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想看的全都有

【欧美激情狂野A片】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2)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2) 作者:驹野二条翻译:仙剑尊者2021年11月21日发表于SIS001 4)惩罚是野外露出 老实说,这一周的时间对我来说几乎是折磨。身边走着可爱、顺从且渴望受虐的后辈,但是一周只能出手一次,这种感觉真的很痛苦。我已经尝到了通过欺负她来获得快乐的滋味,我的欲望甚至比起被她告白之前还要强烈。 但是,自那之后又过了几个星期,下达的命令却依旧持续着第一天那样的内容,没能发展成什么过于严苛的形式。 我也想玩一些更刺激的游戏,但无奈拿蜜花却没什么办法。她似乎比别人更容易有感觉,有一次她不穿内裤回来,我从背后吓了她一跳,她竟然当场就直接达到了高潮。 当时蜜花露出的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让我的心里痒痒的,但从第二次开始就被防备了。 要是有更多欺负她的借口就好了…… “前辈,前辈,你在听吗?” “……哦,什么?” 听到身边语气加重了的声音 ,我转头一看,并肩走着的蜜花正鼓起脸颊微嗔地看着我。 那可爱的脸蛋儿油亮又有弹性,我忍不住想捏上一捏。 嗯,用洗衣夹夹着,从两侧开始…… 视野中出现了正盯着我的后辈,我连忙将妄想抛到脑后。 “真是的,好好听我说啊。昨天下雨了,我问你午饭还要在室内吃吗?” 我赶忙向蜜花道歉,又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这样啊,今天外面人少,院子里的长椅可能还空着。” “原来如此。” 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平时常常坐满了人的长椅今天空着。用毛巾擦干仍残留着的水渍,我们两人并肩坐下。 蜜花打开从家里带来的便当盒,而我则拿出刚买的饭团。 “……那个便当,难道是你做的?” 我漫不经心地问道,而她则是轻轻摇了摇头。 “不,是我妈妈。我笨手笨脚的,根本不会做饭……有一次我想在妈妈生日的时候自己做蛋糕,可在搅拌鲜奶油的时候,由于打蛋器操作不当,把整个厨房都染成了白色,现在回忆起来可真是太痛苦了。” “是吗?” 一边对蜜花的叙述表现出同情的样子随口附和着,可脑海里想象着的却是她全身涂满鲜奶油的样子。“前辈,那个好像不是海绵吧……”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满目泪水捂着胸口的蜜花好可爱,好想把她吃掉啊! “鲜奶油,是吧……” “你说什么?” “不,没什么。比起那个,如果有机会的话,要不要来我家一起做蛋糕?” 对于我突如其来的提议,蜜花显得有些惊讶。 “嗯,你的邀请我很高兴,但我怕会给你添麻烦……因为说不定还会像之前那样搞得一团糟……” 那反倒是好事。如果真的是那样,我就把沾在你身上的奶油全都舔掉……终究是没有这么说出来。 我露出一副非常认真的表情,就这样看着她。 “我啊,想和最喜欢的你一起做蛋糕啊。” 听到我如此郑重的话语,也许是因为羞耻,亦或是因为害羞,蜜花一时间涨红了脸。 “哎?啊……是、是吗?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当然好了。” 听到蜜花的回答,我在心里暗喜。好了,面对将要到来的日子,我要考虑一下,该怎么才能把她弄得满身都是鲜奶油呢。 没能注意到我内心变化的蜜花,脸上浮现出了开心的笑容。她那纯真的笑颜让我不禁产生了深深的罪恶感……不,那倒也没有。是因为我的S属性已经被打磨过了呢,还是因为知道蜜花是M呢…… 一边想着这些,我们吃完了午饭。 “多谢款待。” 今天下午两个人都没有课。我一边收拾,一边提议道:“好不容易来一趟,中午去哪里走走吧。” “啊!” 一阵强风吹过,蜜花铺在膝盖上当餐巾用的手帕被吹走了。 蜜花反射性地伸出手,好不容易在手帕掉到地上之前抓住了它。但是,她的姿势似乎很勉强,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哎呀。” “喂,你没事吧——” 我急忙想要冲过去扶她起来,可是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刚刚迈动的脚步不禁停了下来。