,但这么翻译的话总觉得怪怪的,所以我直接翻译成转子了。 ———————————————————— 6)转子の一日 这应该是蜜花有生以来第一次不穿内裤去上学,到达教室的时候,已然相当敏感的她脸颊通红,不停地喘着粗气。 “不、不行……一直不穿内裤,比想象中还要害羞……” 蜜花声音颤抖着喃喃自语,面对这样的她,我忍不住调侃道:“哎呀,从早上起就不穿内裤骑自行车,接着是电车,再然后还要步行,在一般人看来,这种行为绝对不正常啊。” “请、请不要说这种话……” 蜜花越发害羞地缩起了身子。 那个可爱的样子,简直是在引诱我去玩弄她啊。 看着断断续续喘息着的蜜花,我继续落井下石道:“该不会你在电车上的时候,就已经被坐在你前面的人发现了吧?当时你下面的爱液应该已经滴到小腿肚了。” “不、不要……已经、请您不要再说了……” 蜜花哽咽地说着,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蹲了下来。 虽说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但是蜜花的大腿却在不停地摩擦着,再结合她刚才的反应,兴奋之情一目了然。拼命压抑自己兴奋的样子,这样的蜜花也很可爱呢。 ……好了,虽然这样的对话也很有趣,但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 等到蜜花的手从耳边放开,我开始对她询问道:“……话说回来啊,蜜花,昨天说过的内衣,你都买好了吧?” 听到这个问题,蜜花微微颤抖了一下肩膀,红着脸战战兢兢地点了点头。 “已、已经买好了……” “那么,让我确认一下吧。” 听到我这么说,她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她抬眼看着我,然后,犹犹豫豫地开口说: “……绝、绝对非看不可吗?” “当然了。” 对于蜜花小声的质疑,我则不容分说地予以了回应。 本来,她也没有义务非让我看内衣不可。但是,对于拥有受虐体质的她来说,虽然表面上很害羞,但内心里肯定也希望能够出现这种羞耻的状况吧。 实际上,虽然起初蜜花还扭扭捏捏地把玩着手指,可过了一会儿,她还是拉过身边的提包,慢慢拉开了拉链。 提包里有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由于颜色的缘故看不见里面的东西。想来,准备好的内衣就放在里面吧。 确认了一下袋子里的东西,蜜花不禁发出可爱的哀鸣声。 虽然一开始有些胆怯,但她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似的点了点头,把手伸进袋子里。 她窸窸窣窣地在里面摸索了一会儿,取出一块叠得紧紧实实的黑色布料。 “请、请您……” 蜜花一脸害羞地递给我的内衣上还挂着标签,似乎还没试穿过的样子……也就是说,这是她第一次穿这个吗? 一边这样想着,我将蜜花递给我的布团打开。当看到内衣全貌的那一瞬间,我差一点忍不住叫出声来。 “……!” ……这可不妙啊。 蜜花买回来的东西比我预想中的还要刺激。 黑色蕾丝边的内裤,样式上看起来相当成熟,最重要的是布料的使用上极为节省,臀部的部分几乎就像绳子一样。正面虽然有着最低限度的布料遮掩,但那更多是为了内侧的小口袋。关于这个口袋的利用方法自然就不必说了。 ……直截了当地说,这就是色情内衣啊。这可不是一介大学生能够轻易改变的。想来害羞的蜜花不可能直接去店里买这种东西,大概是通过邮购之类的渠道入手的吧。即便如此,还是认真地买回来了啊。 我如此思考着,心里忍不住偷偷地笑了起来。 ……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顺利地上钩。 就这样稍等了一会儿,我皱起眉头,对着蜜花缓缓开口:“……真是的……没想到你竟然会有这种爱好啊。” “哎?”蜜花很意外地抬高了声音,“不、不是的,明明是前辈……” 我歪着头看着蜜花,打断了她否定着我的话语:“我怎么了?