蜜花的裙子在摔倒的时候卷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瞬间,但里面的部分还是露在了外面。 没想到,她里面什么也没穿。 “喂,蜜花,你……” “啊啊啊啊啊!?呃,不行啊!” 听到我愕然的话语,蜜花慌忙捂住裙子,缩在原地。但已经晚了,我已经看到了她藏在裙子下面的娇小可爱的臀部。 “啊,前辈,不是,这是那个……” 眼含泪水的蜜花语无伦次地试图辩解,却因为太狼狈反而说不出话来。 看到她那慌张的样子,我明白了。 总之,仅仅是一周一次的命令应该无法满足她自己的性欲吧。但和我约好了每周下达的命令只有一次,所以忍受不了的时候就像今天这样一个人不穿内裤发泄吗? 当知道蜜花也和我一样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时,我感到了安心。但与此同时,她对我保持沉默,偷偷自己一个人发泄,也让我多少有些被背叛了的感觉。 “……前辈,对不起,我违背了约定。” 似乎自觉无法辩解,蜜花缩了缩身子向我道歉。 “不,我没生气。” “真、真的吗?” “我也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啊。” 我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对蜜花生气,然后又加了一句: “不过……你违背了和我的约定这也是事实,关于这一点,你要接受惩罚。” “呃……” 听到“惩罚”这个词,蜜花的肩膀抖了抖。然后任谁也看得出,她开始坐立不安。而且除了紧张之外,她似乎还有着少许的期待。 “总之,这里可能会有人经过,我们先到校舍后面去吧。” 她微微点了点头,我拉着她,向着空无一人的建筑物的阴影处走去。那里在大学校园内也是相当偏僻的地方,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应该不会有人经过。 确认了一下周围,我对蜜花说道: “……那么,你背靠着后面的墙站着。脚要与肩同宽,放松一点就可以了。” “是……” 看着依照我的吩咐背靠着站在校舍水泥墙壁旁的后辈,我在心里暗自偷笑。如果我是大灰狼,此刻应该正在舔着舌头吧。 ……没想到,她竟然刚好在这个时候违反了与我的约定。 我已经五天没有对蜜花执行命令了,正是最难以控制自身欲望的时刻。而且今天是以惩罚的名义,所以即便比平日里更加强硬一些,想必她也是无话可说的吧。 我只是指定了姿势,并没有下达其余的命令,蜜花不时地偷偷看我一眼。也许是因为期待,她的脸颊此刻已经泛起了红晕,双脚也微微向内缩着。 我以一种很不礼貌的态度上下扫视着她的样子,缓缓开口:“怎么了?明明还没有惩罚你,你却好像已经有感觉了……看这样子,你的下面应该也已经湿了吧?” “那、那种事……” 虽然蜜花马上否定了我,但我却注意到她瞥了一眼自己的脚。 “……哦,你这句话不会是骗人的吧?” 听到我冰冷的声音,蜜花低呜了一声,小声嘀咕道:“唔,我没骗你。” 是吗,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那好,你给我看看证据。” “什么?证据!?” 蜜花顿时脸色大变。 我压抑着激动的心情,重重地点了点头。 “没错。如果没有证据,谁知道你是不是在说谎呢?我觉得这个要求很合理。” “啊?可是……所谓的证据,也就是说……我……我……要把那里给前辈看,对吧?” “还能有别的吗?” “唔,可,可是……” 蜜花羞耻地低着头,涨红了的脸颊就好似熟透了的西红柿一般,可爱得让人想要捏碎。 “在这种地方,让你看我的……实在是太羞耻了……” 她到底是在说什么啊? “这种话,从早上开始就不穿内裤待在校舍里的你,应该是说不出口的吧?” “呃……” 毫无反驳余地,她不禁陷入了沉默。 真是个擅长自掘坟墓的家伙啊。 接下来,我决定给她致命一击:“而且这是命令,你没有否决权。你得赶紧决定,到底是把裙子卷起来,还是干脆直接脱掉。” “唔……” 蜜花小声呻吟着。 她像是在给自己打气一般轻轻点了点头,战战兢兢地把手伸向裙摆,随即又僵硬地摇起了脑袋。 “呃,还是不行,我做不到!” 蜜花羞红了脸庞恳求我的样子,丝毫不会引起我的同情,反而增加了我的嗜虐心。 我掩饰着从心底涌起的兴奋,故意叹了口气: “不行吗?真是没办法啊。那……” 我单膝跪地蹲在蜜花面前,冲着她的裙子伸出了手。然后,手指猛地放在腰间的挂钩上—— “等下、前辈!?那个是……求求你不要这样。” 这时蜜花好像注意到了我想做的事,慌忙抓住了我的手。 “可是,你一个人做不到吧?” “不,我做,我自己做……所以,请不要扯我的裙子……”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已经处于快要哭出来的状态了。看到她脸上仿佛走投无路般的表情,我也决定先退了回去。 “是吗?那就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之前,赶紧动手吧。” 蜜花轻轻点了点头,紧紧抓住裙摆。她保持着那个姿势僵持了一会儿,然后,她闭上眼睛,把手中抓着的裙子慢慢地向上掀起。 我静静地咽了一口唾沫,注视着这一幕。 随着裙子被往上掀起,她那白皙耀眼的大腿就逐渐显露出来。大片大片的肌肤裸露出来,直到在大腿根处猛地收紧,描绘出一条锐利的斜线。腹股沟的前端微微隆起,中间是一道漂亮的裂缝。闪闪发光的黏液,在那里呈现出相当艳丽的景色。 这就是,蜜花的……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的私密处,一瞬间连呼吸都忘记了,看得入神。 “前,前辈,你已经确认过了吧……所以,请原谅我……” 拿着裙子的手颤抖着,蜜花恳求着我,那呜咽着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不好,看的聚精会神,我连命令的事都忘记了。 我反射性地就要指示蜜花把裙子放回去,可如今既已确认过了她的私密处,我改变了主意。 “不行。”我平静地开口,“……原谅?你说什么傻话啊?” “咦?为什么……” “为什么,这种事你自己最清楚吧?” 面对着沉默的后辈,我缓慢地问道:“……我说蜜花,现在,你的那里怎么样了?” “啊,啊……” “快说啊。” “湿、湿掉了……” “是啊,没错。你刚才说什么了?我问你是不是有感觉的时候,你不是说自己没有感觉,没有被弄湿吗?” “……是的,是这样。” “也就是说,你对我撒了谎。” “……那个,没错。” 我点点头,平静地说道:“那么现在要追加惩罚。” “……是。” 蜜花答应了,但回答的声音微弱得就好像在忍受着什么难以言喻的屈辱一般。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看到她的私密处又流出了新的爱液。 蜜花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满脸通红地想要掩饰,但我制止了她的举动。 “……蜜花,你就保持这种状态,不要动。你的手,没有我的允许也绝对不要放开。” “啊!?这、这……” “这是命令。” “……唔……嗯,我知道了。” “还有,背要挺直,腿也要张开一点,让我这边能更清楚地看到你湿掉的下身。” “是……” 对于我一个接一个的命令,蜜花在耻辱中颤抖着的同时忠实地遵从着。 我要让她把害羞的地方毫不吝惜地展现在我面前,然后再仔细观察她的阴部。 蜜花鼓起的大阴唇此刻已经被流出来的爱液弄得湿漉漉的,从唇缝里露出的滑溜溜的皱褶和小小的突起正在微微颤动。耻丘上有一层薄薄的阴毛,还没有完全长齐,似乎在证明她的发育迟缓,但被汗水和黏液紧紧粘在皮肤上,酝酿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性感。 “……好漂亮啊。” 听到了我的低语,蜜花的脸一下子红了。 “不、不要瞎说!我、这么肮脏的地方竟然被前辈看到了,我……” “会很兴奋吧?” “不、不是……不、不是的……呜,前辈真是坏心眼。” 她突然转过了脸,连耳朵都红透了。真是个可爱的家伙。我想再看一次她的那个表情,同时加快了语速。 “不过啊,我真的觉得你的样子很漂亮。很淫荡,可爱得让人想要伸手去搅弄。不过,如果让我说一个愿望的话,我想把所有的毛都剃光。” “什……!?” “是啊。你个子不高,又长着一张娃娃脸,我觉得你绝对适合就那样露出来。把下面的毛全部剃掉,然后光着身子只戴上围裙,就好像小婴儿一样,我认为绝对适合你。” 蜜花极度惶恐地拒绝着我,以一种让人担心会不会把脑袋甩掉的幅度用力地摇着头。 “啊,婴儿什么的,不,不行!?前辈再怎么命令也不行,绝对不行。” “是这样吗……?不过,下面的地方好像湿得很厉害啊。” “唔、啊……” 我看过去,蜜花的大腿间又吐出了新的透明液体。 流出的爱液一直垂到大腿,慢慢地往下淌。可不管有多痒,由于我的命令的缘故,蜜花也只能原地摇晃着双腿,看起来十分着急。 