我可没命令过你买这么性感的内衣吧。” “不、不会吧!” 听到我的回答,蜜花脸上浮现出困惑的表情,难以置信地追问道:“前辈,昨、昨天你不是跟我说过吗?让我给自己买一件适合现在穿的内衣……这不就是我为了执行前辈的命令才去买的吗?” 面对因焦急而惊惶反问着的蜜花,我努力忍耐着不让笑容在脸上露出来,戏弄地问着:“……不,你在说什么啊?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我干脆利落的说法让她目瞪口呆,看来还是没能完全理解啊。 “不、不是吗……?那、那么、那个时候你说的……” 不断被反驳的质疑让后辈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我玩味着她变化着的表情,冷静地回答道:“我可是为了你着想才这么说的。你看,因为我是男性,所以可能不是很清楚……一般来说,女性的每个月都会来一次那个吧?” 听到我的回答,蜜花吃惊地用手捂住嘴巴,脸上渐渐泛起红潮。 “……骗、骗人……那么你那个时候说的……?” 我点了点头。 “嗯,没错。当时,我觉得不穿内衣确实也很难受,所以才那么说的,但又害怕直接说出来可能会不好意思,所以就用了委婉的表达方式,有什么不对吗?不过,我可完全没想到会被往涩情的方面理解啊……” 说完,我还故意在她面前叹了口气。蜜花的脸颊被染得通红,仿佛羞愧得要死掉了一般。 “……唔……但、但是,如果那样的话,哪里需要三万日元呢?” “因为如果弄脏了就不能用了吧,那是为了让你买替换的。” “这……怎、怎么……怎么这样啊……” 拼命地试图转移话题也毫无意义,她终于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低下了头。 “真、真是的……讨厌啊……我……” 看着在羞耻的苦海中愈发挣扎着的蜜花,我在感到兴奋的同时,也觉得自己做得有点过分了。 ……没错,让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不是别人,正是我。 是我暗示她去买性感的内衣,而今天罗列的理由则完全是圈套。这是我事先想好了的回击,诱导蜜花自己犯错,让她出丑。 而生性单纯的她,则是完全上钩了。 利用蜜花纯洁的一面,这真是连本人都觉得卑劣的手法啊。虽然这么想着,但我却从这种行为的背德感中感受到了毫无疑问的愉悦。 对于策略的成功,尽管只是小小的满足,我还是不禁为此惋叹。虽然还是早上,但我已经给她带来了今天一整日的羞耻感了吧。 但是…… 大概是错觉吧,一种更残忍的思维正顺着我背脊的神经不断地向上蔓延。 我瞥了一眼正低着头、双手捂着潮红的脸颊的蜜花。 ……如果对现在的她进一步予以羞辱,又会如何呢?如果在失态的基础上再加上一层痴态,她究竟会表现出多么可爱又凌乱的姿态呢? 一想到这里,我的性欲就一发不可收拾。我吞了一口唾沫,慢慢地将计划付诸行动。 “……蜜花啊,看来是你买错了呢。” 为了能让低着头的蜜花看到,我把那件内衣挂在了她面前,她抬起红扑扑的脸,从我手里抢了过去。 “好,我现在就去退货。” 后辈转身要走,但却被我从身后一把抓住肩膀。 “哎!” “等一下。好不容易你给我买的东西,就这么退货太可惜了吧?” 说着,我再次从蜜花手里抽走了内衣。 “不要!请还给我!” 她伸出手来,想要把内衣抢回来,可是因为压倒性的身高差距,她根本就够不着。 我抓住仍不放弃的蜜花的手臂,不让她动弹,然后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蜜花,都到这个地步了,你该不会说不穿吧?” “不、我才不穿!” 当即就被拒绝了。 但是,我却继续说道:“……买了这么性感的内衣,你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无论怎么看,这都是你想要玩的游戏,不是吗?” “不是……所以说啊,这是我搞错了……” “再怎么搞错也得有个限度吧?我可不认为仅仅是一个错误就能买到这么性感的内衣。” 似乎存在着无法否认的环节,蜜花不禁胆怯起来。我当然没有放过这个机会。 “也就是说,虽然嘴上说不喜欢,但在心底里你还是希望用这个去做一些丢人的事情吧。” “那、那种事情……” “不,一定是这样。坦率一点吧,蜜花。偶尔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情也很重要哦。” “不要……不、不是这样的啊……” “别勉强了,我可是很了解你的。” “啊、啊……” 她被逼得走投无路,眼睛里泪水都开始打着转,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是太可爱了,真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欺负得乱七八糟。 我压抑着心中瞬间膨胀的欲望,继续落井下石:“但是啊,这内衣真的是太涩情了……如果蜜花就这样继续拒绝的话,控制不住的我可能会自己动手让你穿上也说不定。” “……啊!?这、这种事……” 后辈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我轻声安抚着她:“觉得不讲理吗?……不过,归根到底这都怪你买了这么诱人的内衣啊。” “唔、唔、怎么这样……不应该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啊……” 蜜花发出了微弱的呜咽声。但即便如此,她似乎还是没有屈服。 ……还得再给她添把火吗? 想到这里,我悄悄地走近蜜花,单膝跪在她面前,双手搭在她的裙子上,用力地扯了下去。 被硬拽着的裙子上的金属零件发出了嘎吱嘎吱的悲鸣。 “啊!?前、前辈,你在做什么啊?” 后辈慌张地捂着裙子大叫,我冷静地回答道:“……都是因为你不听话,所以只能由我代劳了。” “啊……不、不行……这样用力拉扯的话……” “是啊……再这样下去的话,裙子的挂钩会被扯断,蜜花今天可能就穿不上裙子了。” “……” “当然,如果我再把坏掉的裙子收回去,那样的话,你今天就只能露着下半身度过这一整天了。” “这、这……太不讲道理了。” 蜜花悲痛地哀声求饶,我却完全无视地双手更加用力。 嘎吱嘎吱的刺耳声响起,终于忍不住的蜜花开了口:“……唔……我,我穿我穿……所以说,请原谅我……” 与此同时,哀伤的泪水几乎要从她的眼角滑落。 但对于蜜花的认输,我却摇了摇头。 “……不对。不是这样的吧,蜜花?” 听见我的追问,她呻吟了一声,沉默了下去。 但当我抓着她裙子的手再度用力的时候,她立刻就投降了:“嗯,嗯…………所,所以……对我,那个……请让我穿上那个羞耻的内衣……再多多吩咐一些色情的命令……” 蜜花的脸被屈辱和羞耻感烧得通红,自暴自弃地大声叫了出来,随即瘫倒在地,一定是无法忍受自己的羞耻吧。 看蜜花的样子,就好像是蒙受了前所未有的耻辱一般,但遗憾的是,今天才刚刚开始。我对她的责问,还仅仅只是序曲。 一想到接下来她会遭受到的耻辱,我就忍不住露出了坏笑。 但我还是小心地把这份情绪隐藏在身体深处,对蜜花催促道:“好啦,快站起来。还是说刚才说的穿内衣,是让我帮你穿的意思?” 听到这里,她慌忙摇了摇头,赶紧站了起来。 “我、我自己穿,所以……那个,请还给我。” 我对此点了点头,摘下内衣上的标签递给了她。 从我手里接过内衣的蜜花,再次感受到了它的淫猥,“嗯……这种东西,真的要穿吗……”她这样小声嘀咕着。 磨磨蹭蹭地犹豫了几秒钟后,她终于下定决心似的微微收了收下巴,张开双腿想要穿上那件布料极为节省的内衣。 但就在这时,我制止了她的行为。 “稍等一下,蜜花。” “哎?真、真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 面对后辈的指责,我不为所动地说:“……你啊,在穿那个之前,你还要准备些什么吧?” “哎?准、准备什么?” “这个你应该最清楚,不会告诉我你不知道吧?” “唔……” 听了我不容分说的话语,她咬住嘴唇,把内衣放在地上,又把手伸进打开了的包里。