爱液涌出的入口也因为血液汇集而肿胀起来,看起来很辛苦。从刚才开始就一次也没有碰过,所以现在她的敏感程度已经接近极限了吧。 所以我对着那个敏感的地方吹了一口气。 “啊!?” 就在这一瞬间,蜜花猛地跳起来,挺起了身子。握住裙子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松开,任由其随着重力落下,遮住了她的私处。 “哈……哈……这、这……只、只是吹气,就不行了……” 她喘着粗气,全身似乎使不上力气,身子靠在墙壁上,仿佛要把自己的重量全都压在上面似的。 如果再这样惩罚下去就未免太残酷了。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拍下了蜜花表情松弛下来的样子。一般情况下,这时候肯定又会被她抱怨吧,可现在的她似乎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连这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嗯,今天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样了。 ……只是,在这种地方结束未免也太可惜了…… 我呼唤着蜜花。 “蜜花。” “……哦,什么?” 似乎还残留在高潮的余韵里,蜜花神情恍惚地迟了一会儿才回答。 我真的是个虐待狂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说道:“……你还记得我刚才的命令吗?我不是说过不要松手吗?” 听到这句话,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等下、那个、刚才是前辈。” 她不由自主地解释,可我却用冷静而透彻的声音反驳道:“……你有什么不满吗?” “啊……没,没有,什么都没有。对不起,我回嘴了……” 蜜花闭上嘴,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我。 那个怯生生的表情,真的是可爱得不得了。只是,如果想让她陷入到更深的绝望中去,需要先让她感受到真正的羞耻才行。 我用充满嗜虐心的语气对蜜花说道: “惩罚,又多了一个。” ******************** “手交叉在背后……对,这次绝对不能动哦。” “啊,是。” 蜜花把手放在身后站在校舍的墙壁前,刚才一度那样兴奋,看来她的体力和精神都已经到了极限。看她背靠在墙壁上的样子,应该已经站不稳了吧。对于这样已然到达极限的她,我稍后还会加倍地欺负她。光是想想,嘴里的唾液都快要溢出来了。 问题是接下来该如何欺负她呢?现在的话,只要对蜜花施行她认为最羞耻的事应该就可以了。 我用近乎舔舐般的视线审视着因不明所以而胆怯的她,然后在她面前慢慢蹲下。 接着,毫不留情地把手搭在了她的裙子上。 “不、骗人的吧,那样子……” 蜜花的脸色苍白,声音沙哑。 裙子是她刚才无论如何都想死守的东西。无情剥夺的行为,想必会给她带来莫大的耻辱吧。 “不、不……不要……” 蜜花颤抖的声音甜美地传到我的脑内。 为了尽可能地煽动起她的羞耻心,我缓缓地解开裙子的挂钩,拉下了拉链。 拉下拉链,我放开了扶着裙子的手,蜜花的裙子啪的一声,轻轻掉落在了地上。 “唔……” 就这样把下半身最敏感的部位暴露在外面,蜜花从喉咙中发出悲切的哀鸣。 在我的命令下,她无法用手遮住裸露在外的性器,只能强忍泪水,她的样子性感得可怕,激起了我的情欲。 糟了,我还想继续欺负你。 我把掉在地上的裙子收起来放进自己的背包,对着腿抖个不停的蜜花耳边低语:“终于脱下来了啊……如果穿着裙子的话,即便不穿内裤也能蒙混过去,但如果现在的样子被谁看到了,可就没什么能辩解的了。” 听了我的话,蜜花的肩膀抖了一下,两腿之间更湿了。 “如果那样,你就会变成全校公认的变态暴露狂了。” “那、那个,哎……” 尽管拼命地摇着头,她的表情却已经完全融化了,似乎是陶醉在了耻辱中。 虽说就这样放任不管好像也挺有意思的,但我还是抬起头凑近到蜜花耳边,对她说道: “那么,差不多该走了。” “啊……去,去哪里?” “当然是……” 我抬头看了看大学的校舍。 下午的课应该已经开始了吧。但是,校园内还稀稀落落地有一些学生。露出下半身的少女走在这种地方,不可能不被发现的。 “……前、前辈,你这是在开玩笑吧?” 蜜花的额头冒起冷汗。 我没有回答,而是慢慢地走了出去。 “等下、怎么这样……请等一下……” 她有些恐惧地哀求着我,颤抖着的声音里满是焦躁,但我还是默默地自顾自走着。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了踢踏在地上的声音,而我的衣袖被人从背后轻轻拉住了。我回头一看,蜜花的双膝微微颤抖,一双湿润的眼睛正抬头看着我。 蜜花看着我的表情好像在诉说着什么似的,突然间她闭上了眼睛:“前辈,我、已经……呜!” 这是极限了。 她的下半身剧烈地摇晃着,蜜花就这样在第二次高潮时瘫倒在地。还没干透的泥巴溅了起来,淫荡地弄脏了她的下半身。 “啊……啊……嗯、唔……” “……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看着身体仍沉浸在绝顶余韵中的蜜花的脸,我叹了一口气。 实际上,我本来就没打算进校舍。我只是为了冲刺她快要达到的极限才这么做的,如果她没有达到我的预期,我反而会很为难。毕竟现在这个时间段的风险太高了。 “怎么样,能站起来吗?” 蜜花微微点头,我把毛巾递给她。 可是等了一会儿,她还是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 “怎么了?” “对、对不起……腿还是使不上劲。” 好像只是为了面子啊。不过,我觉得她有点逞强的样子也挺可爱的,想到这里我不禁苦笑。 结果,蜜花恢复并换好衣服是在10分钟后。 “……不过,没想到你真的会不穿内裤啊……” 我们并肩走在从大学到车站的路上,我无意间嘀咕了一句,蜜花反应过度,脸红的样子很有趣。 “才、才不是……我没有……” 她不断反驳着我,但说话虎头蛇尾断断续续,毫无说服力。 “……果然,一周一次不够吧?” 我有些期待地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蜜花一时答不上来,涨红了脸,好一会儿才小声嘀咕道: “…………不够。” “嗯?” “还、还不够。我还想被前辈更加严厉地命令,想要感到羞耻。” 几乎是用喊叫般的声音说完后,她好像突然回过神来,马上又吞吞吐吐地开始小声辩解:“其实,我还能忍……” “是吗?” 我表面上毫无表情地回应着,实际上心里却忍不住想要大声欢呼。 以前我总是以后辈的学业为优先,不得不压抑着自己,可如果能够得到后辈自己的同意,那么一切就都另当别论了。我可以随心所欲、尽情地欺负她。 ……但是,一边这样想着,一边重新思考至今为止的事情,我觉得每周一次的忍耐时间也是有意义的。将命令蜜花的时间一点一点地增加,慢慢地就能完全支配她了,那样对我来说也是极具成就感的。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慢慢增加命令的量吧。” 说完后,又过了一会儿,我再次问她:“……不过,今天不要紧吗?虽然我这么说也不太合适,但总觉得自己有点失策,或者说是做得太过分了。” “那个……”蜜花对此有些犹豫地抬头仰望着天空,脸上微微泛红,“嗯,今天确实比平时更辛苦,也特别不好意思……不过,受到超出预想的惩罚,心情也会很好。” 原来如此……她答应了。 “……你这不是在说谎吧?我可没有勉强你,对吧?” “是的。” “是吗?心情变得很好是吧……这可是惩罚啊。” 我这么说的瞬间,蜜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 “啊,不,等一下……前辈?” “要是心情好的话,很遗憾,那就算不上什么惩罚了吧。” “等、等一下,开玩笑的吧……” 蜜花似乎抢先一步猜到了我想说的话,连连拒绝地摇着头,而我则报以最虐心的微笑。 “看来,惩罚也要从头再来了。” 5)后辈的内衣管制 新的一周的星期一,一大早,我把蜜花叫到了之前的空教室。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要增加对你的命令。” “是……” 在确认了已然坐立不安的蜜花点过头之后,我询问道:“……顺便问一下,你今天好好穿内裤了吗?” “我,我穿了!” 蜜花满脸通红地反驳道。她不穿内裤这件事已经没办法隐瞒了,自然也没必要那么认真,但被特意问出来还是会觉得不好意思吧。 “嗯,那就好。” 为了转移话题,我咳嗽了一声。 “那么,我现在就命令你。” 将蜜花有些认真起来的样子尽收眼底,我明确地告诉她命令的内容: “今后,只要没有我的同意,你一律不准穿内裤。” “是……什么?” 她刚想答应,可却在中途又呆呆地傻叫了一声,整个人僵住了。 “怎么,做不到吗?” 对于我的问题,蜜花则是支支吾吾的。