窸窸窣窣地翻了翻之前的塑料袋,从里面取出一个未开封的包装。 塑料包装里面,装着一个拇指大小的转子,是淫乱的粉红色。 后辈还在犹豫着要不要递给我,我却猛地从她手里抢了过来。看了一眼包装上的说明:“……电池惊人10小时长效续航?面前的你……干劲十足吧?” “哦……” 仿佛被戳到了痛处,蜜花将目光从我身上移开。 大概是考虑到要在学校使用,所以选择了能够长时间使用的型号吧。不管怎么说,准备得非常好。 我从包装里取出转子,打开附带的遥控器开关。看到转子微微颤动,蜜花显露出畏缩的样子。 “……那、那个,真的要用吗?” “事到如今还在说什么啊?” 我再次停止了震动,把转子递给了她,她战战兢兢地接过转子,捡起地上的内衣将其放进了内侧的口袋里。 “哎呀,这样的……” “好啦,别害怕,快点穿上。” 我催促着她的话语几乎让她快要哭了出来,但蜜花还是点了点头,把内衣穿在脚上,顺着大腿慢慢提了上去。 然后,在确认她穿好内衣以后,我按下了手上的遥控器开关。 那一瞬间。 “……啊,哇!?” 蜜花惨叫一声,当场跌坐在地。 她一屁股瘫坐在地上,手脚都在痉挛着抽动。看来,仅仅是这一开始的刺激,就轻易地让她达到了高潮。上学期间一直不穿内裤,性器官不断受到刺激,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吧。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前、前辈,停下来、请您停下来……” 蜜花近乎哭泣地哀求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尽管刚刚高潮了一次,但转子仍在不停地欺负着她的下半身。 蜜花紧紧地合拢双膝,忍受着持续的愉悦浪潮,蜜花的身影与含着眼泪的哀求声交织在一起,使我的情欲更加旺盛。 我任由欲望爬上脊背,命令着她:“蜜花……你就这个样子去上课吧,当然,要保持转子持续转动才行。” 听到我毫无慈悲心的命令,蜜花脸色苍白。 “怎、怎么这样……唔,至少现在让我休息五分钟吧……我刚刚才到了一次……” “我知道,我就是在此基础上才命令你的。” “哎……那、那样的事、做不到的……” 对着仍在弱弱地陈述着事实的蜜花,我拿出转子遥控器,平静地说: “……蜜花,事先声明,这个转子现在的振动幅度还很微弱。对于不能严格遵守命令的你,如果我要是不耐烦了会怎么样……不用想也知道吧?” “啊……!” 听到我冷淡的回应,她不禁抖了抖肩膀。犹豫了一会儿,蜜花扶着教室的墙壁,慢慢地站了起来。 “唔……这个、太过分了……嗯……” 看着脚下颤颤巍巍一边轻声嘀咕着的蜜花,我继续说道:“到了午休时间你再来找我一次,然后我就让你休息。” “好,好的……” “那么、今天也请努力上课吧。” “怎么可能受得了啊,前辈真是笨蛋……” 蜜花满脸通红,拼命地说道。 这样的蜜花也很可爱啊。果然还是停不下来,我轻声自语着。 ******************** 午休时间。 我和蜜花的集合地点,是早上和她去过的校舍四楼的一间教室。四楼的教室上课用的很少,也不怎么有人来,所以可以安全地和她见面。 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等待着蜜花的到来。大概十分钟左右,看上去仿佛随时可能会哭出来一般的蜜花摇摇晃晃地走进了教室。 “唔、唔,前辈太过分了……啊,竟然非要选四楼……每走一级台阶就会被转子磨蹭一下,从下面也能看到裙子的里面,都已经顾不上害羞了……” 全身颤抖着的蜜花诉说个不停。原来如此,我微微点了点头。 ……这可是我事先没能料想到的。 我好像在不知不觉中追加了对蜜花的试炼,这对她来说可真是太可怜了。 既然如此,以后集合地点就定在四楼吧。 擅自决定后,我缓缓地开口:“……话说啊,没有被人发现吧?” “大概……吧,比起这种事,你还是快点把转子拿掉啊。已经,我已经实在忍不下去了……” 可能连报告情况都嫌麻烦,蜜花拼命地催促道。我回答着她:“知道了知道了,我帮你拿下来……好啦,把裙子卷起来。” “……哎?为、为什么?” 蜜花到底还是忍不住插了嘴,我平静地对她解释说:“……你是想要把转子取下来吧?如果想要取下来的话,就不要违抗我的命令才是上策。” “……那种事……嗯……不,我、我知道了……” 似乎无法承受转子的刺激,现在的蜜花很懂事。这样的话,再无理的要求也可能会被答应。 蜜花把裙子提到腰际,在我面前露出内裤。面对着脸颊通红的她,我又重复了一遍:“……那么接下来,把裙子叼在嘴里给我看,可不可以?” “……!” 那一瞬间蜜花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接着又抬眼看着我。那眼神仿佛是在说,为什么我一定要这么做呢? 但我默默地回望着她的眼睛,低声沉吟了一会儿,蜜花按照我的命令把裙子撩起咬在了唇间。从她穿的内衣一直到肚脐以下,全都被我看得一清二楚。 “唔、唔……” 虽然脸上满是屈辱,但却依旧顺从地遵从着我的命令,这样后辈真的是太棒了。 “叼着裙子不要放开哦,如果放开了的话,还是会像以前一样被惩罚的。” 蜜花的脸涨得更红了,在确认过她点头了以后,我绕到她的背后。 然后,我把她后面的裙子也向上卷起掖进了腰间。 “……呜!?” 这下蜜花连屁股都露了出来,这更丢脸的样子让她不由得叫出了声,但我对此没有反应,只是不停地看着她的下半身。 她的内衣无论前后都暴露在外了,臀部只有一条细绳一样的东西从裂缝间穿过,几乎和全裸无异。因为内衣陷进了那个裂缝里,反而使白色的双丘更加突出,散发出别样的魅惑。 “嗯……呜……” 蜜花害羞地扭动着身体,却让内衣的绳子更加陷入进她可爱的屁股里,这只会让她更加羞耻吧。 在享受过她因耻辱而不断摇摆着的臀部后,我再次绕到蜜花面前,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内裤,故意显露出惊讶的表情。 “……哎呀,好不容易买了新衣服,结果却被弄得湿漉漉的呢。” “唔……” 对于我的话,蜜花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无奈她含着裙子,说不出话来。 她没有出声,只是用着难过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有理会,继续伸手去摸她的内衣。 “嗯、嗯……!” 对这样的行为感到惊慌,蜜花想要阻止我却无法发出声音,抵抗也很微弱。被随心所欲欺负到这种地步,却依旧没有一句怨言的她,简直就像是被小孩子随意玩弄的洋娃娃呢。 我陶醉于这种无上的支配感之中,一边把她的内裤慢慢拉到了膝盖。 湿漉漉的下体裸露出来,蜜花的眼角浮现出了泪水。这是我第二次看到蜜花的私密处了,也许是从早上开始就一直被转子折磨的缘故,小小的阴核肿胀着露了出来,接触到外面的空气而微微颤抖着。 那淫靡的光景,一瞬间让我看得入迷。现在,只要触摸她那可爱又膨胀着的阴蒂,大概一瞬间就能把她推向绝顶吧。 ……但是,现在让蜜花满足还为时过早。 我按捺住涌上心头的冲动,对她说:“……总之,你的内衣已经完全湿透不能再穿了,把它脱下来吧。” 蜜花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老实地脱下了被卡在膝盖处的内裤,递给了我。我从内裤口袋里掏出转子关掉了电源,把内衣用毛巾包好放进了自己的包里。 然后,我转向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才慢慢开口道:“……好了,差不多可以了。” 蜜花似乎没能立刻理解我话中的意思,露出困惑的表情。但是,当我再次拿出之前的转子,不是隔着内衣,而是直接按在她的阴道口时,她才终于明白我接下来要做什么。伴随着一声哀鸣,蜜花轻轻地摇了摇头。 “……唔、唔。” 蜜花露出近乎哭泣般的表情,看着我的眼神里,好像在诉说着不可能。