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呃……那个……刚才说的、今后一律……难道说上下学途中、休息日也包括在内吗?” “那还用说吗?” 我当即回答,蜜花不禁“啊……”地小声呻吟了一声。 “这、这实在有点……我从家到车站都是骑自行车上学的,所以至少在放学路上……” 蜜花避开我的视线,低声地解释道。那害羞的样子非常可爱,我的嗜虐心也被勾起了。 无意识中,坏心眼的问题脱口而出。 “……不穿内裤骑自行车去车站上学,有什么不方便吗?” “啊……前辈,你明明知道的啊。” 面对蜜花焦虑的质疑,我则是摇了摇头。 “不,我不知道。你解释一下理由吧……否则,不好意思,我不能接受你的要求。” “怎么、怎么这样……” 蜜花此刻是肉眼可见的狼狈不堪,视线在半空中徘徊,过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所,所以……那个……不穿内裤骑自行车的话,啊,下面会直接碰到车座,会摩擦到的……” 特意说了这么羞耻的话,她的脸连耳朵都红透了。但是我却依旧对她穷追不舍地追问着:“……哦,是吗?不过,如果只是被摩擦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听到这个回答,蜜花不禁轻声哀鸣,脸上满是要哭出来的表情。 然后,她非常难以启齿地开口了:“唔……所以……一摩擦,就会有感觉。有感觉的话,下、下面就疼得要命,在那种状态下坐电车……那个样子我会受不了的……” 她羞耻着恳求的样子,毫无疑问让我的情欲再度旺盛起来。我也想就此罢手,但是不行。果然还是想再多欺负她一些,还想再多看一眼她的那个表情啊。 心中隐藏着这种欲望,我朝她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蜜花显而易见地长吁了一口气。看着她放松下来的表情,我继续对她说道:“但是,还是不许穿内裤,请按照最初的命令去做。” “……啊!?……什么?”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我冷酷地告诉她:“我只是说要听你解释,并没有说只要听了就会答应你的要求。” “怎、怎么这样……” 蜜花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但她已经没有可以妥协的余地了。 我像是在煽动她一般地说道:“你看,不要做无谓的抵抗,赶紧接受命令吧。” “可是……” “……还是说把难度再提高一点更容易死心呢?干脆像之前一样把裙子也脱了怎么样?” 蜜花颤抖着摇了摇头。 然后,无力地垂下肩膀,低下头。 “……我、我知道了。我、从今以后,每天都不再穿内裤了……” “很好。” 我对她的回答很满意,点了点头。 随后我把视线移向了她的下半身。 “……那么,现在要做什么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唉?哦……也、也就是说,现在穿的也是……” “没错,马上脱下来吧。” “……是。” 蜜花轻轻吸了口气,慢慢把手伸进裙子里。虽然还有些犹豫,但比起最初的命令,这一次脱掉内裤的动作已经是毫不犹豫了。虽然每次都很害羞,但似乎她已经开始习惯在我面前脱衣服了。 就这样想着,蜜花把自己的内裤从双脚上褪了下来。 “那个……已经、已经脱掉了……所以,今天也是要交给前辈吗?” “是啊。不过,在那之前……” 我指着她拿着的内衣说:“现在,自己打开让我看看里面吧。” “哎……” 蜜花屏住呼吸,露出犹豫的表情。 尽管如此,在我默默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之后,她还是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慢慢地把自己的内裤用手撑开,摊开来举在我的面前。 “……这,这样可以吗?” “还能再撑大一些吧?” “啊,别……是……” 她一时说不出话来,但还是把内裤撑开得更大了。 不用仔细观察就能看得清清楚楚,内裤的中心部分,此刻已经被她的爱液浸湿,形成了圆形的污渍。 “……怎么回事?才早上,就已经这么湿了?真是变态啊。” 听了我说的话,她不禁“啊……”的一声害羞地低下了头。 “不过,既然这么色情,今后不穿内裤也完全没有问题吧。” “不、不是、那种事情……” 我从不容分说地自蜜花手中抽出内裤,像往常一样塞进自己的裤子口袋。 