但我还是用充满嗜虐心的声音对她说道:“上午就结束什么的,我可没这么说过吧?” “……” “而且内衣又不能穿……变成这样,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呜、呜……” 蜜花的双眸被泪水湿润,大概是后悔刚才把内衣给了我吧,但为时已晚。 “那、就放进去了。” “唔唔,嗯……唔!” 蜜花咬着裙子,拼命地摇头要我停下。但这请求当然不可能被接受,我毫不留情地把转子塞进了她的阴道口。在爱液的润滑下,转子毫无阻力地就被吞了进去。 “嗯……唔嗯。” 异物进入身体的感觉,让蜜花不由自主地漏出声音,即使慌忙地捂住嘴也没能忍住。 我把转子推到阴道正中央,慢慢地抽出手指,对她说:“很好,你很努力啊。裙子可以放下来了。” 得到了我的允许,蜜花张开了咬着裙摆的嘴巴,两腿扭捏着的同时也在指责着我:“唔,前辈是笨蛋……因为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就随着性子欺负我……” 虽然是直言不讳,但似乎是由于刚才的反应,她表现出的态度并不是那么的强势。这样的蜜花也很可爱啊。 “……这、这个转子,到底该怎么办才好啊……” 对于她犹豫的提问,我一脸认真地说道:“当然是戴着它去上课啊,如果中途掉了就要接受惩罚。” “怎么这样……” 听到我的回答,蜜花不禁发出怯懦的声音:“不,不可能的……总觉得肚子在打着哆嗦,如果不一直用力的话,几乎就要掉出来了……” “所以才要忍耐啊。” “那、那种事情是做不到的!以这种状态去上课的话,我……” 咔嗒。 “嗯!?” 突然,阴道内的转子震动起来,她不禁发出一声悲鸣。 我对着摁着胯部,努力减轻震动的蜜花说道:“真遗憾,如果你不顶嘴,我本打算白天就不动转子了。” “啊……怎么这样啊……” 她声泪俱下地说:“请、请原谅我,前辈……我为跟你顶嘴道歉。唔、住手,求求你,请住手……这样的我,会变得很奇怪的……” 如此拼命地道歉,蜜花大概也是被逼到了相当不妙的地步了吧。靠着墙才能勉强地站起来,看来体力也消耗了不少。 但我对她的回应却依旧毫不留情:“很遗憾,不行。如果不能严格遵守命令,那可就糟糕了。直到放学再见之前,你就一直保持这种状态吧。” “怎么这样……请等一下……” 无视了眼眶湿润着的蜜花的话语,我向着教室门口走去。 “那、放学后见。” 我本想尽可能保持语气平静的,但出口的话语却由于抑制不住的兴奋,听起来似乎有些嗜虐的意味。 ******************** 远程转子虽然是种可以轻松给对方带来羞耻感的便利工具,但是在学校使用的时候,还是有几个难点。 其中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无法判断对方目前处于何种状况。在一起的时候,还可以根据对方的脸色来调整或者停止转子,但像这次这样两个人的距离较远的情况下,就不能那么做了。 所以放学后,当我再次在教室里见到蜜花时,也觉得自己做得太过分了……我这样轻声叹息着。 蜜花迈着摇摇欲坠的步伐出现在教室里,她目前的状态就只能用疲惫和困顿来形容。她喘着粗气,浑身上下红的发烫,由于流了太多汗的缘故,衣服的领口已经被浸湿了。 很快,她也发现了同在教室的我的身影。 “前辈,求求你……已经、受不了了……让我高潮吧……”她用微弱的声音乞求着。甫一说完,蜜花便虚弱地瘫倒在了地上。 像今天这样直接说出想要高潮什么的,大概还是第一次吧。现在的她似乎已经被逼到了某种程度,那种迫切甚至凌驾于羞耻感之上。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即便是微弱的震动,隔着布接触一下也会受不了,而现在却仅仅只是觉得不舒服,看来蜜花也渐渐开始习惯了啊。 心里这样想着,我轻轻地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看着好像受到惊吓般抖动了一下肩膀的后辈,我缓缓开口说道:“……蜜花,今天一天都很努力啊。” 然后,我把另一只手伸进口袋,拿出转子遥控器。 “你这么努力,我得给你点奖励才行呢。” 我才刚一说完,蜜花就慌慌张张地喊叫起来:“等一下、那个,前辈,至少先让我休息一下……” 对于她的哭诉,我只是摇了摇头:“要是休息的话,好不容易熬到现在不就没意义了吗?” 闪身躲开她伸过来的手,我把手指搭在遥控器上的旋钮上,一口气把震动幅度调整到了最大。 “等、呃、不行、请等一下……啊、啊、啊!?” 蜜花今天一整日都被欲望焦灼着的身体,瞬间就被快乐的波涛吞噬了。 请求停止的话还没说完,她的腰背就颤栗着没了力气。这一次的绝顶似乎相当强烈,我赶紧接住了她向后倒下的身子。 “……哈……这、这是什么……这、这、这……第一次……” 蜜花就这样把身体完全靠在我的怀里,一脸茫然地抬头看着我。那个仿佛融化般的表情,让我不禁吓了一跳。糟糕,这个破坏力是怎么回事?虽然觉得羞耻,但她清楚地明白自己无法抗拒那份快乐,这样的蜜花,可爱且性感得令人难以置信。 真想这样一直看着她……我这么想着,但蜜花的表情却是一变。 她的额头上冒着冷汗,目光挪到了我的身上。 “那,那个……前辈?” “什么?” “……转、转子还没停……啊啊、啊啊!?” 蜜花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又在中途迎来了高潮。她在我的怀里微微痉挛着,声音微弱:“已经,不行……已经,停下,请您停下来……” 此时的蜜花已然虚弱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可对于她这样的哀求,我却缓缓地摇了摇头。 “你在说什么呢,这可是难得的奖励啊。” “那只是第一次……这样的、不是已经奖励过了吗……啊,不行,又要……哇!?” 蜜花闭着眼睛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臂,就这样达到了第三次的高潮。看着她虚弱的样子,差不多到此为止什么的我也不是没想过。但相比于这种温柔,还是眼睁睁看着她为无法承受的快乐而挣扎的想法先行了一步,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这样啊,还是稍微再进一步更好些吧。” “才不好呢……” 对蜜花的反驳充耳不闻,我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就这样放任着她在我面前高潮了整整十次。 “哈、哈……这是……不行……来来回回的……” 尽管只是第一次体验转子,却被连续逼迫到了绝顶,气喘吁吁的蜜花精疲力竭之下,连嘴角垂下的口水都忘记了擦拭,意识完全处在朦胧中。 将她梦呓般喃喃自语着的样子尽收眼底,我小声嘀咕道:“……那么,差不多该是最后一次了。” 就这样,我扶着蜜花的肩膀,将手伸向她毫无防备的下半身,慢慢卷起了裙子。在蜜花无法抵抗的情况下,因持续的焦灼而充血得通红的阴蒂就这样暴露在了空气中。 “……哎?前、前辈、开玩笑的吧,难道说……” 蜜花脸上的血色骤然消失,但浑身无力的她根本无法动弹。我尽量不去刺激这个样子的她,慢慢地在她的阴核周围抚摸着。 “哈……” “你的这里一直在抖个不停,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啊。不过没关系,我马上就会让你舒服起来的。” “嗯……不、不行……现在、那里……嗯……不、又、又要……” 眼眸中满是泪水的蜜花声音微弱地哭喊道,再次涌上来的快感让她的嘴唇不断颤抖着。 “……哈……又,又要来了……不行、高潮了、哈、哈啊……” 后辈哭诉着极限的样子让我兴奋不已,但我依旧执着地苛责着阴蒂的周围。为了抵抗逐渐高涨的兴奋,她想要把膝盖合起来,但因为我把手插了进去阻挡着,连这个都做不到。 ……然后,当蜜花的快感被推到最高点时,我用手指掐住她勃起的阴蒂,用力往上一捻。 “……哎?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此前从未有过的尖叫,蜜花在到达高潮的同时,一股透明的液体从她的下身扑哧喷涌而出。