然后,我转向她继续说道:“接下来……为了让我看到你信守承诺的决心,我还想请你再做一件事。” “什么?” 蜜花发出困惑的声音,而我则下达了想好的第二个命令:“从今天开始的三天内,你要把家里所有的内裤装进箱子里寄给我。” 听到这句话,她的身体颤抖起来。 “那、那样做的话……” “是啊,不管你愿不愿意,今后每天都得不穿内裤生活了。” “嗯、啊……这……” 蜜花满脸通红,开始陷入思考。 实际上,回家就有内衣穿和原本就没有内衣,两者之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我也很明白她为什么会迷茫。 但是…… 我对着茫然无措的她说:“我说蜜花,我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但这是命令,你没有否决权。” “……” 蜜花还想说些什么,但大概是察觉到了这是白费力气,她把嘴里的话咽了回去,终于死心似的低下了头。 “我、我知道了……” 看到抓住裙子忍受着屈辱的蜜花,我从心底里涌现出极度的愉悦。这样一来,如果没有我的同意,她今后就不能再穿内裤了。还有比这种支配感更令人快乐的吗? “好啦,你快点走吧。” 我强忍着不让高兴的心情流露出来,今天也推着蜜花的后背。 ******************** 上完一天的课,蜜花摇摇晃晃地来到了和我碰面的地方——校门。 “哈……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好像很奇怪……” “你这是什么声音啊?我们现在要这样走着去车站搭电车,路上可别太兴奋了哦。” “唔、唔……” 虽然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怨恨,但脸颊却满是红晕,看来已经相当兴奋了。如果我再欺负处于这种状态的蜜花,她会有怎样可爱的反应呢?比如说,如果我在这里使劲掀起她的裙子,她最重要的地方就会暴露在大众的眼前。蜜花到底能不能忍受这种羞耻呢? 虽然我妄想着这种事,内心激动不已,但我还是抑制住了,毕竟还是怕被人看到。虽说有过想让别人看到蜜花痴态的想法,但同时也希望把它变成只属于自己的东西,这种矛盾的心情是不可否认的。 “……啊,对了对了。” 这时,我好像想起什么似的对蜜花说:“早上忘了告诉你,有必要给你准备新的内裤。” “唉?可是前辈,我从今天开始以后就不能再……” 后辈疑惑地反问我,我说:“我说过了吧?只要我同意,你还是可以穿的。” “咦,不是骗我吗……” 蜜花露出了不加修饰的惊讶。真是个没礼貌的家伙……不过,我已经贬低过她好几次了,这句话我可说不出口。 我朝蜜花轻轻点了点头。 “当然,除非真的有特别的理由,否则就不许穿。不过,如果实际得到了可以穿内衣的许可,在见到我之前,总不能一直不穿吧?” “嗯,好的。” “所以说,那时要穿的内裤……对了,你买三套左右。买的那些放在你自己房间里也没关系。” “是、是这样吗?” 蜜花明显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果然,哪怕家里只有一条内裤,也能带来安心感。 “所以,钱我现在给你,希望你回去的时候去买吧。” “那、那个……这种小事的话,我用自己的钱买吧?” “不,是受我的命令才需要的钱,肯定是我来付才对。” 我半强制性地制止了她,然后从包里拿出钱包,抽出几张纸币递给她。 “啊,谢谢你……” 蜜花满心歉疚地收下了钱,但在看到那几张纸币的瞬间,却“唉……”的一声脸上浮现出非常疑惑的表情。 “三、三万日元……这个,是不是太多了?” “不,这是预定的金额。” 即使我确认了没有错,蜜花似乎还是无法接受。 “但是,我觉得一条内裤花不了一万日元啊……” “……我说蜜花啊。” 看到后辈一脸困惑,我平静而明确地对她说:“我是让你给我买最适合现在穿的内衣……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她微微歪着头,过了一会儿,似乎想到了关键的地方。一瞬间,她的脸通红得仿佛要喷出火来。 “难,难道前辈是想……” “明天让我看看你买了什么,尽可能不要让我失望哦。” 说完,我留下蜜花径自走在了前面。 好了好了,期待明天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格子拉小说 » 【欧美激情狂野A片】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2)