那喷出的液体连带着将欺负她的转子也一起推了出去,浸湿了地板。 “啊……哈……哈……这种事,太过分了……” 奄奄一息的蜜花喃喃自语着。然后,她的脖子一歪,倒在了我的怀里。我以为她昏了过去,一时间有些慌乱,直到听到了她微弱的呼吸声,这才放下心来。看来是一口气消除掉了一整天的紧张感,累得睡着了。 “……哈,就这么睡着了可不行啊……我会忍不住想要袭击你的。” 我这样嘟囔着,嘴角却忍不住舒展了开来。能表现出如此毫无防备的姿态,说明她对我很信任吧……不,也许是真的累坏了。 我注意着不要把惹人怜爱的她吵醒,一边把自己放在附近的提包拉到身旁。从里面取出毛巾,我为她擦净被爱液浸湿的双腿,把凌乱的裙子也整理回了原样。 对我来说,就这样看着她的睡脸就已经很幸福了,但毕竟不能一直这样下去。不管怎么说,这里是学校,必须回家才行。 我试着等了一会儿,期待她会自己醒过来,可三十分钟过去了,她还是没有醒。我只好摇了摇蜜花的肩膀。 “喂,差不多该回去了,起床吧。” “……唔?” 听到了我的声音,后辈缓缓地睁开眼睛,睡眼惺忪地歪头看着我。 “为什么前辈会在这里……啊!?前辈!?” “什么为什么,这里是学校啊。” “哎……学校?啊,对了,我高潮之后就那么睡着了……” 好像终于想起了刚才的事,蜜花微微羞红了脸颊。 “对、对不起,我睡着了……” 一听到她道歉,我就又忍不住想要惩罚她了,真希望她不要这么做啊。 我心里这么想,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 “可是……”蜜花继续说,“前、前辈也有错啊。今天做得太过分了。让我装了一整天的转子,而且那之后还让我高潮了好几次……” “说是讨厌,但你之前不是说过,超出预想的做法会让你很开心吗?” 听到我这番荒唐的说辞,她虽然有些胆怯,但还是反驳道:“是、是这样没错,不过……那毕竟是有限度的!连上课的时候也要装着转子……在课堂上我一直在担心周围是不是能听到转子的声音,所以兴奋得不得了…………啊,哎?” 自己所说的话完全不是反驳,意识到这一点的蜜花又一次陷入沉默之中。随随便便地自爆,还真是个好对付的家伙。 “什么啊,果然还是很兴奋吧?” “啊,不、不是,刚才那个……” 蜜花慌慌张张地试图辩解,但似乎找不到可以用来搪塞的理由,最后只得咬着嘴唇低下了头。 我看着她的样子不禁苦笑,随即又想起了一件事。 “对了,”我开口问道:“……说起来,早上的时候,你说过你还买了两件内衣对吧?” 这个问题让蜜花再次受到惊吓般绷紧了身子。 “……那是、什么啊?” “那个东西,你还没给我看过呢……” 还没等我说完,只见她拼命地摇着头:“不,不行。你不是已经看过一件了吗?请饶了我吧……” “所以,就算从一件增加到两件、三件,也不会有什么区别的,对吧?” “即、即便如此,不行就是不行!” 奇怪,为什么拒绝的这么坚决呢?平时总是说着说着就答应了,似乎是有什么原因。 这时,我突然想到什么,便试着说了出来:“……难道说,剩下的两件比第一件还要更过火吗?” 其实我只是半开玩笑地试着说说而已,但作为听众的蜜花却仿佛喝错了什么东西一样“呜呜”地哀叫着。 “……难道说,真的是这样吗?” 第一件就足够刺激了,那再往上呢? 我呆若木鸡地问道,但蜜花只是“嗯嗯……”的沉吟着,既不否定也不肯定。但既然她没有立刻否定,也就是说…… “……是吗?不过啊,今天就先到此为止吧。” 听到我这样说,蜜花率直地轻抚着肩膀,明显松了一口气。看到她这副样子,果然我又想好好欺负她了呢,不过由于时间有限,今天还是算了吧。 我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找机会让蜜花再试试其他的内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武大郎设宴打一成语是】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